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四章、欲望的深渊腰间的大胯极速抖动的黄涛宛如一台疯狂运转的打桩机,啧啧啧的口水声夹杂着响亮的噗唧声奏响了一曲淫糜而又优雅的性爱交响乐,妈妈扭动着雪白的娇躯整个人紧紧贴在男人火热古铜色的身体上,阳物浓厚的男性气息和精液刺鼻的腥味布满整个少女的口腔。

“鸡巴好吃吗,哦…嘶…小贱人”黄涛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脸颊爽朗的笑了几声,腰间还刻意使劲顶了顶。

“嗯…啧啧啧…噗噗…好…好…吃嗯…涛哥…哥…的…鸡…鸡巴…嗯哼…柔…柔儿…爱吃…啊…嗯”

“好吃那就多…多吃点”黄涛忍着鸡巴传来的阵阵快感瞅瞅面前被自己舔的粉朴扑亮晶晶的大小阴唇,由于离开了男人舌尖的刺激,妈妈小米粒般可爱的小阴蒂努力的一缩一缩,仿佛就像一个害羞的小精灵一样使劲把自己藏起来。

男人恶作剧的向敏感的秘处微微吹了口气,受到强烈刺激的妈妈,下体一阵剧烈收缩,还从没有被男性滋润过的阴户不受控制的涌出一股股清泉,顺着满是口水的蜜洞喷涌而出。

“啊…嗯…柔…柔儿…要尿…要…尿…尿了…呜呜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黄涛被妈妈的蜜汁喷了个目瞪口呆,略微发酸的尿液和散发着幽幽清香的淫液打湿了男人的前胸,床单上更是十的不成样子,到处是喷溅出来的液体。

长这么大第一次喝尿呵呵,黄涛抹了把脸上的不明液体,张开大口再次含住妈妈的阴部,长舌一卷一吸顿时所有渗出来的尿液和淫液尽入其口。品了品味道男人心说还是不错的,摇摇头搬过少女白生生的香肩,和妈妈嘴对嘴把含着的东西一口一口渡了过去。

“咳咳咳…嗯?这是什么啊”连着几次高潮的妈妈全身软成一滩水,任由男人摆弄自己身子,微微眯着初露风情的柔媚眸子半张半阖,眼角还残留着刚才由于全身战栗般的快感所带来的泪水====“这…这是…我的…咳咳咳…涛哥你…咳咳咳”听完附在耳边男人说完的话,妈妈整个脸上犹如火烧云似得再次覆盖上了全身上下。

居然喂自己那里流出来的东西,更可恶的事自己竟然刚才没有忍住身体内的强烈悸动,羞红脸的妈妈像极了做了错事的小兽,整个身体蜷成一块。

“你还别说,这味道又酸又甜真是香,柔柔宝贝你说呢”

“你,你还说”说完不轻不重的锤了两下男人胸口,白嫩的小手按住男人的嘴,心里暗爽的黄涛瞬间含住妈妈的手指吸在嘴里,引起少女一阵娇呼。

这个男人今天不但舔了自己宝贵的贞洁秘处,而且还把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全吃了,到现在自己居然不恨他甚至心底还有一点点窃喜,郑雨柔你真的没救了。

暗暗谴责自己的妈妈忍不住偷偷看了看抱着自己的男人,其实论长相这个男人还是不错的,比喜欢自己的奕哥哥更阳光坚朗一些。

搂着妈妈的身体,黄涛看着怀里已经被自己开发的差不多的少女叹了口气,心里安慰自己:心急总是吃不了热豆腐的,慢慢开发才是硬道理。像这种平时难得一见的极品以后表演个什么观音滴水也是妥妥的,这么敏感的好身子错过可就可惜了。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终于等到现在了。都说花堪易折,妈妈这朵未经风雨的花骨朵让黄涛忍到现在也是殊为不易。

“来,柔柔宝贝,趴这儿,对,对对对,就这样,屁股翘起来,双臂撑在这儿,好,腿分开一点”

“柔柔宝贝,待会儿呢,稍微有点疼,忍着点,别动啊”

“你涛哥哥怎么会骗你呢?是吧我的小柔柔,乖啊”====千辛万苦到手的肉怎么可能不细嚼慢咽细细品味呢?黄涛自认为强暴这种性行为太过下作了,与其双方彼此不乐意哪有自己这种细水长流的乐趣所在,低头看看自己下面昂首挺立的小兄弟,圆鼓鼓的巨头满是青筋的肉棍连着下面鼓鼓囊囊的肉袋急不可耐的微微挺动,上面还能依稀可见妈妈刚才留下的口水,马上要吃肉喽。

虽然没能亲眼看到这个历史性的场景,但通过妈妈的口述描绘,我依然能完美的脑补还原出这个场景来:一丝不挂的妈妈全身微微发颤,淡淡的粉红色布满全身上下,白藕般的玉臂一手扶着床头一手托着枕头,一头瀑布般的乌黑秀发披撒在无暇美玉似得背上,偶尔几根调皮的发丝耷拉在臻首两侧,小嘴微启粉腮含春。

从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到盈盈一握的小腰完美构成一道弧线,浑圆紧致的双腿稍稍分开和腰部成九十度,这样一来少女的整个臀部都暴露在空气中。

男人从古至今喜欢后入式不是没有道理的,视觉上的强烈冲突和肉体精神上的双重鞭挞凸显男人的征服感。一如现在,妈妈整个白臀包括不时滴落雨露的阴户,香喷喷热乎乎的暴露在黄涛面前,真是一道可口的人间美味啊。

黄涛指间拂过妈妈绸缎般细腻的脊背,引起少女紧张的抽搐,一手扶着自己早已硬的发紫的阴茎红彤彤的龟头,一个猛的用力男人毛发旺盛的下体和妈妈白嫩的屁股紧紧贴在一起。

“啊…嗯…”“哦…嘶…啊…”女人一声长长的悲鸣和男人舒服的喉间怒吼交织在一起,这段时间持续了长达一分钟,彼此之间纹丝不动空气中缓缓流淌着糜烂的爱欲。

“疼…呜呜呜…好疼…涛哥哥…快…快…拔出去”破处带来的一瞬刺痛让妈妈差点哭出声来,女孩到女人的第一次转变来的这么快,巨大的肉棒突破薄薄肉片深深的进入到妈妈体内。

“好疼…别…别动…呜呜呜”妈妈哭诉着一动不动,丝丝浅粉的血液从两人的胯下滴落在床单上,打下一朵朵混合着粘稠透明液体的梅花。

“嘶…啊”黄涛也不着急,忍着肉棒阵阵被腔肉夹击的快感,摸索揉捏着妈妈的奶子不时用指尖弹一弹白里透红的奶头,“来,雨柔宝贝,一会就不疼了,忍一忍,嘶…哦…小逼真紧啊”

好在黄涛这个阅女无数的花丛老手直接转移了注意力,男人满是烟味的嘴死死嘬着妈妈的小香舌,口水连成一条长长的银丝从二人嘴角滑落,手上更是一刻不停挤压搓弄着下面的阴核====“啊…哼…呲…哦…嗯…嗯嗯嗯…啊”意乱情迷的妈妈浑身香汗淋漓,一时间室内春色无边,拍打屁股的声音,女人鼻腔不是发出的诱人呻吟,口水之间彼此交融的响亮回声,男人喉间压抑忍耐的粗重喘气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

“宝贝,现在好点没?涛哥试着动动?嗯”黄涛试着抽动体内的鸡吧,带着处女之血的肉棒露出半截暴露在空气中,似乎不是太疼而且抽动时那种羞人的快感比刚才舌头带来的刺激还要强烈,忍不住叫出声的妈妈把头埋在枕头里红着脸想着。

见妈妈没有反对,黄涛心里一阵狂笑不枉老子苦心孤诣调教忍耐半天,肉棒抽出来慢慢在推进去,在拔出来在推进去,时间过得快黄涛抽插的速度更快。

“噗嗤噗嗤”“嗯…啊…嗯…啊啊啊”“涛…涛哥哥…慢…慢点…嗯啊”

“柔…柔…柔儿的…那…那里…快…快要…破…啊啊啊”

“哪里?嗯哼…小贱人…说…说那里是哪里…嘶”臀部的撞击声啪啪啪的有节奏的响了起来,阴囊由于前后的惯性不时打在妈妈的下边,加上有着女人体内的淫水和男人的精液的滋润,妈妈身体上留下一道道拍打下的白沫子====“就是…就是那…那里…么…嗯嗯嗯”“不说清楚?哼哼…那我也怎么知道”

说完黄涛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身体居然停了下来,鸡吧也抽了出来只把硕大紫红的龟头抵在妈妈逼口上研磨,反正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进去只打圈圈的样子。

精神上已经被彻底打垮的妈妈此刻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对错,肉体上被男人手掌和春药的调教让下面急需一个粗大有力的物什填满内心的空虚,小逼真的好痒,有如无数个小虫在自己阴唇的粉嫩唇瓣上爬上爬下,破处的刺痛早已淹没在欲望的海洋里,我我要男人的大鸡吧。

“柔…柔儿…要涛哥哥的…大…大鸡吧…使劲…使劲操…柔儿的…小逼…啊啊啊”

美目含春楚楚可怜的妈妈颤抖着娇躯把葱段般的小手往后伸,试图想把男人的阳物塞到自己体内。可惜明摆着要玩弄妈妈的黄涛不为所动,反而故意把身体往后一撤,鸡吧继续不远不近的照样抵在由于酥痒难耐微微张着逼口的淫洞上。

“柔儿呀,说以后你就是我专属的奴隶,是我黄涛一个人的小女奴,说完涛哥就满足你”淫笑着的黄涛用手扶着自己毛发旺盛的大鸡吧轻轻点妈妈已经开始滴水的阴核。

暮然受到外物碰触的阴核直接涨成一个花生米大小的小红豆,颤巍巍的屹立在空气中,两片殷红的唇瓣努力往外撑,不大的逼口硬生生敞开一个食指大小的洞,灯光下依稀还能看到由于刺激而偶尔痉挛性的肉褶抽动,层层叠叠的真真是一樱桃小嘴,只可惜汩汩粘稠淫液流出妈妈的逼口,怎么看都像极了淫戏。

说,就能挨操,空虚的小逼就能得到满足,得到自己想要的大鸡吧;不说,身体里阵阵传来的刺骨酥麻简直让自己生不如死。说了以后就只能沦为这个男人的性爱玩伴,自己也会彻底成为一个不知廉耻的淫娃荡妇,可是不说…如此就算贞洁烈妇恐怕也扛不住吧,柔夷撑着枕头的妈妈痛苦的闭上眼睛,哀伤的深情再也无法深藏,滴滴粉类浇湿了枕头:奕哥哥柔儿再也不是那个你眼里可爱的小姑娘了,再见了,曾经的郑雨柔,再见那个曾经女生眼里的学霸,男生眼里的女神,老师父母眼里的乖孩子,再见了我的过去。

“呜呜呜,柔儿从此只是涛哥专属…呜呜…专属的奴隶…专属的小女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