【少女的心】第十七章 藉断丝还连(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江小媚

字数:6349

20200114

暑期里的ktv热闹而嘈杂,都是一些放了假的学生。范志朋请来的都是我们熟悉的朋友,尽管大家都已毕业,就要各奔东西。快进电梯的时候,我们遇见了高军,他穿着黑色的体恤和短裤,脚下那双运动鞋系着长长的蝴蝶结。

高军随意而矜持地跟我们打了招呼,对着我眼里有一股就不出的滋味。这时,进来了一群人,他们“兄弟!哥们!”地叫嚣,大家蜂拥地进了预订的包厢。落在后面的高军悄悄地拉住了我的手,我猛地把他扔脱,回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范志朋招呼着大家,他还是像以往的角色一样受人瞩目。我漫不经心地瞟着对面坐着的高军,他跟以往判若两人地沉默着,一种我从末见过的少年老成。眼前的这个场面让我无所适从,面对着我爱过的范志朋和高军,我盼着能尽快结束这令人尴尬焦躁闷热的聚会。

范志朋点了一首怀念爱情的歌曲,并拉着我在他身边坐下,示意我加入一起唱。高军摇晃着身体仰着脖子灌酒,并不时地用嫉恨的眼睛对着我们。大家一支歌接一支歌地唱下去,唱遍了我们熟悉的每一首歌。尽管嗓音很粗糙,唱得不得章法,但那份忘情自有一种动人的感染气氛。

“穿得真暴露,像小姐似的。”这时,我听见高军正在对谁说,显然是在说我,我刚唱完一首歌,正等着大家的掌声。我故意地婀娜多姿地从他跟前经过,他再说着:“瞧那腰,还有膀子、大腿。”并伸手在我的屁股狠心地捏起厚厚一把。

“你好无聊。”突然我大声地叫嚷起来,喊声惊动了所有的人,范志朋过来,他拉开我劝慰说:“他喝多了。”我用恶毒的眼光对着高军并整理着让他拉扯了的短裤。就在他对面坐下我还厌恶地瞪着他那副汗淋淋带着一脸冷笑的嘴脸。他流露着无所畏惧、自轻自贱的气质,嘴里叼着一根烟。烟雾使他的眼睛细眯了起来。

范志朋对我跟高军发生的事无从知晓,根本无视他的好朋友那股燃烧着的邪火从何而来,还拉着高军过来喝酒。高军很不情愿地走过来,很少在未醉的状态下那么狂暴、粗野。我头扭向一边,神态茫然,再转过头来却粲然笑了。

两人正聊得开心。我几乎完全被撇在一边,即使在场也是个龙套的角色,只有坐在一边听的份儿,插嘴便显得挺不知趣,往往把他们谈兴正浓的聊天突然打断,两个人一起友好地微笑着然而神态怔怔地望着我。这时候的我,心中那种急迫的紧张似乎稍为放松,但还没有消除,醉了一般地懒洋洋的,软绵绵的,似睡似醒的。

络续有人先自离开,好容易熬到了散场,我见高军迟迟不动,似乎在等待着我。我不敢面对着他,只是焦虑地跟着范志朋逐一跟他的同学告别,最后,包厢里就剩下我们仨人了。范志朋跟高军开玩笑地道:“怎么舍不得分离。”

高军笑了一下,终于起身向我们道别,临出门的时候,他狠狠地说:“哥们识趣了,给你们留地。”说毕,摔门扬长而去。我们面面相觑,我自然知道他的无名火从何而来,竭力做出坦然的样子。范志朋把包厢里昏暗的灯光调亮了,我们坐在长沙发上聊天,他大口地喝着剩下的酒,已经有些微醉,大部份时间都是他在说话,讲的也是一些他对人生骊爱情的感叹。

我尽量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那时候,他只要给我一个暗示,那怕是一个小小的亲怩举动,我肯定会主动投怀送抱献上热吻。可是没有,他自始至终都娓娓而谈,将他最真实的内心感情对我全盘托出,没有一丝一毫的隐匿。我一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其实心里头翻江倒海的,一些逝去了亲热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但他没有对我进一步的动儿,就连手也没牵一下。

后来,我们离开了,如同他接我来的那样,范志朋把我送回到了家里,只是在楼下,他就匆匆地离去,像大鸟展翅一般的骑着单车,连头也没回。后来,我知道,那一夜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他变得成熟了,他知道今后的我们人海茫茫,不知何时才能相聚。

我刚转身进了门口,黑暗中让有力的一只手抓住了臂膀,我吓得几乎尖叫起来,而另一只手迅速地捂住了我的嘴巴。等我回过神来,我发现是高军,他躲藏在我家楼门洞里等待我回来。你来干什么?我下意识相地露出质疑的神色。

高军似乎用酒精支撑自己的勇气,他喘了口气。“我来干什么?我来看你这个骚货是不是跟范志朋开房上床了。”他晃了晃脑袋,分不清有几分真醉了,几分在装蒜。

“夜深人静地,我不想跟你吵嘴。”说完,我挣脱他想上楼梯,他用凶狠地归神瞪着我又把我拽着更紧了,我们对这一该两人聚然的接触都吓了一跳,而我还在做徒劳的反抗,这似乎给他一种暗示,于是果断地将我紧搂进怀里。

他身上的汗味、烟酒味和头发弥漫着的香味令我一阵阵昏眩,他嘴里骂骂咧咧地我听不清什么,也许是小婊子————哦——小婊子。我柔软的身体因为愤怒的挣扎似乎激发起了他的某种欲望,他又用手抓着我,像牵一条狗一样领着我,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知道他已经迫不及待了。而这时我也想放纵自己,立刻的。

我们一路嚷嚷着,他问我刚才范志朋对我做了什么?我说没有!他不相信,他说我们一定拥抱了亲吻了。我们绕到了楼后的河边,小径两旁的荧光路灯,紫色的灯光,照在高军脸上,好象涂了一层蜡一般,惨自惨白,一点血色也没有。

“我就不信那时候你们两个会那么老实?我穿扮得像婊子一样,不就是想让他操你吗?”他那张原来十分清秀的面庞,两腮全削下去,一双睁得老大、闪着欲念的眼睛,象夜猫的瞳孔,在射着精光。

“你好无聊!”我有些恼怒,突然他紧紧地搂抱住我,嘴唇像湿润的蚂蟥在我脸颊上滑动,他呻吟一般地念叨:“别离开我----罗洁-----我们不要分开----”河边的水泥台阶,台阶上一道道的石栏杆,白天让太阳晒狠了,到了夜里,都在喷吐着热气。人站在石阶上,身上给热气熏得暖烘烘、痒麻麻的。

他的身子前倾用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强迫把的把舌头塞进我的嘴里,野蛮的吻着我。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即使此时高军正在缓慢的把手插进我的短裤里面,隔着内裤抚摸着我丰满的美穴,我还是感觉不能接受他,但是我的情欲很容易的淹没了我心里的想法。

他松开了我短裤上的钮扣并把它拽了下来,我的里面是一件很窄小的黑色三角内裤,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而急促。他的手插进了内裤里,在那有些润湿的肉唇上来回磨蹭,这时的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底的疯子,他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直挺挺的家伙对着我的屁股摩擦着,而我也停止了她的挣扎。

他从我的身后把我压到了石拦杆上,紧抓住我的腰把我固定了,然后他挺动着肉棒插进了我的里面。我的内裤还没脱除,他只是将那窄小的带子挪动到了一边,他的双手操纵着我的屁股抽插得愈加剧烈,我想他可能会撞伤我的大腿。

“噢!耶!”他胜利似地尖叫起来。做了他想要做的。我的屁股波浪起伏扭动着,他的肉棒在蜜穴滑进滑出。渐渐地我有了感觉,心中的烦躁和忧虑一扫而光,我开始享受这种感觉,那种肉棒被我的阴道完全吞没的感觉。

我抬眼望向天空,树梢上一个肥圆的月亮,昏迷红昏红像一只发着腥热的大肉球。四周没有一点风,树林子黑魁魁,一棵棵静立在那里。空气又浓又热又闷,凝固了起来—般。他噌的一下把屁股转向右边,两臂抱住我的腰把我背朝下转过来。

他的肉棒突然从我的蜜穴里拔了出来,可是仅仅过了几秒钟的摸索,他自己又重新插入了。我被他覆盖在石栏杆上面,我的后背让石条硌得生疼,就这样他插进我的体内,快感变得有些承受不住了。他又抄起我的一条腿盘在他的腰上,肉棒在快速的抽插中发出湿乎乎、黏糊糊的声音,当它在我阴道里搅动的时候,我感觉到在里面开始产生难以置信的紧缩感,我快要燃烧了,马上就要高潮了。

已经接近高潮了,我想,他仍像个疯子似的重新抽插起来,这间歇延缓了我的高潮,然而却带不走兴奋的的尖峰,那种感觉贯穿脊髓,我的体内就要炸裂开一样。他还在狂暴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尽可能的快,我的后背麻木起来,我的屁股紧绷着,但我没有挪动准备着他在我的体内射精。

突然间我的手机响了,挂在我脖子上的手机呜呼着,我想制止住他的狂插,但他并不关心,也许再过30秒钟他就要射精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停下来。我接听了手机,里面是妈妈的声音:“洁洁,你怎还没回家。”她那惊恐万状的声音如同山崩地裂。

“马上回。”我慌忙回应她,而又急着关闲了手机。也许这时候妈妈刚回家,好在我那个日理万机的爸爸又出差了。高军还在不依不饶地插插着,我是那样令人焦急的等待着,我希望他尽快地射出来。我开始乞求:“求求你,求求你,快一点,轻一点,快一点,啊不……不!”

这时的我有一种美妙的感觉,很棒很棒,像有一股电流很舒服地从我的阴道里扩散出来,我里面的嫩肉紧噙吸吮着他的肉棒。肉棒突然停住了,在变硬变粗,跳跃着、抖动着,好像整个世界一下停顿了一样,快感一直到我的脚趾蜷曲起来。

他射精了,我紧闭双眼,让快感流过全身,然后我睁开双眼,向下面我的大腿根望去,确信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而不是幻觉。我及时睁开眼,看见他的肉棒从我的美穴脱离开来,闪亮的龟头上抬起头,而我的美穴汩汩地涌出了奶白的精液,顺着大腿渗流而下。

太美妙了,我想要不是我那讨厌的妈妈在催促着我回家,我会让他再继续的,但是就像打碎一个鸡蛋一样,让我的梦想破灭了。我分开双腿,弓起屁股,发出一声绝望的呻吟。我泪流满面,我们都大汗淋漓,腰酸背痛。

回到家里,发现妈妈正在等我,我努力装出匆匆而回的样子,妈妈问我:“你一脸涨红,喝了不少的酒吧。”我说:“是,范志朋回来了,我们班里的同学都聚到一块。妈妈,你也喝了酒吧,看你红晕满面的。”

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笑着说:“我了喝了不少酒。”其实我知道妈妈在撒谎,爸爸不在家时她经常外出,而且大多半夜里才回,我已肯定她有了情人。而爸爸肯定也有,他频频的出差不会只为了业务那么简单,想想他们大人的世界乱成这样也真可怕的。

就这样,我有惊无险地回到屋里。浑身疲软地躺在床上,也真滑稽。范志朋肯定不知道我已跟高军好上了,要不然,今晚肯定会出大乱子的。高军掩藏在我家门洞里,应该得有一个半小时吧,他对我是动了真心了,胡思乱想的任思绪在夜的黑暗驰飞,迷迷湖糊便睡过去。

范志朋离开的时候我没去送他,但我给他发去了一路顺风的信息。我们各奔东西,最后的日子我跟高军开诚布公谈了一次,我跟他说我们的关系再继续下去是无可能的,就像我跟范志朋一样,我无法容妒忍两地遥不可及的恋爱,我怕伤他的心没说下去,从一开始我就没真正爱过他。

带着一种解脱了的轻松感觉,我离开了家步入了大学的校园。一切对我来说是陌生而又新鲜的,校园的建筑错落有置,幽深而又绵延。一幢幢线条简扑而庞大的楼房,一块块切割分明形状各异的花圃,都显示出一派恢弘与大气的格局。

秋天来临了,做为恋爱的季节它已经远远退隐,我却忍不住要不时回头凝神。少女时代似乎是一段挥之不去倒影,组成了我那个时期生活的抒情内容,像一只无法拒绝的如梦的歌,偶尔在某个幽深的腹地响起。此时的我,已出落成一个长腿高腰丰胸巨臀的女人。我留起了长发,如丝发亮的头发中分着垂下脸庞,垂到腰际,在白色的裙裾上划出柔软的斜线。

我喜欢穿着白色的裙子在校园穿梭,像采花有蝴蝶一样招摇,裙子总在掐腰和领口稍为修整,这突出了我欣长的双腿和微微隆起的胸部,特别地有一股性感的韵味。除了听课上食堂,似乎无所事事,同室的女伴都笑话我没有男朋友。

我嘴硬地否认了,也许是缘过心里的虚弱,我坚持说男朋友就在异地。她们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守着一个男朋友就亏了。”我一笑置之,当晚上独自躺到床上的时候,午夜梦回时,我总会跌入一个湿润炎热的梦中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