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楼烦夜话(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紫夜的话刚说完,赢汐便看见一群着装异常怪异的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等到走近才发现它们好像并不是人,不止穿着怪异,连脸都异常的恐怖,满脸的长毛发,黑色的皮肤,鼻孔朝天,嘴巴张开外露出两颗足有一尺来长的獠牙,凶恶万分,赢汐有些微微发憷地靠近紫夜的怀里。。。

这群怪物离紫夜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怪物靠拢似乎围成了一个圈,将紫夜他们包围了起来。

铃铃铃一阵奇怪的乐声响起,一阵阵阴风肆虐开来,紫夜握紧了手里的剑,另外一只手护住了赢汐,不管眼前这些究竟是什么怪物,只要他们上来必定要一番搏杀才能突围而出,正当眼前的怪物们越来越靠近时,紫颜似乎看到有个小小的身影躲在这群怪物的身后,应该没有看错,紫夜又定睛看了看,那是个小孩子。

“等等!”怪物们继续靠近,紫夜忽然大喊了一声,这一声似乎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怪物们似乎也被这声音喊的愣住了,趁这一瞬间,紫夜飞身而起,闪到其中一个怪物身边,伸手一抓,一张鬼脸面具被拽到了手里,看着手里狰狞的怪兽面具,紫夜笑了笑,果然没错,这些应该都是人,他们只不过是身着奇装,带了这些怪兽的面具而已。

被揭露了面具的人们似乎有些惊慌起来,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旱魃要吃人了!”其他人便纷纷四散着逃离开来。

紫夜也反应很迅速,他立刻拉住了被撤掉面具的那个人,而此时被他拉住的人也哭声喊道:“旱魃大人,求求你不要吃掉我啊,我面黄肌瘦的身无四两肉,还病痛缠身,求求你不要吃我啊!”

“这位大哥,你说的旱魃是什么?又为何要吃人?”挣扎了许久也未挣脱开来的人听到紫夜说的话,似乎要冷静了许多,才敢偷偷回过头来打量着这个拉住自己说话的人。

“你,你不是旱魃?”

“我当然不是旱魃,我又不吃人。”似乎感觉到被拉住的人冷静了下来,紫夜便也松开了手笑道。

“哎呀,吓死我了,搞了半天你是个人啊!”这位大哥倒是不客气的人,听到紫夜的话也松了口气,又仔仔细细地盯着紫夜看了看半天才放松下来。

“哼,你才不是个人呢!”坐在马背上的赢汐冷哼着说道,她也是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了过来。

“哎呀,原来还真是两个人啊,你说你们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辰从那个鬼地方冲出来,还骑着一匹马,我们还以为是个什么上半身人,下半身四个蹄子的双头怪物呢!”

“这位大哥为何会这样说?”紫夜也觉得有些蹊跷,即使刚才是他们这些人看错了,但是他们身着的衣服和面具却是知道他们应该早就守候在了此地,而且看起来似乎更像是要举行什么仪式一般。

“哎,我跟你们说”这位大哥正准备打开话语道出来龙去脉,却忽听到从那密林中传来一阵更加奇怪的声响,此时的地面开始有些微微震动,那大哥的脸色立刻变的惨白,“走,赶紧走,先离开再说!”说完也不等紫夜答话便匆匆忙忙地跟着刚才那群人逃跑的方向跑去。

紫夜军人的嗅觉似乎也意识到有些不寻常的危险,便赶紧骑上马带着赢汐一路尾随着刚才那位逃跑的大哥而去。

大概跑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循着那些人四散的方向,紫夜他们好像看到了一些灯火,看起来有几间茅屋,这里应当就是原先准备找到可以落脚的村落了,等到紫夜他们的马儿走到这些屋子的跟前,发现那些人早已经躲进了屋子里,屋门也关闭的严严实实的,看起来确实有些不通寻常。

紫夜下了马,找到其中一间茅草房,扣了扣屋门喊道:“有人吗,我们是在战乱中逃荒走失了,请问大哥大姐可否行个方便借住一宿?”

开始,门里丝毫没有任何动静,紫夜也并未着急,等了许久又叩了叩屋门,这次似乎有了动静,屋门悄悄打开一条缝露出一个脑袋来,紫夜一看巧了,这不正是那位逃跑了的大哥吗?这汉子似乎也认出了紫夜他们,也安了心打开了屋门,“我说怎么又是你们啊,快进屋!”

紫夜知道肯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但也没多问,就赶紧将赢汐从马上扶了下来一起躲进了屋子里。

这屋子里倒是轻简的很,没什么的装饰物,都是些农家人平时务农的工具,中间有个大碳盆,这位大哥倒是挺热情,搬了几把小板凳让紫夜他们围着火盆坐下来。紫夜也便随意地坐了下来,倒是赢汐一时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环境,望着赢汐一脸呆愣的表情,紫夜也不多说话,他看了看有个木柜上挂着用来御寒的皮袄,便边拿过来铺在板凳上边对那位大哥说道:“麻烦借大哥这皮袄用了,我这位妹子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因这战乱与家人走失了,所以”

紫夜还未说完,这大哥倒是明白人,说道:“哎呀,一看这姑娘就知道身份尊贵,咱们这乡下确实也没啥好东西能招待的,也只能委屈这位姑娘了。”

赢汐看着紫夜仔仔细细为自己铺好的坐垫,又拿手试了试柔软的程度然后才笑了笑对赢汐说道:“朵儿姑娘,来,坐下吧,只能暂时委屈你几日了,你放心之后紫夜必会将你妥善安排好的!”赢汐望着紫夜的笑容,忽然从未觉得如此的安心,明明那么倔强冷清的一个人,为何会笑的如此温柔?

正在赢汐发愣之际,这位汉子倒是先打开了话匣子:“两位肯定对刚才的事情感到蹊跷吧。”见紫夜他们点点头,这汉子又接着说道:“这说来可就有些话长了,话说咱们这个村子只有不到十户的人家,先辈们是在春秋时期北方一族的楼烦国的后裔,后因战乱少数族人避祸与此地,因此地荒芜而决定在此休养生息繁衍后代。原本也算是安逸,或许是在中原久居的缘故,我们保持着和中原人相同的习惯,交流起来也不算费劲,只不过有些少许的楼烦习俗流传了下来,每年的这段日子里都会举行祭祀大典来祈求安康。所以你们先前看到的那些服饰和面具,也是我们曾经的大祭司所绘制出来的特殊道具。”

但是,在几年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情之后,原本相安无事的村落却开始变的有些不太平了。那件事要从几年前的一场大雨天说起了,这里原本是个荒野偏僻的地方,除了本族的人之外很少会有外人经过,但是那天正下着大雨,咱们村的一位砍柴人正从一条山路中经过,忽然看到了一群浩浩荡荡的队伍,那群人看打扮应该是中原人,为首的一人官吏穿着,正在催促着其他人好像在运送着什么东西。砍柴人一时好奇心起,便跟在这群人的身后想靠近点看个究竟,等到他稍微靠拢了,躲在一颗大树的背后,才发现那些人好像在运送一块有大约有三丈多高的巨石。这倒是有些稀奇了,如果说那些人运送些黄金珠宝或者锦衣玉石倒是很正常,但是运送这么一大块石头倒还真是个奇事了,砍柴人也越发的好奇心重起来,想要再靠近点看个明白,这一刚靠近,砍柴人差点惊的叫出了声来,老天,这块石头长的活像一条盘踞蜿蜒的大龙,特别是龙头,那眼睛,鼻子还有胡须真是鬼斧神工啊,这活脱脱的气势吓的砍柴人不敢再仔细凝视,这一定是神物!砍柴人心里暗暗想到,于是也不敢再靠近,正准备离开之时,只听轰然一声一道闪电伴随雷击炸亮了这方圆几里地,而这道强烈的白光映照之下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砍柴人勉强睁了睁眼却看到了毕生的奇景,茫茫白光之中他好像看到了一条栩栩如生紫色大龙遨游于天际之间,随后更奇特的是,不知从哪里又出来了几条大龙,砍柴人数了数加上这条紫色的总共是九条飞龙,九龙盘旋的奇景真是闻所未闻!但也只是眨眼之间,随着电光飞逝,刚才的景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被雷击下的一片焦土,又是轰轰两声,砍柴人循着声音才看到刚刚那些人抬着的巨龙石已经伴随着山体滑落而下,砍柴人也赶紧一路追随着那巨龙石滚落的方向跑去。

他自己也不知道大概追了有多久,累的正只喘气的时候发现了碎石块,看来,那块龙形巨石必定就是降落在这附近了,砍柴人既惊又喜,既好奇这神物又欢喜说不定这里面会藏着什么宝贝,于是砍柴人继续循着碎石往林子深处走去。

待到砍柴人找到那块龙形巨石,那巨石已被摔成了几块,但这摔出来的形状倒确实奇怪的很,有些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被放出来了一样,再看那被摔破的龙头,那双眼睛透着一股灵异,砍柴人也觉得奇怪,怎么这明明是石头,这龙眼睛确实有些耀眼夺目,于是便走近仔细查看,这一看倒是发现了什么。

原来这颗龙眼竟然是颗宝石,泛着幽幽地淡紫色光芒,这次砍柴人大了胆子,看来这必定是个宝贝了,于是他使劲将这块宝石从龙眼里面扣了出来,刚一扣出来,顿时大地震动了一下,砍柴人吓得抱紧头部,等了一会儿,这震动似乎停止了,他又望了望四周,只可惜另外摔出来的半个龙头怎么也找不到,要不然另外那只眼睛肯定也应该是宝石做成的。

此时虽然雨下小了,但是天空阴沉的愈发可怕,黑压压的乌云滚滚而来,似乎想侵吞了整片天空,砍柴人觉得此地也是有些邪祟,便抱着这宝贝急匆匆地赶回家去。&!--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