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地覆海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珍珠锦绣,委顿铺地;奇珍异宝,目不暇接。爱玩爱看就来。。

文字岂能堆砌,语言岂能描绘?只有亲眼所见、亲身感受,才能体会到这与陆地庆典完全不同的奇异魅力。

平日里,海洋中的日子平静安然,他们的所有热情仿佛都在堆积着,通过十年一度海神祭的契机,如同火山,急遽迸发。

君浩然陪着赤玉在人群中穿梭而过,克制而闲适地欣赏这与众不同的异族风情。

每当此时,他都会由衷地赞叹自然的造化神奇,以及由衷的感恩。

正是因为穿越、重生等不凡的经历,这只能不断前进、难以回头的殊途,纵然有形单影只的遗憾,但终是令他摆脱了世界的樊篱,可以遇见许多人,见识许多事,品位不同的邂逅,扩展悠远的胸臆。

纵然途中不失遗憾,却不曾有过悔恨之情。

然繁华之中,常横生幽寂;万古时光,常凭生寂寥。

思念便由此无声无息地滋生,犹在此时,寒无殇在君浩然心中的地位便凸显出来。

这悠长的时间,能够彼此并肩;这漫长的旅途,能够一路相随。

唯有寒无殇,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想到什么快乐的事?或是念及某个令你快乐的——人?”赤玉回过头,笑着调侃,“瞧你满面春风,当真教人歆羡。”

君浩然脸上发热,瞧着赤玉笑的更欢,反而越发止不住脸红,向来侃侃而谈的他竟短暂地无法动用伶牙俐齿,所幸尴尬之时,几声叫喊打破窘境。

“赤玉!”

“玉姐!”

“小玉!”

“阿玉!”

只听这几声叫喊一落,方才还有些喧嚣的人群霎时静寂。

一条双臂宽的小路自发地开辟出来,直通声源之处。

是四位俊秀异常的男性人鱼,都戴着金色的王冠,身穿华服,满脸兴奋地直奔过来,但当他们的目光产生交集,又显出各自的傲慢和矜持。

君浩然终于从讷讷无语的窘境中脱出,甚至露出揶揄的神情,反客为主道:“呵…当真令人歆羡…”

赤玉闻言一愣,不由笑开,拍拍君浩然的肩膀,又上前几步相迎,她指着来人,笑道:“浩然,我向你介绍下,眼前的几位在可是鼎鼎大名,东、西、南、北、中五个海域,他们正是我北海域外四海的王储,是我旅行途中结识的亲密友伴。”

而后,又牵着君浩然道:“这是我新近结识的好友君浩然,博闻强识,胸襟远大,亦是难得的俊才。”

“王储?”

“人类?”

两方彼此打量,凝神审视。

“既然是小玉的朋友,那么就是我风华的朋友,也是中海域的朋友。”

四人中年纪稍长,最为成熟稳重的蓝发人鱼率先伸出友谊之手。

随后,其他三人也表示友好,君浩然不由对赤玉侧目而视。

俗话说,物理类聚、人以群分,且看一个人身边的朋友,便可晓得此人的追求和地位。

看赤玉身边围绕着的天之骄子,她的野心显然并非是空中楼阁,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在不断伸长手臂追寻着,终有一日要紧紧抓住。

寒暄一番,赤玉便引他们到僻静的珊瑚凉亭,待站定后便道:“不知几位兄长对小妹先前的提议考虑得如何?”

四鱼互相对视,又审慎地看向君浩然。

君浩然识趣地摆出避嫌的姿态,赤玉却道:“浩然兄不是外人,我等今日所谋,日后或许还要援请浩然兄相助。”

教一双美目似是期许地紧迫盯着,君浩然侧头微微一叹,晓得有些麻烦是避不开了,躬身拜道:“公主的救助之恩、照顾之情,在下谨记于心,若有吩咐,定然……尽心戮力!”

**************************************************************************************************************************************************************

高塔的外部陡峭嶙峋,高塔的内部阴暗森冷。

据说人鱼一族的高手平日坐镇塔内,仅在最高的顶层,唯有那处金碧辉煌极尽豪奢,其他地域不曾整饬,拾级而上,如同走入鬼窟,人迹罕至,唯有阴风呼啸。

寒无殇凝神望去,并非目之所及的冷壁残垣,而是感知高塔之上混乱的力量波动,经时空乱流淬炼过体魄,不仅是力量的增强,感知亦愈发敏锐。

“龙珠?”寒无殇心中暗道,“这气息确实与四方界的龙脉一脉相承。”

寒无殇并非单枪匹马闯上高塔,此处人族,生而受难,反而尤为坚韧;屡受摧折,反而生生不息。当寒无殇表示要探索高塔时,他们不曾吝惜,将族中召集青壮,选拔精英。便是如阿七这般身受痼疾,也坚持引路一职,不畏身死道消。

人类,就是如此,有繁华中滋生的可憎的罪恶,也有绝境中衍生的动人的希望。

或许……

寒无殇想,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君浩然才能一如既往,始终坚持兼济天下,悲悯苍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