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临别(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咳……咳咳……”&p&

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长旺正一五一十地回禀杜容芷的行踪,“下午少夫人去景辉苑给老夫人请安,在里头呆了大半个时辰……”&p&

宋子循端起药碗的手一顿,“可知道她们说了什么?”&p&

长旺摇摇头,低声道,“老夫人请少夫人去院子里赏花,除了宁嬷嬷和青荷,并没叫其他人跟着……”他顿了顿,“只是听说少夫人出来时眼眶有些发红,回来看过孙小姐后就再没出过房门。”&p&

宋子循抿唇沉思了片刻,把药一口喝下。&p&

丫头见状连忙呈上蜜饯,他只冷着脸摆摆手,“知道了……下去吧。”&p&

长旺忙应了声是,低着头躬身退出。&p&

书房里很快只剩他一个人。&p&

宋子循默默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转身出了屋子。&p&

………………………………………………&p&

许是女主人身体不好的缘故,这段日子枫清院亦是格外的安静。守门的小丫头此时也有些困了,正靠在墙边儿打盹儿,忽看见宋子循从外头过来,两人连忙站直了身子,待他到跟前时毕恭毕敬地福身行礼,“请大少爷安。”&p&

宋子循扫了眼亮着灯的屋子,淡淡道,“少夫人现下在做什么?”&p&

小丫头忙道,“少夫人今下午出去了一趟,许是累了,刚洗过澡已经歇下,青荷姐姐正在里头伺候着。”说着赶紧殷勤上前给他掀起帘子。&p&

宋子循点了点头,提步走了进去。&p&

香炉里青烟袅袅,全是安神香恬淡的味道……青荷正坐在灯下动作娴熟地穿针引线。&p&

见他进来,后者先愣了愣,忙放下手里的活计,俯身行礼道,“奴婢给大少爷请安……”&p&

宋子循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少夫人睡了?”&p&

“是。”青荷朝床上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好容易睡着了。”&p&

宋子循微微颔首,走到床前,动作温柔地撩开床帐。&p&

女子安稳地合目而面,身上严严实实地裹了床红绸被子,鲜艳的颜色越发衬得一张小脸儿如雪般素白。&p&

宋子循静静看了一会儿,眼里不觉浮现出几缕柔情,正伸出手欲帮她把散落在枕上的青丝拢好,却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黯然收了回来。&p&

半晌,他才放下床帐。&p&

青荷还在旁边一脸警惕地守着。&p&

宋子循冷冷扫她一眼,“少夫人今日心情如何?”&p&

“很好。”青荷低声答道,“少夫人这几日心境平和,每日插花读书,天好时还会抱孙小姐出去晒晒太阳……人也从前开朗了许多。”&p&

宋子循抿着唇点了点头,随手拿起杜容芷放在案上的书——是本介绍北隅风土人情的游记。&p&

他一边低头翻看,一边漫不经心问,“听说她今日去给景辉苑了?”&p&

青荷心下一顿,如实道,“是。”&p&

宋子循抬起头,“少夫人今日怎么会忽然想去给老夫人请安?可是有什么事儿?”&p&

青荷抿了抿嘴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少夫人下午亲手插了瓶花,觉着十分喜欢,便想进给老夫人赏玩。”&p&

宋子循幽深的眸子紧盯着她,挑眉问,“哦?就只是这样?”&p&

青荷老老实实地点头,“是……老夫人直夸少夫人的花插得好看,还请少夫人陪她去院子里看二老爷新送来的两盆绿牡丹,大约……”她认真想了想,“大约呆了半个多时辰。”&p&

宋子循看青荷面色平静,对答如流,倒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心也跟着放了大半,想了想,又问,“老夫人还说了什么?”他顿了顿,“可有对少夫人说什么重话?”&p&

青荷神色一暗,半晌才犹犹豫豫道,“老夫人……是对少夫人这段日子的表现有些不满……不过——”&p&

“咳——”&p&

青荷话还没有说完,宋子循忽觉得嗓子里一阵刺痒,紧接着不可抑制地咳了起来。&p&

他下意识朝床畔看了一眼,连忙握紧拳头用力抵在唇边,可是喉咙处的不适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发难受,不消片刻功夫,男子原本还略显苍白的俊脸就因强忍咳嗽而涨得通红。&p&

青荷见状正要去给宋子循倒水,却听床上传来一阵窸窣——杜容芷难受地翻了个身,小嘴儿里发出一声迷糊的嘤咛。&p&

青荷一愣,还不待端起茶盏,就见宋子循用帕子死死按在嘴上,朝她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p&

………………………………………………&p&

咳嗽声越来越远……&p&

青荷站在窗边儿向外张望,宋子循高瘦的身影终于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p&

先前倒不觉得,今日瞧着,爷这阵子似乎也清减了不少……&p&

青荷正胡乱想着,就听床上再次响起一阵轻轻的窸窣——&p&

青荷走到床前,轻声道,“少夫人,爷已经走了。”&p&

床帐从里面拉开,露出女子纤细柔弱的身影。&p&

青荷上前拢起帐子,拿玉勾勾住。&p&

“爷他好像……咳得不轻。”青荷低声道。&p&

杜容芷轻轻“唔”了一声,拥着被靠在床头,什么话也没有说。&p&

青荷见状亦不敢再说,忙拿起衣服要给杜容芷披上,却听她轻声问,“他……以前也这样么?”&p&

青荷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杜容芷问的什么。待琢磨过来,才低声回道,“那阵子您精神不好,每回爷在场时都忍不住烦躁动怒……他便常等到入夜,您睡着了才过来看看……”&p&

见杜容芷垂眸不语,青荷轻声道,“您不是说老夫人很快就会答应让您去别庄么?若是如此——”她顿了顿,小心翼翼道,“离别在即,少夫人难道就不跟爷说两句道别的话么?”&p&

杜容芷抿了抿唇,目光茫然地望向案上的香炉——里头升起缕缕轻烟,如两只比翼双飞的蝴蝶,纠缠着,飞舞着……最终却都消失不见。&p&

她确实有许多话想跟他说——那些伤心的,痛苦的,绝望的,日日夜夜在她心头盘旋,让她不得救赎更不能解脱的……可真到了嘴边,却蓦然发现,两人竟已无话可说。&p&

“就这样吧。”许久,青荷听见杜容芷哑声说道。&p&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