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十九章 挣不脱的命运1(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起床咯”司徒瑞祈跟我和宝宝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我的这个年纪一般,年轻阳光了许多,这不一大早就跑到我和宝宝的小茅屋前面吊嗓子。

“恩再五分钟……”我拉住被子捂住自己的脑袋,昨天晚上被宝宝缠着一口气讲了三个星座的故事,最后等我爬下竹楼的时候已经是闭着眼睛的了。这个司徒瑞祈一点也不体谅人,明知道我昨晚睡得这么晚,还这么一大早的就过来扰人清梦。

结果两个小时后,我终于结束了我的“再五分钟”,半睁着惺忪的睡眼开门了。宝宝还捂着被子裹得像只小蚕一样的缩在床上。

“天哪,你终于愿意起来了,可怜我的肚子。”司徒瑞祈苦着一张脸靠在门边,可怜兮兮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啊,你……你,我又不是煮饭婆。”原来他在门外吼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找人解决自己肚子饿的问题,实在太可恶了,亏我昨晚还觉得他人还讲究,愧疚自己辜负了他呢,一下子被他气的睡意全无。

“可是人家想吃心爱的人做的爱心早餐,哦,现在应该算是午餐了。”司徒瑞祈回首看了一下太阳,立即改口说道。

“没有粮食做饭,难道我们还要再吃鱼?还是算了,还是少杀生的好,实在饿了你就先去喝点溪水吧,很清甜的。”我揉了揉眼睛说道。

“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看,”司徒瑞祈变戏法似的从自己的身后举出几个红彤彤的果子,“这是我早上从山上摘下地野果,先吃点吧。等下我们去前面的镇上买上几个月的粮食。然后就住在这里不出去了,好不好?”

“我可没答应你在这里常住。”我毫不客气地抱着果子咬了一口,还蛮甜地。

“那就在这里短住一下再去外面游山玩水,累了就再回来住。”司徒瑞祈居然也学会了死皮赖脸。

“我收拾一下就出发。”我抓了把自己鸟窝似的头发。在司徒瑞祈面前“砰”地关上门,和自己的头发奋斗去了。

终于将自己收拾干净了,看着床上还在和周公下棋的宝宝,小家伙昨天晚上那么晚睡,现在在拼命地赖床了。哎,实在不忍心打扰到他,于是给他留了字条,和小白道别之后,我就跟着司徒瑞祈出谷了。

沿着溪水慢慢走着,在快走到溪水尽头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尽头,只是算得上是溪水的地面上地尽头,因为溪水消失在了一个露在地面的石洞中。

“你来过这里吗,前面是什么地方呀。这里的地形很奇特,那里人能过去吗?”我看着前面的一线天,我真怀疑那么狭窄的地方是不是一个人的身宽都容不下。

“这里我和父王都没有来过。但是前面的路父王倒是和我说了,等下你就知道我们应该怎么过去了。”司徒瑞祈看着我。暧昧的一笑。

“你……。不许奸笑!”我伸手戳了他的胸膛一下。

“哎哟!”司徒瑞祈难受地半蹲下身子。

“还装……”我忽然想起我刚才戳地那个地方好像是他受伤的地方,赶紧拉着他紧张地问道。“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很痛,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原来你还是关心我地,这样的小伤有你再世祭司帮我疗伤恢复起来自然不在话下。”司徒瑞祈似乎很是开心我地紧张。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被他这么一说,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历史不忍细看》小说5200

娇嗲道。

“我自己觉得这样才配得上我地米拉,难道你喜欢以前那个不苟言笑、不解风情的景王?”司徒瑞祈调笑道。

“对了,你真地愿意和我们一起留在这里,不在回去做你的景王了,其实你是有机会做东越王的。”我站在原地,很认真地说道。

“愿意,一千一万个愿意,我不稀罕景王,不稀罕东越王,我指向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我的人生这样足以!”司徒瑞祈蹲下身子和我平视,诚恳地说道。

“不要你的钱庄?”我问道。

“不要。”司徒瑞祈回答得很干脆。

“钱庄还是要着吧,我们可以用那个钱来生活加做善事,就算是逍遥世外的神仙也是需要钱买粮食吃饭的。”我说道,以前看电视一直再想那些大侠是怎么做到永远都不去赚钱却永远有钱花的,经过自己的古代之旅之后,我彻底明白了电视就是电视,只是胡诌骗人的,其实真正的要做大侠没有钱是不行的。

“啊恩,都听米拉的。”司徒瑞祈先是一愣,然后想明白之后笑了起来。

我看着司徒瑞祈诚恳的眼神,看着他根本不在乎权势的态度,不知不觉地把他和楚寒放在一起比较,同样是皇位的继承人,可是他们的人生态度却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我爱的,一个爱我的,人生就是这么的折腾人。

“好了,那我们快用你钱庄的钱买粮食去吧,家里还有一个和一只等着吃饭呢,我们快去快回。”我一甩头不要自己再去想楚寒。

“恩,小心!”司徒瑞祈抱起我,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我们立刻飞起来,一线天的上面五米左右高度的地方稍稍比其它地方宽些,我们两个勉强从那中间穿出去了。

沉浸在司徒瑞祈的男性阳刚的气息中间,有一抹若有似无的龙涎香,闻着很安心,这个男人会是自己今后相伴一生的那个人吗?

“呵呵……”一声好听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把我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停下了,自己却还保持着刚才姿势靠在司徒瑞祈的胸膛上。我尴尬地将自己的脑袋拔离那个已经让我有些依恋的宽广的胸膛。

“我们到了,咱们进去赶快买了米就回去。”司徒瑞祈宠溺地看着我说道。

“恩!”我揪着衣袖,低着头跟在司徒瑞祈身后。

“咦,这里和父亲说得那个繁华的小城一点也不一样呢,这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司徒瑞祈走在我前面自言自语地说着,但是我没有心思去听他说的话,还是回味着自己在那个胸怀中感受到的温情和安全。

“啊”忽然一个人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我蹭地直起身子,谁这么变态,居然敢拍我的屁股,没看见我旁边正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玉树临风的大帅哥吗,我怒气冲冲地抬起头搜寻刚才那个楷我油的那只手。

“怎么了?”司徒瑞祈发现我的不对劲,“刚才那个孩子偷了你的东西吗?我去抓住他。”

司徒瑞祈说完,纵身一条,揪住了那个拼命跑着的瘦小身子,带到我面前。

“你这么小,就敢耍流氓,你家人是怎么……”我看着司徒瑞祈手中那个小身影,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耍流氓,我真的长得那么有吸引力吗?但是我的话只说了一半,当我看清面前的那个孩子的时候,浑身仿佛置身冰窖,冰冷无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