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大乱斗】0420181213终于过了一个多星期的安心日子,这天中午贞贞来到店里,看着我坐在前台对着账目,便和我说道:银总,生意不错吧。

我赔笑着说道:还成还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啦。

贞贞也笑着说道:是呀,过来放松放松,对了,银哥,209房间有人吗?我开个房间休息会。

我查了下系统说道:没人呢,可以呀。

便开了房间给了房卡。

没过多久,小兰也来到店里。

看了我一眼便递上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说道:您是银总吧?您好,认识下,我是小兰,听说您生意做的不错呀。

我接过烟,说道:哪里哪里,今天有空过来放松放松?小兰摆摆手说道:没有,过来找个朋友,也算是放松下,以后还要您多照顾照顾。

我这才认真打量了下小兰,长的是十分漂亮,大高个,身材高挑,绝对不输给小惠,可是比小惠会做人许多呢,倒是对她产生几分好感,说道:哪里哪里,以后也靠您这里多捧场,常来玩呀。

小兰笑笑答道:哎,那我去找我那朋友了,常联系嗨。

说完就笑着走开了。

好吧,我也该去监控室看看这俩妮子打算搞点啥了。

ﻩ房间里,小兰推门进来,打量了贞贞一眼,说道:来啦,你想怎么弄?贞贞笑着迎了上去说道:别那么大火气的嘛,怪吓人的,来,坐,喝茶。

咋们慢慢聊嘛。

说着就掺着小兰坐了下来,继续说道:你们这行都好厉害的呀,上次看到你俩那个激烈呀,咋就那么厉害呢。

小兰对贞贞的热情有点不太习惯,说道:做多了就这样呗,说正经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呢?贞贞仍然对小兰笑盈盈的说道:别急呀,你和我老公的事情我也知道点,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呢就很简单,先撇开我老公不谈,我是和那小惠又点仇,主要想把她给搞垮,不过我看你和她也处不来,不如咋俩合计合计?再说我老公呢我也是了解的,男人嘛,说到底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有什么用?所以呢,今天我没打算和你谈我老公的事情。

小兰看了看贞贞也没说什么,不过显然脸上的僵硬稍微舒缓了些,毕竟是小三见正宫嘛。

贞贞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只要帮我把小惠给斗败了,我给你20万。

说着从包里拿出两撘钱放到桌子上,继续说道:这里是四万,是订金。

我也知道你和我老公在一起一般是图钱,一般是看上他的活。

还有,这段时间里,我们见面呢,不能让我老公知道,不过一个星期我可以把他分你两天,我绝不过问。

小兰看了看钱,缓和了下说道:这行,其实我和小惠梁子也挺大,帮你这没问题,不过…贞贞接过她的话说道:我知道,我前面不是说了嘛,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有什么用,等这事情了了以后,我们各凭本事就是了。

小兰想了想说道:那行,这么说就没问题了。

贞贞继续说道:那就给我讲讲吧,你们这行的规矩啊,秘诀啊什么什么的。

小兰喝了口茶说道:我们这行,也没什么秘诀,不停的做就是不停的练,自然也就学会了不少技巧,持久力也上升了许多。

不过说道规矩,还是有一点的。

说着小兰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上次那个时候你应该醒着吧,还记得我上次问小惠是文斗还是武斗不是吗?嗯…好吧,我从头开始说。

首先做我们这行呢,也有这行的规矩的。

你也知道,开这行的没个后台是不行的,但是后台也不是一家独大,各有各的帮派势力,你别看我们这里不大,也是有四个帮派的,不过最近好像有股新势力出来。

先说说老帮派吧,第一个就是金爷主要做些赌场的生意;二一个是墩子,主要是施工建筑这些,兼顾着收保护费什么的,也就是我们嗯,你家老公那块的,他们做工程还是要去墩子那里拜码头的,小兰顿了顿,看来本来还是想说我们家老朱的,看到原配在这里就只好改口了。

接下来她接着说道:还有就是美凤姐,做的是ktv,舞厅的场子,我们镇上的ktv都是她在照着,也就是我和小惠的大靠山。

最后就是徐老太,徐老太与他们不同,是专门走官路的,靠政府的财政发财,虽说也不知道她做些什么,但势力也挺大的。

四个老大关系都不错,偶尔也会来美凤姐的k房喝酒聊天,打打麻将。

可是这帮派大了就不好管,手下难免会有年轻气盛的会起冲突,那个时候就要靠帮里管事的来调停,商量解决方桉。

而直接帮里人要内部有矛盾就自己私下解决,不过不许流血,不然就会被帮会封杀。

我们这里既然是做这个生意的,要么就斗酒,这要么就是斗那个啥了。

听到这里,贞贞好奇的问到:那这四个老大也不打算抢对方生意?就这样一直和平共处?为什么呀?平时看我们小镇上太太平平的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势力呢。

小兰又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是呀,我本来也觉得奇怪着呢,后来有一次在k房里听见他们谈论以前的事情说到,以前有个叫‘小鬼’的人,非常的厉害,有手段,但为人却很仗义,一个人用短短一年时间就在整个镇上创出名号,这四个老大都受他恩惠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后台没多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鬼’就消声遗迹,但他把镇上的事业划分成这里几块让他们各做一块,谁都不许越界,而且定下了两条规矩,说一是不但不得抢夺对方生意,对方有难还要帮对方;二一个是不得为难镇上穷苦人家,现在知道我们镇上低保和那些困难户领到的钱和粮食为什么都比隔壁几个镇多了吧,其实都是这四个老大在背后出钱。

而这样一来,别的镇上的人也纷纷拥挤来生活,为求个好的福利,这也导致了人多财政拨款也多,经济发展也快,这个就是为什么我们镇算是周围这片镇子最富的一个了。

贞贞连连点头,附和道:怪不得,我是隔壁镇的,一听说我要嫁到这里来我妈乐的和什么似的。

小兰继续说着:这也是为什么这里四帮都一直毅力不倒能存在了那么长时间的原因,就连当官的都要给这四个老大三分薄面。

不过最近周围几个镇子的小混混也组成一股新势力,虽然还在壮大,看来是打算在这里分一块,听说要在镇的中心办一个大型的浴场什么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我们镇子上旅馆也就那么一家,浴场也没有,美凤姐姐看样子也没打算做也不知道为什么。

贞贞也点着头,小兰又继续说道:好了扯远了,我们这里就比较简单,斗酒就不用说了吧,先喝倒就输。

至于斗性么,也就分文斗和武斗了。

文斗也就是单比一项,只比一次,定单件事情的输赢。

打个比方,今天来个款爷,我和小惠都想接,那就文斗,然后一方提出比69,先泄的一方就算输。

赢了就可以接客。

当然文斗种类不限,比什么的都有,因为提出的一方都打算找自己有利的项目。

如果双发都不同意对方的文斗,那就每人写两个项目,一个必须要比,另一个就抽签,抽到什么就什么听天由命,而且公平。

这样一来就以三局两胜定输赢。

而武斗就比较简单,就是斗到一方认输或者爬不起来为止,不过有一条。

小兰刚刚想说下去,贞贞就接口道:我知道,可以打可以骂,就是不能见血,是吗?小兰回答道:是的,基本的你是明白了,不过我们很少武斗,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也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你不是我们这一行的,你可能感觉不到,这个就和小孩子打架差不多,大家都拼尽全力的打,很有可能打输的一方看到赢的一方这辈子都要绕道走,人的心理还真是很微妙的东西。

贞贞笑笑道:我懂,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小兰缓缓的站了起来说道:现在剩下的就比较简单了,我前面说过就多做。

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和你们这些做妻子的不一样,技巧,耐力,甚至需求都远远超过你们,当然这个不是贬低你们,看上次的情况你的下面已经见识过小惠的老公了吧?没有那点本事也满足不了小惠那骚蹄子。

你觉得你斗的赢他老公吗?贞贞脸有点红说道:那个小兰又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要跟着我练,首先就要放下这样的想法,光和你老公做这样得不到进步。

贞贞顿了顿,点着头说道:嗯,我知道了,我今天找你也就下定了决心。

说着贞贞就把上次事情的起因进过说了一遍,可是中间却没有小惠和老朱的那次较量,看来老朱并没有把这事告诉贞贞。

贞贞接着说道:一来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你说吧我还被他老公给操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