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话,这话我不爱听!”她又转声说道:“那你想听听我的过去吗?”

张无忌也很向深入了解赵敏,便点点头,听她娓娓道来。

赵敏回忆起她的少女时代,那时候她才十六岁,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对未来充满着梦幻般的想象,常常幻想着心中的白马王子。

但这一切被都一个可怕的下午给破坏了。

平南王小王爷经常跟他父亲来到汝阳王府,所以经常见到赵敏,赵敏对他的印象很不好,他不但长得丑,而且很坏,小时候经常欺负她。而那小王爷二十岁,杖着父亲的权势,已经玩了不少女人,还经常出入风月场所。但赵敏却令他很是动心,尤其是她十六岁的时候身体已经发育的玲珑有致,加上她长得那么漂亮,他早对她心怀不轨。

这天汝阳王陪同皇上去东郊皇家林场狩猎,赵敏坐在自己的闺房里朝窗外望着发呆。那小王爷来到汝阳王府,由于他是常客,再加上他爹是平南王,所以也没人敢拦住她,他便径直闯进了内院赵敏的闺房。

当时屋内还有一个小丫鬟,她看到有人闯进来,便说道:“你是谁呀?怎么闯到我们小姐的房子里来了?”

那小王爷看到赵敏在房内,不禁一阵淫笑,说道:“敏敏,我来看你来了!”

说完便将赵敏闺房的门管好,朝她走来。

赵敏一看情形不对,连忙呼叫道:“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赶快出去,不然我就叫人了!”

那小王爷才不管这些呢,他慢慢逼近了赵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便在赵敏那可人的小脸蛋上胡乱地亲吻起来。

赵敏那个时候也没练什么象样的武功,也没有那小王爷的力气大,所以被他抱得死死的,挣脱不开,她连忙对小丫鬟说:“小云,赶快跑出去叫人!”

小云连忙向外跑去,正想打开门,那小王爷赶了过来,一把将她拉倒在地,恶狠狠地在她的身上踩了几脚,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给我老实呆着,再乱跑我弄死你!”

说完,将她的身体拖着拉到床边,用一段绳子将小云绑在床脚,又找了一块布将她的嘴堵上。

赵敏吓呆了,顿时也六神无主,忘记了逃跑和叫喊,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等她回过神来,小王爷已经转身朝她走来。

她吓得大声呼叫起来,但被小王爷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那小王爷一边捂着她的嘴,一边说道:“你个小婊子,叫什么叫,告诉你吧,我今天来就是玩你来了,来给你开苞,让你尝尝我的鸡巴的滋味!”

赵敏被他捂住了口鼻,不但说不出话,而且连呼吸都很困难,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四肢无力地乱舞着。

这丝毫不能阻止小王爷的进一步行动,他将他那肥胖的身体压在赵敏身上,双手在她的身上乱摸起来。

赵敏那瘦弱的身躯那里经受得起这样的重物,她感到自己快要被压扁了。

那小王爷感到赵敏那丰满的双乳顶在自己的胸口,不断与自己的胸口厮磨着。

他用手松开了赵敏那迷人的柔唇,只见她轻喘娇啼吐气如兰,他再也忍不住,将他的嘴印上了她柔软滑腻的唇,吸住她想闪避脱逃的香舌,啜着她口中的甜美的香津蜜液,贪婪地全部吞了下去。

赵敏的嘴被小王爷吻住了,她连忙又奋力挣脱,但却无法摆脱,情急之中她便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伸到自己嘴里的肥厚的舌头。

小王爷没想到赵敏这么顽固,他的舌头被她咬出了血,痛得他连忙将舌头移开。

赵敏摆脱了小王爷的嘴,拼命叫着:“不要!不要碰我——”她的身体如蛇般的扭动,伸腿蹬脚,想方设法挣脱小王爷的控制。

小王爷被赵敏的这一番举动激怒了,他狠狠地扇了赵敏几个耳光,怒斥道:“你个臭婊子,竟敢咬本王,看我今天不好好地收拾你,说完,便开始去脱赵敏的裤子。

赵敏那白嫩的脸庞被扇出了多道红印,她又痛又委屈,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从小被众星捧月,何曾受过如此待遇。

那小王爷已经将赵敏的裤子脱了下来,只见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一览无遗,大腿根部的薄纱透明亵裤已经被她的淫液浸得湿透,那阴户比同龄的少女显得更加凸起。

赵敏那透明薄纱亵裤内湿淋淋的漆黑如丛阴毛,卷曲湿透的阴毛上闪亮着淫液的露珠,隐约看到乌黑丛中有一道粉红溪流,潺潺的淫液由粉红的肉缝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被大量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黏糊糊的。

小王爷淫笑着说:“你真她妈的是个骚货,我刚亲了亲摸了摸你,你就流了这么多骚水,就这样还在我面前装清纯,你平常一定也很想男人吧!”

说完,他便伸手探入赵敏的薄纱亵裤,触手毛茸茸湿腻腻的,令他不禁心荡神驰。他那中指划过她已经湿滑无比的粉红色肉缝。

赵敏混身一颤,不自觉地扭动着,嘴里呻吟出声:“不要——我不要——你个大混蛋——快放开我——”

那小王爷也不是笨蛋,怎么肯放开她,他的指尖探到了她柔滑阴唇上的阴核,她的阴核已经肿胀的硬如一粒小肉球,指尖不断地揉磨着沾满淫液的阴核。

此时此刻,赵敏仰着荡漾而飞霞喷彩的俏脸,双眼迷茫,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嫩红的嘴唇,使人想去咬上一口,两排贝齿洁白整齐。她的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

小王爷迫不及待地解开赵敏的上衣纽扣,质料轻薄的淡色肚兜如一层淡淡的烟雾,她那丰满诱人的乳房虽然被包裹着,但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几分。

赵敏那绯红的俏脸上,还挂着泪珠,正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惊慌,她此刻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了,一来她怕小王爷打她,二来她的敏感地带被小王爷不断挑逗着,此刻她的少女的春心被不断撩拨着,早已身不由己。

小王爷的手伸入赵敏的肚兜内,握住她跟她那弹性滑腻的娇乳,又拨开肚兜,露出她如凝脂般的乳房,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那圣洁的嫩乳是如此娇挺柔滑,比他以前玩过的手感好多了。

赵敏的双乳不断地晃动着,上面那两颗黄豆大小的蓓蕾微微上翘,嫣红玉润、艳光四射,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纤纤细腰和饱满酥胸有着鲜明的对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珑曲凹有致。她那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半裸裎在小王爷眼前,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丰满娇挺的雪白嫩乳,纤滑娇软的细腰,平滑雪白的小腹,优美修长的玉腿,无一处不散发着美感。小王爷将赵敏这足以令所有男性如痴如狂的美乳握在手中,那种饱满而酥软的感觉象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他用力将赵敏的双乳挤向中间,形成了一条深深的乳沟,而他的手指就在其中穿插。他用嘴含住了赵敏一侧的乳头,舌头拨弄着淡红色的乳晕,牙齿咬着小而精致的乳头,他想到自己刚才舌头被咬,此刻还怀恨在心,于是也狠狠地咬了一口赵敏的乳头。赵敏被小王爷舔着乳房,虽然说她心里极不愿意,但身体却感到一阵酥麻,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但突然那娇嫩异常的乳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痛得她大声惊叫。

小王爷则得意地一手紧握着赵敏那蜜桃般的娇乳,挑逗着几乎半熟的红樱桃,另一手伸入她的亵裤,按在她娇嫩的神秘地带上。

赵敏无力的呻吟着:“哦——你放手——不可以这样——”少女最敏感的部位被小王爷揉动着,赵敏全身颤抖抽搐着,一股淫水又涌出了她紧闭的粉红色肉缝。

小王爷伸出手指轻挑一下她的肉缝,翻开柔滑的小阴唇,粉红的小穴内有一层粉嫩透明的薄膜,中间还有一个状如弯月型的小洞,她果然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

赵敏柔软的躯体透红发烫,眼睛透出迷离的娇媚,双唇吐出阵阵芬芳,她那处最敏感的区域在他的魔掌下战栗着,使她不由得不由得紧咬贝齿,剧烈的喘息起来。

小王爷感到手中处女乳房有着无比弹性,明显的可以感受到里边有一块柔滑的乳核,他被赵敏的雪白、颤动、柔软无比的双乳所沉醉,迅速地用一只手握住她一只美丽娇挺的雪白雪乳,用两根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一阵揉搓。

“嗯——啊——”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赵敏芳心不由得又有点酥痒,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来,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嫣红乳头又充血勃起,在美丽雪白的娇软玉乳顶端娇傲地硬挺起来。

小王爷将赵敏娇软无力、一丝不挂的美丽的胴体紧紧地按倒在床上,然后脱光了他的衣服,将那肥胖的身子挤向赵敏身上,那粗短的手指捉着他的鸡巴就朝赵敏的阴户探去。

赵敏的芳心像小鹿一样怦怦直跳,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抗了,静静地像一只柔顺温婉的雪白小羊羔一样,含羞楚楚、娇羞怯怯地缓缓平躺在床上,秀美的桃腮娇羞晕红,美眸含羞紧闭。

小王爷将将她被淫水沾得湿透的大腿张开,他的龟头探向赵敏那沾满了淫液又湿又滑的阴唇上,龟头的前端已经陷入阴唇那紧窄入口。

“啊——”赵敏从迷乱中惊觉,极力地想逃开他的鸡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