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相好的新情人 7(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鲁大奎见师梁氏与他对视,低了下头猛又抬起,喘着粗气紧盯着她的眼睛道:“俺想娶媳妇,想——想女人——想——”顿了顿道:“俺想跟你一块过——行不?”

师梁氏瞪眼看他,霎间说不出话语。

鲁大奎的眼中便喷出了火,伸手抓住了师梁氏的手按在他的裆下,道:“你摸摸,摸摸。”

师梁氏在自己的手触到鲁大奎那挺起的硬物时,心慌了,心乱了,急忙往后缩。

鲁大奎猛地站起,伸头吹灭木箱上的灯,死命地抱住师梁氏道:“俺——喜欢你——俺想和你——”师梁氏用力推搡口中道:“该死的狗子,你娘的找死啊!”鲁大奎喘着粗气道:“俺没沾过女人,俺也不只是个啥味,今个——今个能和你有一回,那俺——俺就死了——也值。”说着话把师梁氏扳倒在床压在了身下,一直手就伸到了师梁氏的裆下。

鲁大奎第一次在一个寡妇的院里洗头洗身子,心里早也就燃起了欲火,虽臆想或者说渴望今晚能和师梁氏做了这事,终究不敢进门对师梁氏贸然行事。但脑中既然有了这思想,便也就想把自己弄得象个人样,这也是动物的本能所至。进门前特意用手指仔细理了一阵洗好的头发,摆弄整齐穿在身上师梁氏刚刚给他的衣裳。坐下后听了师梁氏提起媳妇的话题,身上的欲火再度升起,说了那一会儿话后,下体便就再也控制不住的涨起。

师梁氏挣了几挣,骂了几句,刚才那被鲁大奎牵着手按在上面的霎间,已经得到证实人们传言鲁大奎那玩艺特大的话,此时浑身便开始燥热,再又感觉鲁大奎在撕扯着他的腰带,便就喘着粗气道:“狗日的,别撕烂了俺的衣裳。”顿了顿又道:“去把大门插了。”鲁大奎自然领会师梁氏这话意,就道:“俺洗身子时——就插上了的。”师梁氏便不言语,自己解开腰带便不再动。鲁大奎松开自己的腰带,退了师梁氏的裤子,慌急地爬上了师梁氏只光着下身的身子。

鲁大奎的动作是粗鲁和笨拙的,那根硬物在师梁氏的当下愣撞,却怎么也无法进入那块福地,这令已经处于焦渴状态中的师梁氏感觉不舒服,本还想在扭捏矜持中接受这男人的攻入的,片刻后便无法忍住,探手抓住鲁大奎的那根硕大硬物,塞进那道水汪汪的溪流。霎间,师梁氏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充实。

鲁大奎浑身剧颤了下,热烘烘湿滑滑的肉体紧缩着他那根硬物,脑中瞬间恍惚,身子好像也飞向了云端,一时间竟也令他不知所措了。师梁氏抬手拍了下鲁大奎的屁股道:“你娘的,动啊!”鲁大奎“哦”了声动起了身子。师梁氏紧紧箍着他的腰,口中便发出了畅快无比的呻吟。却也就在这时,鲁大奎忽就感觉一股无法抑制的骚动要炸裂他的心肺,魂魄也似乎飞离了身子,由不住“啊啊”叫了两声,身子猛然瘫软下来。师梁氏睁开了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身和心的激荡猛然失落,霎间心里便就升腾起一股愤怒,抬手推下依旧大口喘着粗气的鲁大奎,骂道:“狗日的,想?就这能耐你娘的还、还想?”鲁大奎听了这话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时间也不知自己那里错了,坐在师梁氏身边不言语。

师梁氏看看他叹了口气,道:“你娘的,那么快——”顿了顿道:“你娘的你咋就这么急嘛?俺还没——”顿了顿又道:“你是每经过事,你还——不会。”鲁大奎怯懦道:“俺——俺头一回,俺是不是,弄疼了你——”师梁氏看看他,忽然忍不住笑了,道:“娘的,俺也不是黄花闺女。”坐起身子又道:“把俺的衣裳扣子都给解开。”鲁大奎“哦”了声,颤抖着双手解开师梁氏的纽襻,那对鼓蓬蓬颤动的nǎi子腾地跃出。师梁氏抬手脱着自己的上衣时,道:“把你的褂子也脱了。”鲁大奎又“哦”了声,慌里慌急的刚刚脱去上衣就被师梁氏的伸手揽住了脖子,一只nǎi子便就贴上了他的脸,接着就听师梁氏道:“吃、吃俺的nǎi子。”鲁大奎愣怔了下,便也就张口吞下挨在他嘴边的半拉nǎi子。师梁氏“噢哟”声,伸手抓住了鲁大奎的手按住另一只nǎi子,口中便发出声声的呻吟了。

鲁大奎轮换吮咂着一只nǎi子,揉摸另一只锦缎般nǎi子,身心很快又重新燃起了畅快的激情。师梁氏也在声声呻吟中身子瘫软下去,躺平在床上时一只手就伸下去抓住了鲁大奎那已经涨起的东西,搓揉了片刻,拽了下道:“上——上啊。”

鲁大奎翻身上去,这次他没有再让师梁氏导入,毫不费力的攻入了那道沟渠的深处

师梁氏啊啊嗷嗷地叫了几声,浑身颤抖之时鲁大奎依然用力冲刺。

鲁大奎又在魂魄飞离身子喘着粗气时,师梁氏紧紧箍着他的腰,嘻嘻笑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