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我需要你(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等宁王府的人把详细的消息传到云州的时候,已经是四五天之后了。

这个时候,古县的形势已经稳定下来,李暄派了一队侍卫将端王和新纳的庶妃纪如送回京城,带人来到了云州的治所遏云城,继续处理云州一系官员渎职的案子。

同时,南楚那边也传来回音,愿意以市价卖一批粮食给东华,并且同意先行将粮食送往灾区。

无论南楚的新帝是因为什么才答应的,但李暄和秦绾却不得不承了这个情。

不管怎么说,总能少死好些人的。

八月的天气终于多了些凉爽,尤其刚刚下过一场暴雨,虽然对灾民来说不是美事,但对于秦绾来说,暴雨将残存的暑气清扫一空,呼吸着清凉的空气,在院子的廊下逗逗鸟儿,还是挺惬意的。

看完了详细的呈报,李暄不禁一声冷笑:李钰也够狠的,毕竟也是他的枕边人。

可我觉得有哪里不对?秦绾托着下巴,一手拿勺子搅着冰碗里切碎的鲜果,一边说道,以我对李钰的了解,这个人自尊心比天高,就算恨极了江涟漪,也不可能让自己睡过的女人真的和别人发生点什么,而且这对他也完全没好处。

不是李钰,也不是白莲,难道含光寺那一夜,还有第三拨人存在?李暄皱眉道。

那个帮助白莲的黑衣人,未必就是李钰的人。秦绾说道。

也是。李暄想了想,表示同意。

李钰的话,自己就可以做这件事,不需要借助白莲之手。

所以说,江家大小姐这是得罪谁了?多大仇啊!秦绾啧啧两声,晃了晃手里的信件,顺手将冰碗放在一边。

李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要说江涟漪得罪的人,那真是多了,谁让她仗着有一个极度护短的爹,在京城横行霸道十几年了。然而,人家恨她是一回事,可真要恨到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她的程度,江涟漪是杀人全家了?

别说她没这个能力,更没这个智商。

算了,等回京后再说。秦绾随手把信件扔到一边,又道,下一步去哪儿?

哪儿都行。李暄答道,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镇压叛乱,救出端王,等展将军回来再说。

那云州涉案的官员?秦绾一挑眉。

嗯这是个问题。李暄摸着下巴道,全处置了,陛下不高兴,带回京城去,陛下也不高兴。

那就处置一半呗。秦绾闻言,不假思索道。

王妃真聪明。李暄挑挑眉。

行了,甜言蜜语本小姐已经听腻了。秦绾挥挥手。

李暄哪会不知道要处置到什么程度,捏皇帝的分寸这种事他最擅长了,何须旁人提醒。

对了。秦绾顿了顿还是拿回了之前那封信,好奇道,江丞相没有发疯?

这个李暄沉默了一下才道,听说,江丞相和陛下在御书房密谈了整整一个下午,期间外面伺候的侍卫不停地听见拍桌子砸东西的声音。

然后?秦绾也不禁抹了把汗。

跟皇帝拍桌子砸东西,有这样胆大包天的爹,才宠得出江涟漪这般不怕死的女儿啊。

然后,江丞相怒气冲冲地出了宫,第二天就告了病,再没有上朝。陛下回到养心殿后又砸了一通,接连几天都没有召幸嫔妃。李暄道。

这你都知道?秦绾无力了。

我在宫里住到十六岁才出宫建府,怎么也会有些人脉的。李暄淡淡地说道。

那陛下就这么算了?秦绾道。

不算了又如何?李暄一摊手,太医去看过,江辙是真病了,陛下总不能把个病人硬从床上拖起来办事。

真病了?什么病?秦绾惊讶道。

病本身倒是不严重,太医说是心病,解不开心结的话,很有可能会一直衰败下去。李暄叹了口气道,毕竟那是真病,陛下气得不轻,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让太医常驻丞相府。

陛下最近很为难吧。秦绾不禁笑了起来。

知道她明白了,李暄也无奈地笑道:收缴国库欠款的事才做了一半,云州一团烂摊子,要买粮要赈灾要修复河堤,还要追剿劫了救灾粮食的匪徒,北燕那边用兵在即,军粮器械都要调集,祁展天和京畿大营的案子尚未尘埃落定陛下忙得团团转,偏偏他手里最锋利的那把刀罢工了。

只怕陛下很快就要招你回京了。秦绾遗憾道。

嗯,要是陛下知道端王废了,怕是烦心事又多一桩。李暄道。

王爷。就在这时,莫问走了过来。

什么事?李暄抬头道。

青岩县那边传来的奏报。莫问紧抿着唇,双手递上一份文书。

李暄顿时沉了脸色,秦绾也敛去了笑容。

因为庄别离带人劫了原本运往青岩的粮食,那里的百姓定然会死伤很多人,这时候来的公文说的绝对不会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秦绾一把接过公文,拆开看起来。

李暄也没有阻止,只静静地等着她念出来。

然而,秦绾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手一松,纸张随风飘落。

怎么了?李暄走过去,俯身捡起公文。

青岩闹瘟疫了。秦绾抿了抿嘴,苦涩地道。

什么?莫问一声惊叫。

李暄才刚刚捡起公文,还没来得及看,闻言,整个人都不禁一僵。

虽说洪灾过后人畜尸体在洪水中浸泡,加上天气炎热,很容易引发瘟疫,但这一回,李暄的处置还算及时,秦绾在襄城以雷霆手段平息粮价药价,苏青崖两张药方更是克制瘟疫传播的良方,以襄城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原本,云州是可以躲过这一场灾难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因为庄别离的所谓武林盟不分青红皂白的劫富济贫,使得青岩县死了许多原本不该死的人,终于爆发了瘟疫。

该死!李暄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他并没有说是谁该死,但无论是秦绾还是莫问都知道指的是谁。

该死的人总会死的,现在要紧的是青岩县。秦绾断然道。

叫云州所有官员立刻在刺史府大厅集合,还有,去请苏神医。李暄说着,人已经往外走去。

是。莫问立刻转身。

等一下。秦绾却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