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活着没奔头(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裴芩拿了信,看长篇大论的英文,就先收起来,问卢浩,“你们现在都去京城了吗?卢海呢?”虽然卢海也是整天冷着一张脸,但时不时还能听见她说句话。换成了林沨,冷不丁扭头,就见他悄无声息的,像特么幽灵一样。

“小海她去广宁卫祭祖了。”卢浩笑道。

裴芩点头,让他先进屋。

广宁卫在辽东。墨珩伸手把裴芩手中的信拿过来,打开。长篇大论的英文。他现在只学了生活用语这些简单的和平常用不上的学术词汇,沈颂鸣的这封信,他只能看懂个别,却是有大半不懂。

墨珩脸色黑了黑。若说怕人劫了他的信,现在由卢浩亲自带过来,他还用英文,分明是冲对他还不全懂。

裴文东看他脸色突然难看下来,眸光微动。颂鸣哥哥肯定是又说了啥不太正经的话,哼!别以为就你有人惦记,有红颜知己。

裴芩看着翻了下眼,拿了信过来看,看了大半,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还以为他写了啥机密事件,那么谨慎小心,让卢浩拿过来还用英文。依旧习惯不改,废话一堆,才说到那么点有用的东西。

他让卢海借着回乡祭祀亡夫的由头去了辽东,萧光珌的表舅鲍逊一直在辽东驻防。如今的大楚,虽然时有外敌,但朝纲相对稳固,太子在位多年,并无过错,已极其难撼动他的地位。而楚文帝又对太子一向器重,他又是正统。可以说,太子只要不作死,就算什么建树都没有,熬到楚文帝死后,他就是大楚新的帝王。

而太子不是蠢人,在位上十多年,储君之势稳固,他也不会自己作死。萧光珌想要上位,只能剑走偏锋。楚文帝没有废黜储君的理由,满朝文武都不会同意。萧光珌或杀太子搅乱棋局,或者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他现在早早就跳出来,显然不是个能沉下来收网取利的人。那就只有谋反一条路了。

银钱,私兵,武器。这些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而梁三刚接触他,就想参与他的生意,让他给她卖命赚钱,不管她背后的人是太子还是永乐王,都已经在暗中开始准备了。他把银号做起来,趁着现在缺资金,拉梁三入了股。

裴芩皱起眉,沈颂鸣疯了!拉梁三入股,他准备放血给梁三,还是嫌命太长了!?如果梁三拿银号洗钱,造钱,被查出来,不仅他沈颂鸣,整个沈家都要被牵连。他不想活了!

梁三要拿他的银号洗钱造钱,他沈颂鸣也不是吃素的。但沈颂鸣把她的钱都投到了水晶矿上,并把一座水晶矿过户到了她的名下,算是分产。这次来,就把房地契等给她一并带了过来。

看她脸色也难看下来,裴文东几个小的都担心起来。

“长姐!是出了啥事儿?”裴茜忍不住问。

“也不算是!”裴芩嘴上说着,眉毛却拧了起来。见几个人都看着她,转而问裴文东,“你想去国子监吗?”

真要去国子监,裴文东也不想。他刚考中了秀才功名,刚刚得到话语权,家里会出啥事儿还不知道,他要是走那么远,连消息都不能知道。还有那个卫姝,她是不是还会跟长姐夫联系?破坏长姐和长姐夫的夫妻情感!?

萧雍是不会去京城,到了京城,认识他的人就多了。

常咏麟看着裴文东抉择,“还是留在县学吗?”

裴文东点头,“县学也并没有不好的!”他想留在家里。

“那就去县学报道吧!”裴芩应声。

“那颂鸣哥哥说了啥事儿?”裴茜又追问,看她的样子,根本不像没啥事儿。除非出了啥事儿了。

“生意上亏损了银子,要我想想办法整点别的生意做。”裴芩哦了一声,道。

“亏了多少银子?”裴茜立马又问。

“应该有不少!”真要有,几百万两,几千万两估计也能吃得下!

裴茜想到她之前说的准备银钱做别的生意,“是不是就没有本钱了?”

“那个再缓缓!”裴芩道。

“我们不是做了皮蛋,卖得也挺好的。要不开个作坊,卖皮蛋吧!”裴茜想了下道。

沈颂鸣也有把生意往裴芩这里转移点的意思。

裴芩看她一眼,“过几天会有别的鸭蛋过来,皮蛋的生意交给你!?”

裴茜没有立马就接下,想了想,“那我暂时先接手制作这一块吧!”货源和出售,她还没有一下子全部掌握的信心。

裴芩点头,看着裴文东仨小萝卜道,“教给你们个任务!想想咋样能把皮蛋卖的更多!”

三人一听很是感兴趣,尤其常咏麟,常家也是商农起家,对他来说,卖个东西不是事儿。况且让他们自己想卖皮蛋的法子,三人兴致更高。凑在一堆就商量去了。

卢浩看裴芩和墨珩抱着困觉的九儿就回了后院,嘴角抽了抽。不是在说接裴少爷去京城国子监的吗?

把九儿交给奶娘去看着睡觉,墨珩回来看着裴芩。

她正看着信皱着眉头。

“说了什么?”墨珩坐过来问。

裴芩沉吟着,把沈颂鸣拉梁三入伙银号的事告诉他,“现在要是做别的生意,不管什么生意,梁三肯定都要掺和一笔。”

看她担心的样子,墨珩知道她从另一个世界穿越时空过来,在这个世界上,沈颂鸣是她心理上很亲近的人,她绝不会眼看着沈&!--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