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烈侠女惨牺牲 鞑子兽性灭樊城】(七)(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xiaohuhu26年月22日忠烈侠女惨牺牲鞑子兽性灭樊城(七)(虐杀凌辱轮奸折磨致死)天空色开始转亮,樊城的门前土地尽失,参与巷战的士兵和姓已经一些游侠都伤亡殆尽,距离门前最近的怡红院为首的花街柳巷曾经最繁华而美艳的去处早已变成人间地狱。

被挂在树上剥光了衣服呈最屈辱的姿势私处还插着木棍短枪的女尸随风摇摆,被钉死在墙上或者地上被轮番奸污过的女人也都早已断气,敢于反抗的几个女子被用长枪和旗杆插进下体,挑起来插在门前示众,还有一些女人被捆在马后面跟着跑被拖死在地上。

屋里更多的女人死于床榻桌上和被捆在椅子上,有的死于下体被撕裂流血过多,有的被生生插进去的异物捣死,稍有姿色的年轻女人被几十几个蒙古壮汉轮番奸污,很多虚脱而死,还有更多的奄奄一息被扔在街上任由过路的蒙古兵趴下继续玩弄摆布。

不过这些女人和那些被掳走到蒙古大营中成为几千几万蒙古兵泄欲工具的女孩比起来还是好上千倍上万倍。

查也别脱下盔甲看见刚刚被送来帐中被手脚分开捆在床上的女孩,也就十四五岁,这女孩脸庞还甚是稚嫩,刚刚发育的胸部微微隆起这,下体毛发还没生长,但是身材纤细修长,苗条的腰肢和白皙的大腿,散开有些凌乱的长发下是这女孩清秀而哀伤的大眼睛,中原人的清瘦苗条身材让这个被拘束在床上的小女孩更显得年幼而娇小。

我女儿如果活着,应该也这么大了。查也别忆起开庆元年,奉命驻守州,本是被围困于钓鱼城的宋军突然发起了夜袭。那一晚查也别失去了一切,仅仅半岁女儿和妻子都死在这场大战中,年芳7的美丽妻子也扎黑氏被蜂拥而来杀红了眼的宋军抓住,这美貌的草原女子身体强壮前凸后翘,和州的川蜀女人清秀苗条截然不同,又刚刚在哺乳期胸脯硕大饱满臀部线条柔和,在宋兵眼里简直是一口美味绝伦的菜肴一样。

这钓鱼城王坚的部下向来骁勇善战强悍无敌,就连蒙古兵都忌惮三分,但是被围城过久奇袭的几千人都变成了发疯的恶狼。

突进查也别大帐的几十个彪形大汉抓住也扎黑氏不由分说就剥光了她身上的所有衣服,几个急不可耐的士兵干脆脱光盔甲拉开也扎黑氏的双腿就将肉棒捅bηe了进去,也扎黑氏虽然是马上民族的女人但是面对几十条大汉如何挣扎的过?双腿猛烈的踢打,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被两个宋军用力揉捏着,也扎黑氏猛的咬住其中一个人的胳膊,“这小婊子真他妈的烈,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着这被咬的大汉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也扎黑氏嘴角鲜血直流,绝望的哭喊起来。

第一个插进去的大汉用力的挺进,一下一下粗壮青筋勃起的巨棍捣向女人柔嫩的身体最深处。也扎黑氏疼的抖如筛糠,下体还没被润滑就被干涩的巨棍生生插入,顿时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全身,哺乳期的肿胀乳房被捏得流出奶水,兴奋的宋兵大汉顿时来了兴致,更加用力的抽插,也扎黑氏的下体顿时见红,鲜血顺着被撕裂的下体流了出来,两个揉捏乳房的大汉此时趴在也扎黑的身上吸允着奶水,也扎黑哭喊踢打也无济于事。

此时从帐中的床下传来婴儿的啼哭,几个宋兵急忙翻开床铺,只见床下是仅仅4岁的查也别的别妻多蔑氏姑娘抱着查也别的半岁女儿躲在床下,看着亲生母亲被壮汉们团团围住奸污,即使半岁的婴孩也会恸哭。两个宋兵气愤的抢过婴孩一刀挥为两半“你们蒙古人强奸我们的女人,杀死我们的孩子,我们报仇的时候就在今天!”

被揪出的别妻多蔑氏,这是个稚气未脱的清丽可爱的女孩,蔑儿乞部刚刚嫁给查也别的小姑娘还是处子之身被查也别带在身边,不由分说按在床上,剥光衣裤,被几个宋兵把手脚压在床上,小姑娘完全未经历男女之事,看见大姐姐也扎黑被几十个壮汉蹂躏,知道自己也会同样下场不禁放声大哭。

为首的壮汉掰开多蔑氏的阴唇看见粉红色的小穴里薄薄透明中间有个小孔的处女膜放声大笑:“今天我们几代的仇怨都要报在你这小姑娘身上了,别怪我们!”

说着掏出自己宛若儿臂的巨棍,淬口吐沫在上面进径直没入了女孩的身体。

多蔑氏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攻击,巨大的阳物顿时顶破了女孩的贞操,让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竟然如此残酷,撕裂般的痛苦和这个巨根所向披靡的前进让她快要窒息,比她身体大好几倍体型的壮硕男人压在她身上,任由她因为痛苦而双腿乱蹬,一直顶到她的最深处的时候,这男人的巨根还露在外面半截,多蔑氏哭喊起来,这壮汉抽出巨根上面鲜血淋漓“哈哈哈蒙古婊子的处儿也被我破了”

说罢更是兴奋的连续猛插,多蔑氏完全无力抵抗,身体随着壮汉每一次的突进节奏被猛烈的摇晃着,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两个刚刚发育的小乳房随着晃动着,没有几下破掉她身子的壮汉就射出了滚烫的液体,瞬间灌满了她的体内。

多蔑氏除了哼哼着都没有力气再呼喊,完全无力的看着鲜血和精液混的小溪流出自己的洞口,第二个壮汉又凑过来把他的巨根塞进去,在上一个人的精液润滑下这次插入简单多了,于是这个壮汉开始更大力的抽插,多蔑氏绝望的看着围上来的越来越多的宋兵,闭上眼任由他们摆布。耳畔除了壮汉们的喘息声就是也扎黑氏的嚎哭声。

也扎黑氏完全听不懂???汉语,就看这些宋兵念念有词的杀死自己的女儿,然后疯狂的奸污她,她拼死抓挠着这些人却无奈双手被两个壮汉死死制住,下体被插得鲜血淋漓,地上已经汇集了一小摊血水,奶水被挤压得到处乱喷,“这婊子奶还挺甜,身上却是一股马膻味儿哈哈,今天你就为你的族人多年烧杀淫掠赎罪吧。”

说着这些壮汉越干越带劲儿,其中一个挺起巨棍,来找也扎黑氏的后庭,挤了几把也扎黑氏的乳汁擦在巨根上,挺根就往也扎黑氏的后门插了进去,顿时也扎黑氏的哭喊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尖叫,第一次被受到这样的侵犯对这个作为大将的夫人蒙古国贵族成员的女子难以忍受,剧痛带来的是小便失禁,顿时尿液喷溅了出来,头发被这些汉人揪住,脸上被喷射上精液,本是一个草原美人被这些壮汉蹂躏得不成人形。

床上的多蔑氏已经像是死尸一具,任由这些汉人轮番玩弄,一声不吭,下体被磨得红肿发紫,两个汉人把这小女孩翻过来,顺手拿起腰刀连同刀鞘整个塞进了多蔑氏的后庭,顿时这突如其来的剧痛将多蔑氏惊醒,她立刻睁大眼睛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一个壮汉见机掏出巨根塞进多蔑氏的喉咙。

巨大的男人腥臊的阳物在她的深喉里抽插,多蔑氏的后庭只露出明晃晃的刀柄好像一条尾巴,阴道被身下的汉人巨根填满,两个小小尖尖的乳房在壮汉的大手里变化着形状。想喊却喊不出来,多蔑氏看着这些越围越多的汉人壮汉双眼翻白,第一次变成女人就要死去,这样的残酷经历让她连哀伤的力气都没有了,比起她的好姐姐也扎黑氏经历了爱情,有了孩子,然后被残忍的轮奸孩子死于非命,她甚至还什么都没有过。

军营里与士兵同吃同睡是查也别深受士兵爱戴的原因,然而此时看见宋兵夜袭,起火的地方就是自己妻儿所在的位置,宋兵这次定是挖了地道的,来去无踪。

查也别立刻跨上战马,组织受惊乱跑的士兵抵抗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耽误下去他的妻儿都会失去,想到这里,他立刻不顾一切的飞奔过去,然而快到近前就已经看清了:蒙古后方的几十个大帐全被点燃,粮草辎重被烧了不说,救火的蒙古兵也都被杀散,而自己妻儿所在的大帐正在大批敌军聚集之处。急火攻心的查也别背着攻城用的一个硬弩,一把弯刀,杀入重围。原本疯跑的蒙古兵看见大将冲??¨?过去了也立刻跟着查也别保护生怕大将有失。

杀到临近大帐就已经听见这女人的哭号震天,这本是家眷所在的后方,居然遭遇敌情!紧接着,看见有几个壮汉背着挣扎的女人就往外跑,被查也别杀死壮汉救下之后,发现并非妻儿,查也别立刻催马继续往前赶,越往前走越是让他心惊的画面。

地上横七竖八死去的蒙古兵各个身首异处,更多是一些儿童和女人的尸身遍地,有的女人背后中箭倒在地上,明显是逃命时候被杀,有的女人身上插着刀剑下身赤裸私处一片狼藉。这不是战争,俨然已经是屠杀了。这时候听到的一声最令查也别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他听出是爱妻也扎黑氏。不容分所他立刻催动马狂跑向声音来源。

这是最密集的敌人聚集地,查也别的战马被砍死,身上满是血水,手刃了几十个敌人大汉之后,查也别终于杀进妻儿所在的大帐,眼前的一切让他几欲昏倒。

只见温柔美丽被无数蒙古人羡慕的妻子也扎黑氏此时已经披头散发,嘴角鲜血横流着,被交相称赞的美丽脸蛋上印着指印和淤青,长长的睫毛的眼睛里全是泪水,这分明早已被几十条大汉蹂躏的不成人形!

她那两只浑圆硕大的乳房每一个都被两三只沾着血的脏手抓握揉捏着,黑色的乳头喷射着奶水横流着,两条雪白的大腿被两个宋兵强行拉开了,天生纤细雪白的玉足被两个壮汉握着摩擦自己的巨根,她那双修长白皙的大腿内侧被摩擦得通红,一个背对着查也别的壮汉臀部紧绷的肌肉还在用劲儿。

可见他还沉浸在也扎黑氏柔软的身体内的润滑爽快而不能自拔没有发觉周围的环境变化。查也别手起刀落,这背对着他干他妻子的壮汉的人头滚落,但身体开始剧烈抽搐的抽插着也扎黑氏,也扎黑氏顿时一阵呻吟小便又一次失禁了。壮汉的尸体轰然倒下,插在也扎黑氏的下体挺立着拔出了也扎黑氏的小穴,顿时血水混着精液喷涌而出汇入地上那已经是一大滩血水中。

查也别这才看清自己娇媚万千的妻子现在已经成了他最大的耻辱,虽然这可怜的女人身上全是奋力挣扎的伤口,但现在她身上胸口脸上肚子上小腿上每一个地方都被喷射上了秽物,雪白的乳房上布满了淤青和牙印,而她最私密的部位,那个本应只属于他的部位,在经历了五十多个壮汉轮番抽插之后成了一个大开着碗口大的洞,不断流出着秽物和鲜血的洞口,而这个洞口下面另一个洞口这个女人的后庭,还在被身后的那个壮实的男人抽插着,不断的流着血。

也扎黑氏此时认出了眼前的丈夫,委屈的痛哭着,“对不……不起…………我们的孩子……,求你”也扎黑氏无力吐出这几个字,还没再说更多就被后面那个侵犯着她后庭的男人用刀抵住了喉咙。

“再过来我杀了她!”后面的壮汉说着,臀部又动了几下,也扎黑氏顿时又凄惨的哀叫了几声。这一下又惹恼了查也别,“你应该向别列古台的生母一样殉节,而不是给我丢人!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查也别火气上撞,捡起宋军夜袭的火把,左手提刀砍向左侧的敌人,右手径直将燃烧着的两尺长粗木火把硬生生塞进了被宋兵环抱着的也扎黑氏冒着淫水和秽物的私处!

这一瞬间的动作太快把帐中所有宋军都惊呆了,只见一尺半长粗壮冒着火的火把径直没入了也扎黑氏的身体只剩下半截露在外面,正好把那个碗口大不断流着鲜血秽物的洞填满,火苗燎光了也扎黑氏的阴毛,一股烧焦人肉的焦臭味顿时弥漫全营帐。

也扎黑氏看见丈夫突然这么一下也被惊呆了,继而痛苦的发出最凄厉的惨叫,双腿用力的乱蹬挣脱了两个宋军,脚终于落了地。而那个插她后庭的士兵就惨了,巨根突然感觉一阵烧灼,顿时想往外抽,然而刚抽出来脑袋就被查也别砍下来了。

周围两个揉捏玩弄也扎黑氏的士兵也都各抄兵刃但都晚了一步被查也别砍死,只剩下也扎黑氏被扔在地上自己那一滩血泊里做最后临死前的挣扎。

她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死在这间帐篷中,但不知道会这样死,会死在日思夜想,在最后时候还盼望能来营救自己的丈夫手里。

也扎黑氏摸着下体那一截木头,想把烧灼这内脏的粗大火把拔出来,双手抠挖着自己的阴唇,想哪怕拔出一点点也好,哪怕是因此死去也不要被这粗壮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塞着。

然而这个姿势在查也别眼里也是淫荡的象征,他愤怒的砍杀了几个来不及跑的宋军,低下头看见妻子不仅未死还在翻滚挣扎着手不时抓摸自己下体那半截木棒,顿时来了无名火,他蹲下来用手抓住木棒外面的半截,注视着也扎黑氏的双眸,这双温柔美丽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与不解,泪水不断的流下来,嘴唇动着仿佛还要说些什么。

?¨???2查也别早已变成了一个疯狂的受伤的野狼,他猛的握住那半截木棍开始用力的在也扎黑氏的下体乱搅乱捣“别列古台的母亲可以自杀殉节,你就是我的耻辱!

我带领千军万马可以战死沙场,你贪生怕死污我名声辱我先人!”

查也别越说越激动握着木棍的手越捣越用力,也扎黑氏因为剧痛仰起头,口鼻往外喷着血水,双目上翻,双腿还在反射式的乱蹬着,而查也别手里的木棍也早就鲜血淋漓,查也别用全身力气猛的把全部木棍塞入也扎黑氏的身体,顿时也扎黑氏感到木棍在体内已经洞穿了体内脏器到达了胸腔肺部,一阵剧烈的咳嗽,双手不在扣摸下体,开始捂住胸口感觉一阵的窒息,却不断气,只是盯着查也别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神里满是不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