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女教师的沉沦】(04)(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四章。

公园里的风有点大,我穿着厚厚的外套靠在电线杆上。抬起右手看了看表,妈的都十点半了。王玥这个老骚货不会放我鸽子吧。

昏黄的路灯照亮我周围的一片小空地,我烦躁的走来走去。忽然,远方传来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我大喜过望,妈的终于来了!看我好好的整治整治这个不听话的娘们。

王玥走在忽明忽暗的林间小道上,她有些害怕,也有些后悔。良家妇女大半夜不在家睡觉,跑到这个偏僻的公园里,怎么想都是一种作死的行为。空旷的公园里回荡着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每走一步,那哒哒想起的声音都让她胆战心惊。

忽然间,她感觉到脑后一阵风声袭来。下意识的就要扭过头看。一只黑色棉手套捂住了她的口鼻,下体也同时遭受了袭击。惊慌失措的王玥下意识的用踩着高跟鞋的美脚狠狠地跺在歹人的小腿上。那歹人诶呦一声惨叫,离开了她的身体。

王玥一听那熟悉的声音,又气又笑:“你这熊孩子,怎么鬼点子这么多?”。

我艹,这老娘们下腿可真狠,我倒在地上抱着腿一阵嚎叫。

王玥走过来,跪在我身前:“你说你,本来老师就害怕,你还突然就窜了出来偷袭老师。诶,你看。小腿上有个大大的淤青。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我躺在草地上,嘶哈嘶哈的大口喘气:“老师您这是要谋害亲夫啊,你要是腿抬高个几十厘米。是不是就要守活寡了?”。

王玥伸出食指弹了我个脑瓜崩:“废了你这个小坏蛋岂不是为民除害?再说老师这么美,想追我的男生能排个兵马俑了,也不缺你哪根扰人的小棍棍”。

我猛的坐起来:“王老师你这么开放?能让兵马俑那么多人轮你啊?”。

王玥被我逗得咯咯直笑:“你个小坏蛋是要看老师死在你面前啊,那么多人一起来怎么可能受得了呢?”。

我坐在地上,打量着王玥她画了个淡妆,上半身穿着个黑色呢子大衣耷拉到膝盖上面,两条纤长的黑丝腿反着光快亮瞎我的狗眼,脚上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将她的美脚高高的垫了起来。她的披肩长发还有些潮湿,应该是刚洗完澡没多久就跑出来了。

我摸着她的腿:“大半夜的让你跑出来也是辛苦了”。

她嗤笑道:“没想到你也会心疼人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等到小涛睡觉之后才偷偷跑出来的”。

我挠挠头:“那老师辛苦了,这大半夜的还要为教书育人的神圣事业献出自己宝贵的肉体,学生能遇到您这样的好老师,真是三生有幸啊”。

王玥瞟了我一眼:“你还没完,没事我就回家了”。说罢她转身就要走。我连忙站起来拉住她的手:“别走啊老师,今天还没给你浇水呢,你就不怕你的几亩地旱死啊”。

她甩开我的手:“我自己不能弄啊,我可告诉你。上次我从你家夹着回去的那个东西可是保存的很好呢。那玩意可比你的坏东西强多了”。

我膛目结舌的看着她:“卧槽,25厘米挂倒刺的仿真电动玩具你给当享受了?”。我一琢磨,以前被我用这玩意折腾过的女人都是哭着喊着求我赶紧拿出来,难道这王老师骨子里是个变态受虐狂?

王玥在我一番哀求下终于停止了小脾气。她逐一解开扣子,大大方方的把身体露了出来。半透明的黑色蕾丝胸罩压根就掩盖不住春光,细绳丁字裤里一根疯狂旋转的按摩棒正在嗡嗡作响。

我猥琐的笑到:“王老师您这装正经的功夫可是大有长进了,不是我在教室用一个小跳蛋让你高潮的时候了”。

她别过去头不敢看我:“哪有啊,我刚才开车来的路上车座都打湿了,再说你现在老是对人家的后面下手,察觉不到也不怪我吧”。

我嘿嘿一笑,搬出来个手提箱,平摊在草地上,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往外扒拉。

王玥聚精会神的盯着我的动作“这是什么?丝袜,红绳,狗链,手铐,灌肠器,串珠,肛塞,眼罩,口球,鞭子,电动棒?你疯了?我还要回家睡觉呢。明天还有三个班的课要上呢”。

我试着安抚她的情绪:“不是,主要是我也没想好今天我们玩什么。这不多带点工具好挑选嘛”。我想了想:“呐,王老师,这个肛塞你先带好。然后把那两个铃铛也带上,不是不是不是。那是乳夹,夹你奶头上不是挂你脖子上。这根狗链才是挂脖子上的”。

王玥顺从的换上装备,一条可爱的美人犬就完成了。狗尾巴样的肛塞毛茸茸的非常可爱,黑色的项圈套在她的脖子上,美妇教师如同一只被肉棒驯服的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楚楚可怜的看着我。哦,狗是不会说人话的,我又把口球给她套上。

小黑皮鞭对着她的肥臀一抽:“来啊小母狗,我牵着你溜溜弯”。

她呜咽一声,四肢着地的慢慢开始爬动,奶子上那对小铃铛叮咚作响真是可爱。我牵着她在草地上走来走去,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她扭过头来,哀求的看着我。我看到她小腹绷直,屁股一阵一阵的痉挛。

我把她牵到一棵树下,拔出了她的按摩棒,她正要撒尿,我一把抬起她的右腿。

一道黄色小水柱完美的划过一条弧线。我放开她的腿,挥舞着小皮鞭抽打她正在放尿的下体上,她洪水泛滥的阴唇是我重点打击的对象。很明显王玥对于像母狗一样撒尿相当生疏,她竟然放下了她的腿,微黄的尿液顺着她的黑丝腿就流了下去。我不满的狠狠拿鞭子抽打她的阴唇。这个骚婊子尿都没尿完,竟然在我的鞭打再次下潮吹了。她瘫软的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黑紫色的大阴唇就像酱油放多了的红烧肉一样恶心,我第一次对她的身子感到了厌倦。

一股无名怒火从我心头燃起,我一脚踹到王玥的黑逼上。她呜呜惨叫着被我踹的翻了两圈。她惊恐的看着我,我拽着她的大衣下摆就给她扯了下来。

常温不到十度的午夜显然不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能应付得了的温度,她白嫩光滑的肌肤皱起一身鸡皮。她刚想站起来夺过来大衣,又被我一脚蹬在胸上。

我高举皮鞭狠狠地抽在她身上。虽然是情趣用品,但在我玩命的抽打下她的身上很快出现了道道破皮甚至渗血的疤痕。她显然不知道我为何突然如此暴虐,她边哭边想逃离,可惜每次刚站起来都会被我及时放倒。她只能无助的在地上爬来爬去,夜色下,一条黑白相间的母狗在草地上哀鸣哭泣的笨拙爬行,她的主人在后面亦步亦趋的鞭打着她伤痕累累的娇躯。母狗哭花了的脸看上去虽然没有那么俏丽,但是多了一份被暴虐的痛苦和不能逃脱的无助。她被我一路驱赶到一颗树下再也不肯动弹,她双手抓着自己的黑丝脚,蜷缩着身子。鲜艳的红色高跟鞋早已不知丢在何方。我一边抽她,一边大骂:“跑啊,臭母狗!爬啊,骚婊子”。她呜呜的哭着,无力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不知道她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寒冷。亦或者两者都是。

王玥脑子里浑浑噩噩,明明只是一次深夜偷情,这个小情人虽然平时也对她性虐待过。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暴行她真是难以接受。被尿液和淫水打湿的黑丝袜黏在腿上,这种湿冷的感觉让她从身体到心灵上都如坠入冰窖般痛苦。光滑的背上,丰润的肥臀上,肿胀充血的阴唇上,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痛苦。她在地上到处乱爬,手掌,关节处都磨破了皮。更让她绝望的是,她在这短短的一会功夫里,潮吹了两次,失禁了三次。整个草坪上都是她的水迹。

忽然头顶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感,她被李光华拽着头发拖了起来。李光华无视她血淋淋的背抵在粗糙的树皮上。牢牢的固定住她的脑袋就开始肆意抽插。他的胯部狠狠撞击王玥的头部,她一下一下的磕在树干上。李光华对她没有一份怜悯,就仿佛在使用一个飞机杯一样疯狂的发泄着他的欲望。

他在王玥的口中狠狠的打出一串子弹,换好弹夹又刺入了王玥的屁眼。王玥不堪重负,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只顾着发泄的我压根没看到王玥已经昏过去。我一发又一发的在她的身体里打出子弹。冷风一吹,高昂欲火也随着接二连三的射精逐渐熄灭。这时候我才看到她凌乱长发下惨白的脸看起来是那么不正常。坏了!我连忙从她大衣口袋里找到车钥匙,把大衣裹在她身上。抱着她就向外跑去。

私人医院里,贾医生有些怪异的看着我:“小李啊,你这次玩的有些过火啊”。

我闻言大惊:“怎么回事,贾医生?救不回来了?”。

贾医生噗哧一下就笑了出来:“看给你吓得,那个女人也就有点皮外伤,再加上着凉,发着低烧才昏迷不醒而已”。接着他神秘兮兮的说:“告诉你个惊喜,她怀孕三周了”。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她怀孕了?”。从第一次迷奸她到现在,差不多快三个月了吧。仔细想想,每次和王玥做爱,我都不喜欢用安全套来避险。

她不是没有反抗过这种行为,到最后还是臣服在我的淫威和肉欲下。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王玥肥美肉穴流淌着我浑浊精液的场景,是了。这么多次无套中出,让她受孕也是说的过去的了。

贾医生看着我:“这个女的是谁啊?看起来得有三十了吧”。

我一挑眉:“贾医生不妨猜一猜,猜中有奖哦”。

他摇摇头:“以我推测吧,这应该是个人妻吧,阴唇黑紫,阴道也不是很紧致了。很明显没少过性生活。肚子上有几道不很显眼的妊娠纹,怕是生过孩子了”。

他啧啧称奇:“你小子越来越过分了,以前老是送点女学生,偶尔送点二十五六的大姑娘。这次倒好,直接送来个生过孩子的人妻”。

我不屑的笑了:“贾医生,首先她已经快四十了,她被我干之前,下面还是紧致的粉色。其次,她儿子差不多跟我一样大,也就是说她是个小青年的妈了”。

贾医生很惊讶:“你小子可以啊,人母都搞上手了。这女的长的年轻还漂亮,你不说我也看不出来是快四十的中年妇女。是良家吗?”。

我艹,我是那种喜欢玩妓女的人嘛。我阴险的笑了:“良家,绝对良家。她是我高中班主任,她儿子是我同班同学。别看她现在下面有点烂,都是我大力开发的结果”。

“呦呵,学生搞大老师肚子,真是刺激。你这老师真是骚,又是乳夹又是犬尾又是项圈狗链的。全身上下就双黑丝,还是油亮的情趣款。这刚给我推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会所里的小姐呢”。他摇摇头:什么时间有空,你带她来做个人流吧。

我冷笑着说:“谁说要流了。美熟女教师因奸成孕,丈夫出差的时间里生下学生的孩子。不是更有趣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