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尘归尘、土归土即将结束(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老太太临走前给景寒扔了两万美元。景寒只是在电视上听到过美元这个货币,但是真的美元还是头一次见过。景寒好奇的抽出一张仔细的看着,感到非常新鲜。老太太说:“我回去会抓紧把邀请函给你寄过来。”

景寒惊讶的看着老太太,说:“什么函?”悌

老太太说:“邀请函。”

景寒不解的问:“我要邀请函干什么?”悌

老太太善意的笑了,就在她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时候。小雪的舅舅接过去,说:“有了邀请函,你就可以办护照去日本探亲了。”

景寒这才明白,原来老太太是想邀请他去日本。景寒有些不情愿,因为在他的心里一直对日本人非常的反感。

老太太见景寒有些不情愿,于是解释道:“我想让你护送小雪的骨灰回日本安葬。”景寒这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句话其实是汉代伏波将军马援说的,后来毛岸英牺牲在朝鲜,彭德怀向**请示是否需要把毛岸英的尸体运回祖国安葬时,**引用了这两句诗,意思是就葬在朝鲜得了。因为伟人引用过,于是这句话就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景寒这种粗人都耳熟能详。

景寒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大宝和李想都跃跃欲试。大宝也不顾及景寒的态度,冲上去对老太太说:“姥姥,我想去日本留学!”李想一听,也赶快附和:“姥姥,我也想去日本留学。”谀谀

大宝和李想这一对笨蛋今年都刚参加完高考,全是“三表”的货。景寒因为没有钱给他们付高额的学费,他们俩正面临着回家种地的危险,现在从天而降一个日本姥姥,他们才不管中国人和日本人有什么仇恨呢。况且前几年中日的关系还过得去。

老太太见景寒有些不乐意,正不知如何是好。现在见这两个外孙积极支持自己让他们去日本的想法,立即表态:“只要你们愿意,留学,定居都没有问题。”

两个大小伙子一听,一左一右把老太太抱住,又是亲又是啃,差不点把老太太弄散架子了。

景寒无奈,只好点头应允。老太太于是兴高采烈地上了车,说:“景寒,我的好姑爷,你就在家等着吧。”

景寒目送着老太太离去,想起小雪英年早逝,要是今天母子相认,该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情,于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大宝和李想正想象着要去日本留学,已经乐的忘乎所以。见景寒突然落泪,不知道为何,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景寒。景寒不好意思的把眼泪擦了擦,说:“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成葫芦瘪葫芦还不知道呢。”大宝和李想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都面面相觑。

过了没几天,小雨从八五二回来了。从八五二回来后的小雨一天到晚忧心忡忡。景寒不知道小雨怎么了。于是把小雪的日本母亲来找小雪并且邀请他们去日本的事情当做一件喜事告诉了小雨,希望小雨能高兴一些。

小雨只是感到很惊奇,没想到她大姐都死了,而她的妈妈还活着,除此以外,并不显得由衷的高兴。只是说道:“那小猴怎么办?”

这倒是个棘手的问题。景寒这几天也一直在考虑。因为他的新老丈母娘并没有答应让他把小猴也带去。景寒挠挠脑袋,尴尬的看着小雨,不知道怎么办好。

小雨犹豫了一会儿,说:“景寒,其实我并不愿意去日本。”

景寒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小雨说:“你想想我算干什么的呢?人家无非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勉强答应罢了。”

这一点景寒当然明白,于是说道:“你想多了,小雨。”

小雨非常执拗,说:“景寒,我不去还正好在家照顾小猴。”

景寒心里想: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嘴上却说:“那怎么可以呢,小猴我们可以让小冰帮着照顾几天。”

小雨见景寒还挺认真,只好实话实说:“景寒,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一般来说,凡是说这句话的人,将要说出的话一定是非常难听的。

景寒虽然和小雨一直以来没什么爱情,有的只是亲情。但是小雨是一个性格很温柔的女子,一般时候还不讨人厌,而说话更是很少挑景寒不愿意听的说,今天主动说要说几句景寒不爱听的话。这还真是很少见。

景寒于是把耳朵竖起来。

小雨见景寒一脸的阶级斗争,反倒笑啦,说:“景寒,你不用那么严肃。”弄得景寒哭笑不得。

小雨说完景寒不用那么严肃,自己反倒严肃起来,说:“景寒,说句心里话,你爱我吗?”

景寒做梦也没想到,小雨所谓的让景寒不爱听的话竟然是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有些不知所措,奇怪的说:“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想起说这个了。”

小雨说这句话的本意其实并不是想让景寒回答,因为景寒喜不喜欢她,她自己心里清楚。景寒这辈子喜欢的人就两个,一个是她大姐小雪;一个是她老妹霜儿。现在景寒不进行正面回答,也说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说:“景寒,你不用掩饰,其实我也没有真心的喜欢过你,我们都有自己的心上人。”

景寒被小雨说中了心事,于是也叹了口气,实话实说:“我们俩在一起,不过是搭伙过日子

罢了,在我心中,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妹妹。”

停了一会儿,景寒抬起头来,看着小雨的眼睛:“只是我很奇怪,你今天怎么突然说起这番话来,难不成你要和我离婚。”

“我们根本就没结婚,还离什么婚?”小雨平静的说。

这回景寒是彻底的明白了,小雨这是在跟她摊牌呢。景寒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说:“你你你……”

小雨见景寒不高兴了,有些不好意思,惭愧的说:“景寒,你别这样。我不跟你去日本,正好可以在家照顾小猴。”

景寒还试图挽回,说:“小雨,你能告诉我,你是为了谁才和我分开吗?”

小雨犹豫了一会儿,说:“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张医生。”

景寒冷不丁还蒙住了,说:“张医生,哪个张医生?”

小雨没想到景寒竟然把自己的心上人忘了,有些伤感,说:“就是那年去亚布力看我,差不点被乔龙升整死的那个张医生。”

景寒挠挠脑袋,笑了,说:“我想起来了。”继而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小雨,“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有联系?”

小雨说:“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也是这回二哥来才听说了他的近况。”

景寒这个时候好奇心被空前调动起来,追问道:“他现在怎么样?”

小雨摇摇头,黯然的说:“很不好。”

“那你还要跟着他,”景寒走过去在小雨的脑袋上点了一下,说,“你脑袋进水了。”

小雨突然落泪,说:“就因为他现在境况不好,我才要去照顾他。”小雨说完,抹了下眼泪,抱歉的说:“大姐夫,我欠你的情只能来世再报了。”

小雨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景寒怎么也不好意思再说别的了。叹了口气,说:“既然如此,那你是去八五二呀还是把张医生接咱们这儿?”

小雨说:“当然是接咱们这儿了。这样,我还能顺便照顾一下小猴。”

景寒说:“那你们就住在霜儿家吧。”

小雨点点头,不再说话。

景寒看看天不早了,说:“先睡觉吧。明天我就陪你去八五二把张医生接来,趁着我们还都没走,把小冰、小露都找来,大伙吃个饭。顺便把我要去日本和你们的事跟大伙说一下。也也算明媒正娶。别我们走了,在让大伙误会。”

小雨一听,眼泪又下来了,说:“谢谢你,大姐夫。”景寒见小雨已经恢复了大姐夫的称呼,知道他们之间彻底的结束了,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感情莫过于父子母女,除此以外就应该是夫妻了。而兄弟姐妹则又次之。所以当小雨管景寒叫大姐夫的时候,景寒的心里是有一些失落的,因为这说明他在小雨心中的地位已经开始下降了。

景寒和小雨一宿无语,第二天早晨起来,景寒先把小猴接到自己家,然后吩咐了大宝和李想几句,就和小雨匆匆上路了。

两个人到市里转乘了火车,在天察黑的时候才赶到了八五二。看看天色已晚,景寒提议:“咱们今晚先到二哥家住一宿吧!”

小雨点点头。在小雨点头的那一刹那,景寒发现小雨的鬓角已经隐约的有了几根银发。景寒忍不住关切的说:“小雨,你都有白发了。”

小雨下意识的把头发抿了抿,说:“都是半百的人了,哪能没有白头发。”

景寒见小雨没有考虑到他说这句话的深意,只好直截了当的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去伺候一个得脑血栓的老男人,你考没考虑过后果?”

小雨抬起头看了景寒一眼,又看了一眼远方,说:“我已经下决心了,绝不会变卦的。”景寒仔细的看了一下小雨的眼睛,发现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坚毅的东西在闪烁。景寒于是不再废话,一抬头,他二大舅哥家已经在眼前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