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四德虽凭借《洞玄子三十六手》而使得身体素质有所提升,但他一心只把功夫放在女人身上,被郝大抓住肩头后也就软了,乖乖的顺从郝大的指示,想到好不容易吃到的肉可能要吐出来,心情自然是恶劣万分。

到了客房,四德毫无意外的看到巴利,善于观人的他知道眼前不是好糊弄的角色,索性将事实一股脑的交代清楚。

巴利静静的听着四德说话,过程虽然匪夷所思,但巴利还是信了。

四德见这个大夫人的师妹夫没有生气,多少猜到了他的心思,厚着脸皮陪笑道:姑爷若是打算吃肉,记得顺带小子喝汤,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哈哈!

巴利没想到四德竟然这般厚脸皮,饶有兴趣的盯着他说:你说我如果把你交出去,还需要分你喝汤吗?

四德闻言心里一惊,难道猜错了?善于察言观色的他毕竟少与外国人往来,一时之间看不出巴利笑容后面的深意,只得依过往的经验说道:把小的交出去也是可以,但姑爷可就失去跟大夫人谈判的筹码,损人不利己啊!

巴利听到四德竟然还能冷静的分析,倒是有些意外,看来能混到总管的位置不是偶然啊!退一步说吧!如果我真的搞上你家大夫人,难道你不会生气?还会愿意玩我玩过的女人吗?

四德知晓眼前是个人精,坦然的道:要说先后顺序,我家主人可是第一顺位,我和我兄弟分别排二、三位,我还想问姑爷在不在意呢!

巴利失笑道:你还真坦白。

四德毫不羞耻的公然剽窃道:那是!我素来有诚实可靠小郎君的美称。

见到四德的思想颇为开放,巴利暗自点头,先前做过的梦让他重新认识到现实,对于诸女的虽然迷恋,却也没了那独占的心思,郝大二人大概也不会在意有人分一杯羹。

另外他也很想知道先前对诸女的潜移默化的调教效果如何。

但在那之前,还要先解决自己的困局。

我看你是个聪明人,我这边有个问题问你,若你能给我满意的答案,我不介意给你和你的兄弟们甜头,不过不要忽悠我,因为你的方法若能成功,你们能得到的绝对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虽然巴利隐讳的说着自己的困局,但四德还是听出来,眼前的人至少已经得手一名夫人,这消息让四德为之一惊,现下留在主家的夫人都出自圣坊一脉,一身武功绝不容轻忽,怎么能轻易就被得手?想想宁语昔的冷、安碧如的艳、秦仙儿的骄,能再与其中一人,那真是做鬼也风流了。

有了动力,承袭林三坏水的脑袋自然加速运转,很快就鼓捣出一个方案,虽然老旧,却是极其有效,让巴利三人也为之叹服。

林家家主怎么样也想不到养了只白眼狼吧!

姑爷这话说的,其实什么狼都一样,翘起了,都是色狼!

说的是!说的是!希望你的计划会成功,大伙一起做色狼。

嚎呜~~~~~~肖青璇在回房途中,才想起自己从昨日至今都还未进食,遂又绕去厨房吩咐厨娘准备一些吃食,才回房歇息。

院子里宁语昔正与安碧如对练,秦仙儿则在一旁候着,三女见着肖青璇便停下动作,虽然好奇她洗浴时间有些久,但焦点仍放在昨夜之事上边。

奈何肖青璇表示要等她吃完饭再说,让诸女又是一阵好等。

此时四德鬼鬼祟祟的凑上来,压抑对三女的垂涎,从怀里拿出一盒糕点,不多不少正好三块,讨好的道:诸位姊姊肚子饿了吧?这几块糕点给妳们解解馋。

受到林三影响,林府的上下之分不是太严重,加上女人总不喜欢人家把她叫老了,四德在私下都叫诸女姊姊,近似林三的调调让诸女对四德的印象不错,便是性子清冷的宁雨昔也客气的露出微笑。

安碧如调侃道:四德怎么突然开始献殷勤了?莫非是看上哪家姑娘,想要安姊姊帮你做媒?

四德一副窘态,讪讪的回道:哪能呢!怎感劳烦诸位姊姊?

安碧如却看穿了他的心思,喀喀笑道:你是怕看上的美人会被抢走吧?

四德心中泪流满面,知音啊!伯乐姊姊,让我做妳的千里马吧!嘴上却客气的道:三哥魅力无限,我们这些做小弟的自叹不如啊!

一向醋味挺重的秦仙儿轻啧道:这死鬼!姊姊明明就要他别再收房,他还在外面玩金屋藏娇的把戏,真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四德看着三女一边说话一边吃下糕饼,心里狂叫着:『吃吧!吃吧!待会儿妳们就要喊我哥哥了。』连向来谨慎的安碧如都没有发觉四德的异状,一方面是因为几天的没得纾解、心不在焉,另一方面则是不相信四德有狗胆作怪。

看到糕饼被收拾的一乾二净,四德向诸女告罪离开,走去林府中专门放置茶叶的房间,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小包的粉末,倒进往常使用的茶壶底部,再用茶叶掩盖住,出房后寻了个侍女,就和她一起前往肖青璇的卧房。

肖青璇吃了个半饱,正想喝茶解解腻,就听见四德在门外喊道:奶,四德给您送上茶水了。

平日已经习惯四德服侍的肖青璇,此时却是慌张无比,毕竟与人有染,几位姊妹又在附近,怕给看出几分端倪,自然无法平静。

进来!

看着四德身旁还有一个端着盘子的侍女,肖青璇紧绷的心才放松下来,就听见四德说道:方才我在路上听说奶向厨房要些吃食,本想着要去茶房备茶水,谁知这伶俐的丫头已经在那候着,我索性就和她一起过来了。

名唤小红的侍女奇怪总管为何捏造事实,但也不会傻到当场搓破,还以为自己被总管看上了,才会捎带她一起来会见奶。

『听说总管在府里的评价还不错,如果他真的要我,我是该答应还是不答应?』有点小聪明又正处怀春年纪的小姑娘,完全隐藏不了她内心的激动,原先端的稳稳的盘子开始左右晃动,让四德瞪大了眼,怕他所谋之事就败在这个随便找来的ㄚ缳身上。

等到盘子终于落在桌上,三人皆是松了一口气,肖青璇看出小红的紧张,示意她先退到一旁,开始亲自动手泡茶。

当茶盖被掀开时,四德生怕茶叶下的玄机被发现,紧盯着肖青璇不放,看到肖青璇嘴角微弯,他心中一突:莫非被发现了?肖青璇头也不抬,轻声问道:小红啊,这茶叶是妳亲自抓的?

小红不知道茶叶是不是出了问题,看到四德不断向她示意,顶着被责骂的风险,颤声道:是!

挑的不错啊!量正好对我的味,妳有心了。

简单的口头奖励,让小红欢喜万分,含情脉脉的看着四德,为方才的怀疑感到抱歉,投桃报李地道:其实是因为总管在旁指导,小红才能拿捏好茶叶量,小红当不得奶称赞。

哦?

肖青璇似笑非笑的看着四德,那眼神让四德心底发毛。

四德清咳一声道:奶已经用膳完毕,小红妳把桌上收拾一下吧!

等到小红离开,肖青璇先是默默的将水注入壶中,轻轻的摇匀后,方冷眼看着四德说道:你倒是好心思,完事后还有心情勾引ㄚ缳。怎么?看上人家了?

四德感觉到冷汗都窜了上来,怎么这醋意这么重呢?看到四德战战兢兢的样子,肖青璇才发觉到自己失言,不过是这俩日有了肌肤之亲,就像个妒妇一样,实在太奇怪了。

『肖青璇,妳的相公是林晚荣!不是那些趁虚而入的小人!』冷静下来的肖青璇,心平气和的说道:你若是真看上小红,我作主将她许给你,这样也好熄了你那乱七八糟的心思。

四德闻言苦笑,他哪看的上庸脂俗粉的土包子?要不是为了谨慎的完成布局,解开巴利的自我设限,哪会找不相干的人当掩护。

主子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打算......打算等我家相公倦鸟归巢才出山是吧?到那时我二儿子就长大了,你怎么跟年轻又有钱有势,懂得讨女人欢心的我儿竞争?

本打着拖延战术的四德被这样一提,整颗心淅沥哗啦碎了一地,过去董青山他们也不是没告诫过自己,但从来没有像肖青璇一样直指核心,顿时失魂落魄,灵动的眼神也失去了几分生气。

肖青璇见他这副模样有些歉然,但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四德蹉跎光阴,还不如让他早日娶良家女传宗接代,也算是林府对回馈他这些年的付出。

待会儿我要跟其他姊妹谈事,你让府里的人都先离开吧!有想返乡的也准了,但不得超过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至迟一个月内要回来;其余人等就明天再回来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