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过不久,水梦柔有一种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开始左右扭动雪白的臀部,王龙心想是时候了,开始拼命的狂抽两百多下,起初水梦柔还咬牙硬撑,插到一百多下时终于忍不住开始娇喘进而全身抖动起来,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王虎粗长的yīn茎在她yīn道里不停抽送,yīn道口的嫩皮裹住ròu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yín水在嫩皮和yīn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而王龙也配合着韵律,疯狂的猛抽水梦柔的屁眼,水梦柔下面两个小洞不断涌出丝丝yín水,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可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狂干八百多下的时候,水梦柔已经全身无力的软摊,王豹抓着水梦柔的头部前后套动,王龙与王虎下体更是拼命用力,水梦柔被插得神智朦胧,接近昏迷,樱桃小口跟嫩穴,屁眼同时一紧,四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只见白色jīng液狂射而出。

而水梦柔却已因连续的高潮而昏迷过去。

待得水梦柔转醒过来,已是午夜时分,只见自己全身赤裸,盖着一条锦被,随身包缚与短剑倒是好端端的置于身旁,想起昏迷前的高潮与愉悦,也不知是梦是真,令人回味。忽听得一阵噜噜之声,那王龙进到了内堂来,水梦柔脸上一红,拉扯了锦被挡在身前,只听王龙道:仙子不必如此,我们冒犯仙子了,这里先向?仙子赔罪。

水梦柔娇嗔道:我被你们都插了,赔罪有什么用,还道歉有什么用?

话没说完,脸上却不禁红了起来!

水梦柔明知不应该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还越玩越荒唐,不禁怀疑自己骨子里其实是很淫荡的。尤其是王龙三兄弟这几日来驰骋床笫、尽兴淫乐,一点也不肯放过水梦柔,无分日夜一次次的勇猛冲刺将水梦柔的羞耻心完全摧毁,让水梦柔在一次次的销魂欲火之中放浪形骸,身心完完全全地被王龙兄弟所征服,对他们三兄弟的逗玩再没有一点点抵抗的意念。

数天后,水梦柔回到客栈。已经是另外一个人,再也不是那个冰清玉洁冷艳天娇了。

回到了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心怡草草用完饭后,就急急回房,经过柜台时,就叫掌柜的多给她两条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属,就连掌柜的回话:毛巾现在没有,要再过一会儿洗衣婆才会送来!

也没有听到,就匆匆忙忙的回房了。

一会掌柜拿着毛巾往水梦柔房间走去。当他手指触及房门,耳里又隐隐传来那呻吟声。掌柜一怔,立时停住推门的手,爬到那房间窗外,贴着窗户,戟指点穿纸窗,凑眼往房里张去。

但见水梦柔仰卧在床,身上只披了一件银色兜儿,下身只有一条亵裤,浑身几近赤裸。留神细看,见她的双手却按在胸前,隔着兜儿,牢牢握住自已一对饱满的玉峰,身子不住地剧颤抖动,头上豆大的汗珠,布满她平滑的前额。原来水梦柔自王龙庄回来,在床上总是辗转翻侧,不能入睡。满脑子里,都是当时的淫靡情景,不知不觉间,就自行爱抚起来。

才一会儿,弄得花房玉露潮涌,欲焰焚身。正当水梦柔美的不知所谓之时,忽然听到哗的一声,原来是那肥胖的客栈掌柜见到水梦柔房正在摸弄自己的xiāo穴,不禁看的呆了,裤档中的肉棍早以勃起,硬得难受,便一支手将jī巴掏出来抚弄,但却因为人胖,重心不稳,而将另外一手所拿的脸盆毛巾掉在地上,而水梦柔这才发觉。

水梦柔在发觉之后,羞愧之心涌上心头,赶紧将裤子拉上,娇诧道:掌柜的,你有没有一点教养,不知道进房间要敲门的吗!说完,啪的一声给了掌柜的一个耳光,那掌柜的被水梦柔一巴掌打的头晕目眩,坐倒在地,一时哼哼唧唧?

不能起身。

而掌柜的倒地之后,只有坚挺高举的玉茎却仍然硬举朝天,水梦柔看了之后不禁心中一动,心想:我想试试这宝贝插穴的滋味,正当水梦柔在胡思乱想之间,那掌柜的终于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而一起身,就眼睛乱瓢,原来水梦柔一时知间并没有把衣裤穿好,一大半雪白浑圆的屁股仍露在外面,那掌柜的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水梦柔一见之下教娇嗔道:你在看什么!

掌柜的唯唯否否的道:姑娘的身材真是好,小人活到这岁数还没有见过像姑娘这种美人。

水梦柔道,真的吗?我看未必!

掌柜的忙道:真的!真的!小人真的没有见过!

说着说着便流下泪来,说道:小人自幼五短身材,相貌又丑,跟本就没有女子愿意跟我说话,就算是去楼子里找姑娘,也只有那些老女人愿意接我,今天能见到姑娘玉体已经是三生有幸,决不敢欺瞒姑娘!

水梦柔在王龙庄内,那股不曾有过的快感滋味,早让她欲仙欲死,现下听掌柜这样说,不由又想起来,娇羞道∶真的吗?那你想和我玩吗?

那掌柜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道:想!当然想!但是但是姑娘不是开我玩笑吧!

水梦柔怒道:我是见你可怜,哼!不要就算了!

掌柜的忙道:要!要!是我说错话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水梦柔道:但是你不能太粗鲁,如果太粗鲁,我一剑就杀了你!说完,水梦柔就和衣躺在床上,说道:胖子,你可以过来了!

掌柜忙道∶那就冒犯姑娘了话毕当即扯下裤子,脱去内裤,跃上床来。

水梦柔看见他这个阵仗,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你……怎么这样猴急……

掌柜一跳上床,便将她唯一的亵裤褪下。掌柜忙道姑娘仙子般的模样让小人弄,我真是祖上烧高香啊!

水梦柔听后先是一呆,想到自己一冷若冰霜的女侠让这样一猥琐胖子玩弄,随即脸现羞愧之色,瞪目无言。

掌柜话落,便已把她双腿大大地岔开,跪坐在她胯间处,拨开水梦柔双腿,单手提握肉棍,鹅蛋大的棱冠,紧抵在水梦柔鲜嫩的花唇,轻轻磨蹭了几下,便见玉露潺而出。

掌柜挺进少许,让她紧窄的花房,牢牢含箍着他,掌柜尽量把她的大腿分开,龙筋缓缓逼进,水梦柔只觉牝阜像被撑裂般,胀塞感在内中扩散,愈来愈是强烈。

掌柜摆开架势,腰肢用力望里一挺,玉茎直闯至她最深处。

突然而来的充塞感,让水梦柔不禁啊……

地喊了一声。但这股强烈的胀满,一时也令她难以适应。

掌柜道:仙子,小人还行吧!

水梦柔含羞地点点头,掌柜低头望着二人的交合处,自己的ròu棒仍深深地藏在她花房,一股自豪感觉,立时涌将出来,掌柜听着,撑起头来盯着她,一脸忧色问道∶你怎么样,体内还有不适吗?

不是……

水梦柔粉脸胀得火红∶只是……只是你太大了,有点痛……

说完己娇羞得把脸儿埋在掌柜颈下。

掌柜旋即明白过来,歉然道∶对不起,我还是拔出来好了。

不要……我好喜欢那种感觉。

水梦柔又羞又窘∶她那股兴致盎然,欲求一试的模样,不禁教掌柜发笑。当真又俏又可爱,与初见她时那副冷艳傲姿的模样,直是判若两人。他着实没想到,怎地女人竟会如斯地善变,若不深入了解,确是难以摸准她们的心思。掌柜征怔地望着她,愈看愈觉眼前这个少女,外表看似冷若冰霜,原来内里却是娇婉如水,便再挺动腰杆,开始缓抽起来,龙筋每记都直抵她深宫,水梦柔只觉他不住出入挤磨,委实美得身酥肌麻,情致翕翕,当真美不可言。

水梦柔这时已美得昏昏沉沉,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只见水梦柔紧紧搂抱住胖掌柜,丰臀轻提,诱惑着他的宝贝,好叫胖掌柜更深入怜爱她。掌柜见她这需渴的举动,也不打话,丈八火枪立时大展雄风,动作一次快过一次,霎时噗唧!噗唧!

之声大作。立时花露狂泻溅出,涓涓骚水,沿着她股沟下流至菊门。

掌柜腰臀起落如飞,不消片刻,已把个水梦柔弄得呼嗲喊娘,神魂俱飞,连最后仅有的矜持,也全抛到十万八千里外。

水梦柔初经人事不久,确实难以按忍,不由语无伦次,淫声大作起来∶啊……要死了……掌柜你把我那儿撑坏我了……不……我不要你停……求你再用力爱我,尽情爱我……啊……

掌柜抚玩着她一边玉峰,龙杆不停地深钻。他发觉水梦柔的花房,却与常人大有异趣,内中紧窄便不消说了,只是那甬道却犹如火谷般,温热非常,深宫之处,如有小嘴啃咬,不停地吸吮着他的头儿,教人畅美非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