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章 神雕大侠后,错把郎君(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骑着自己所赐名的白龙,快速地奔出长安,袁承志心中一阵酸楚,再与自己的娇妻美妾分别数月时间心中感到无比的不舍。除了要回到峨嵋派的天心和伺候着她的南宫天薇,自己本教的妻妾们和连熊家一对母女,都愿意呆在明教的山庄,不愿意与自己共赴巫山玉女宫,而是停留在秦岭大地,处理着本教起事大举,等待着闯王义军东山再起,从中浑水摸鱼,得到自己的好处。望着怀里不断回头的雍容夫人,袁承志右手在白龙的臀部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左手逮着的缰绳环上怀里蜂腰,口中不解地问说道:“心儿,你们姐妹之间是怎么样让关系想出得此般融洽,让你都几乎舍不得离开那些姐妹们了?”

早已不见一丝掌门威严、如同小鸟依人般的天心,抬起玉容望向自己少年夫君的面庞,手指在健硕的后背之上接连划动着圈圈,微微翕开着殷红的娇唇说道:“众位姐妹如果放到江湖之中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相互之间根本就难以完全地信服。可是夫君如同天神下凡,威猛无比,让我们姐妹都甘愿臣服在你的雄威之下。前三天时间,夫君在那样特别的环境之中,毫不顾惜凤凰儿姐妹的新瓜初破之苦,就一直不停地向着她们母女所要,连进入里面的熊妮母女都不得不帮助小狐妹妹分担部分责任;而后两天时间,夫君几乎完全是在床榻之上渡过,让我们七姐妹时时刻刻都受到了你的玩弄,满足着你的欲。”

听着美妇人对着称述自己在昨天和前天两天的辉煌战果,袁承志口中反而感叹地说道:“心儿最近两天时间可是没有少从夫君的身上得到好处,更是拉出如此多的姐妹帮助心儿攫取到升仙圣品,心儿可是越来越是漂亮,也越来越是年轻了。”双手情不自禁地抚摸上自己所有妻妾之中,那一对最丰硕的高耸双峰,十指在上面不断地搓揉着,享受着极致的柔软之感。

埋头嗅着从自己夫君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男人气息,情浓的天心反而将娇唇抵触上袁承志的耳朵,用丁香妙舌在上面舔食了一下,顽皮地逗弄着那只大大的耳朵,时而还向着里面吹进一阵香气。

阵阵刀剑相争的被响亮声音从前面旁边山侧传了过来,时而还夹杂着粗声的辱之声,袁承志大手抱紧怀里的美妇人,大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心儿,前面有人在围攻一个女子,现在女子也反抗得特别的激烈,一会之后,双方有着玉石俱焚的危险。我们过,是否有着和平解决的方式。”

放低白龙的脚步声,袁承志也渐渐地移动向了场地之中,终于看清了前面居然围着数千个身着短衫的汉子,相互配合有致地向着场地中央一个秀发蓬松的白衣人攻击而去。第一眼看到带有一种飘飘欲仙感觉的白衣丽人,袁承志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那个第一次拒绝自己的无奈公主,口中也忍不住惊呼道:“乔娜……”望着仙子一般在自己心中存在的明乔娜,袁承志心中感到无比的疼痛,急速地从马上腾跃而起,抽出右边妖姬的轩辕夏禹剑,向着场里众人飞跃而去。

“哈……哈……,原来这个美丽妇人叫明乔娜啊,我们现在知道了她的名字了,真是死也值得了”一个满脸都是贱笑容的中年汉子口中说道。旁边数百人都同时响应了起来,口中的秽之语也更加的多了起来,一个瘦瘦高高、双眼散发出阵阵邪光芒的英俊青年,满脸得意地奸笑说道:“哈哈,娜娜美人,奇合欢散的美妙滋味真的不错吧!啧啧,女人一旦中上奇合欢散,天下间唯一解救的措施就是向着本少爷祈求,让我得巨大帮助你去赶跑那些瘙痒,从而本少爷也会解去你内的毒,否则,你就会回到了十几年也没有一个男人的终南山,有只会变成一个丧失理智的奴了。”

而如同青年身边跟班的一个少年,连忙附和着主子的话语说道:“是啊!娜娜夫人,我们小闯王可是自从几天时间之前,看过你一言就茶饭不思,发动了几乎天下所有的力量去需找你啊!小闯王也是太喜欢夫人你了,从不得不出此下策,你也从了我们的小闯王吧!”

自己一个百年世家后人,在大意之下居然就中了贼的手段,白衣丽人心中为自己感到一阵哀伤,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甚至连自己死后贞操都无法得到保存。家传的阴性真气急急地在身内运转了起来,挥动手中的利剑抵抗着众贼兵,口中却愤懑地说道:“李闯王居然有你这般的一个侄儿,真是他今生最大的失败,真是一个畜生都不如的狗东西。”

伴随着温润圆转的声音喊道“五百……”的时候,袁承志手中的神剑也最后一次向左边抽动了一下子,对着马背上记载军功的没人问道:“心儿,夫君总共出了五百次轩辕剑,那么到底杀掉了多少人啊?”

装模作样地用自己的左手手指搬动着右边玉指,突然惊讶地说道:“天啊!夫君,你的独孤九剑居然出了足足五百年剑,才将这四千五百人一起送到了地狱之中去了。”想到那如同天外流星一般的仅仅看到空中划过的弧线的美丽剑招,她情不自禁地飞跃下马,到达了站在风中身姿飘摇的袁承志身边,满脸骄傲的的神情说道:“夫君的独孤九剑真不愧天下第一剑法,有着与凌波仙子柳如是的六脉神剑相媲美了。每出一剑就会带走九个肮脏之人的性命,五百剑势就是四千五百人的性命,真是亘古未有人达到夫君的境界啊!”

虽然无比白衣丽人的声音在愤怒之下有一些走样,袁承志还是发现了她与明乔娜根本不是一个人,望着身边逐渐倒下的一条条生命,收起手中直直对着小闯王的轩辕神剑,口中对着满身破烂的白色罗衫,满头秀发遮住脸庞的女子,口中失望地喃喃念叨道:c的不是,真的不是娜娜,娜娜她绝对会躲避着我的?”

“砰——砰——砰——”连绵的兵士倒地之声,让才从死亡边沿逃离的小闯王,一脸惊骇之色地看着面前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扶住身边也同样向下倒去的跟班,另外一手颤抖地指着一脸失望之色的袁承志,口中伤心地哭喊道:“你是魔鬼!叔叔!有魔鬼啊!”说完,也不顾及身边的跟班以及数千的手下,单独逃命而去了。

一直观看着来人的白衣丽人,望着身边逐渐倒下去的身,“咯——咯——”地大笑了两声,用一双白皙的玉掌拨开了脸上的秀发,显露出了隐藏在深处的美丽玉魇。白衣丽人原来是一个年纪四十有余的美妇人,可是却因为她养颜有术,玉脸上根本无法见到一丝皱纹。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人、风情万种。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微翘起的上薄下厚的两片红唇、肥大浑圆的粉臀,对所有男人都具有强大的诱惑力,更遑论是一直受到阳气困扰的袁承志呢?剧烈起伏着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上前捏它一把。

被救助自己的少年郎一阵观看,美妇人感觉自己如同再次回到了少女时代一般,居然对这个女儿一般大小少年的眼光感觉无法吃得消,自己和众位姐妹虽然生活无忧,过着远离人世的隐居生活,可是却自从那个狠心的郎君离去之后,就一直夜夜独守空闺,每日愁锁心头、万般的寂寞空虚。而正值“狼虎之年”的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峰状态,正是色欲旺盛的年华,却夜夜独守空闺,虽有丰满人的胴及满腔的热情,却无知心适意的人儿来慰藉她的需要。因此姐妹几人都是犹如守活寡的空闺怨妇,心坎里有着无限的落寂与惆怅;可是众姐妹都是眼高于顶、对喜欢的郎君无比深情之人,当然不会随便地找上一个男人、草草地满足自己姐妹身的需要。十几年时间都是一直刻骨铭心地深深压制着身的饥渴。

数天之前,听见天山灵鹫宫姐妹侍婢传来侄儿下山的消息,杨思琦再也难以忍受心中的喷薄而出的思恋,在今天早晨告别众姐妹,走上了独自岩夫君的道路。

袁承志的一双眼神也充满了异样的火花,使劲地猛盯着美妇人那几乎将罗衫撑破似的丰满浑圆的肥臀,以及衫下一双丰腴修长的美腿,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上去抚摸一下子;那一身束紧的罗衫之中,依稀地显露出小的不能再小的亵裤,让肥臀上所挤压出来的凹陷缝隙,表现出了无限无尽的诱惑。看着到来的伟岸身影,杨思琦感觉到刚才的剑法无比的熟悉,自己那个狠心的夫君不是使用的如此剑法吗?连忙向着袁承志跑来,娇口也激动地喊道:“夫君,真的是你回来了吗?是你回来接走思琦的吗?”奔跑的同时,感受到娇躯越来越是灼热的杨思琦,用一双玉手,快速地撤掉那如同树叶一般覆盖在自己娇美熟上的破烂衣服,仅仅余下里面的嫣红肚兜,如同太小的两扇屏风,可是却根本无法完全遮挡住那两座高耸的酥乳,任由着饱满得似乎要蹦跳出来的它们,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隔着的肚兜被那一对高耸山峰撑得鼓鼓涨胀,两点早已僵硬的坟起将肚兜撑出两粒如豆的凸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