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耳光响亮(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号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四人,看着他们在不停的抽着自己耳光,他不说话那四个人就不敢停下来,力气也不敢少用了半分,虽然此时已经抽打的自己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但为了能够活命,这四个人也咬着牙只有豁出去了。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啪啪”的抽打耳光的声音还在持续,显得既单调,又有些沉闷,同时还给人一种倔强感,这声音似乎是要跟一号比一比彼此的决心一般。

“咕咚”一声,四个人中有一人倒在了地上,自己抽耳光把自己生生的抽昏了过去,一号冷哼了一声,上前两步,手中白光一闪,血光乍现,昏倒在地的那人身首异处。

余下的三人因为那人昏倒在地,心里刚刚有些迟疑,抽打自己耳光的手也跟着略微的慢了一些,此时见那人只是昏倒就被一号一刀斩去了头颅,心里俱都惊恐不已,抽打自己耳光的手更是用力,抽打的速度也更快了一些。

没过多久,又有一人一头栽倒在地,没等剩余那两人反应过来,一号便对着那人一抬手,一道白光闪过,后面这人步入了之前那人的后尘。

剩余的两人心里已经开始绝望,因为照这样下去,即便是他两人的承受能力强一些,昏倒也是迟早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二人身首异处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比之前那两人多活了片刻罢了。

“够了,停下吧。”一号的目光从地上身首异处的那两人身上移开,冷冷的瞟了那两位还在不停的、使劲的抽打自己耳光的黑衣蒙面人。

蒙在脸上的黑布因为不断的抽打耳光,此时早已不知去向,两人的脸此时已经呈现乌黑色,高高肿起。或许是因为肿的太过厉害,皮肤被绷的太紧,那两人乌黑色的脸上竟是隐隐泛着光亮。

听到一号喊停,两人心里一直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之前滋生的绝望情绪此时也悄悄的慢慢消退,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竟然生出了“活着真好”的感慨来,或者是说滋生了类似于这种情绪而带来的幸福感。

“让你们派人去盯着那边的人,你们就派出去二十几个饭桶、活靶子,现在怎么样?你们两个谁把这布条拿去给上面看看?”说着一号伸手拿起那布条,抖了抖,抖动间布条上写的那五个字依稀可见。

“给你送点礼。”布条抖动时这五个字跟着跳跃不止,似乎是得意,又似乎是在嘲笑。

虽然两人从未见过一号所说的“上面”,但是关于“上面”的传说却是听过很多。两人心中刚刚退却的绝望情绪马上再次回到了心里,他们知道,让他们把这布条拿去给上面看,只会死的更惨,与之相比,身前地上这身首异处的两人算是幸福、幸运的了。两人不敢说话,实际上脸肿成了这个样子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声的摇了摇头,眼神里透出央求、恳求的神色看着一号。

一号冷笑道:“我拿去?你们做的蠢事我来兜底?我是你们的爹还是你们是我儿子?”

两人跪在地上,俯下上身不断的磕头,心道只要你能留下我们二人的性命,保得平安,便是做你儿子,喊你一声爹那也是可以的。

看到那两人的模样,一阵烦恶涌到了一号的心里,不是他要难为这几人,如果说杀了跟随的眼线是最直接的挑衅的话,那么杀完人之后又留下布条,调侃为送礼那就是最直接、最粗暴的打脸。

而且打的还是小王爷的脸。

他不相信,杀掉那些眼线的人,不知道这些人背后站着的是谁?也就是说,如果真不知道这些人是属于谁的,那么也很难这么毫无顾忌的直接动手杀的这么干净。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这件事情要怎么去跟小王爷去说,隐瞒是肯定不可能的,对方既然选择了动手,那么必然还会有后继的动作会跟着,此时隐瞒先不说能不能真的达到隐瞒的目的,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必定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

很短的时间内,一号的心里就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以及自己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小王爷之后,小王爷的很多种反应。他厌恶的看了滚在自己面前还在不断磕头的那两人,心里一时气往上撞,抬脚把两人直接踢飞了出去。

一号拉开房门,在夜色中极快的向着平日里见小王爷的那个小院子掠去,他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向后看了看,跟着转身便想动手除去远远吊在自己身后的那几个眼线,谁知道那几个眼线见机极快,马上掉头退去,这反倒让一号楞了下。

作为眼线,或者说说作为负责打探消息的,自然是要跟的时间越长所探得的东西才能越多,这也照成了所有的眼线都是不到万不得已就不会主动脱离的。像如今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直这几个眼线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在来之前上面就已经明确的吩咐了尺度以及脱离时机的把握,另一个可能就是都是菜鸟。

但是,派出一批菜鸟出来盯人,显然又不太现实。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向脸上并无多余表情、以平静,或者说是木讷著称的一号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跺,身子向前飘起。

“把我们的眼线全给拔除了,然后还有人吊在你的身后盯着你?”小王爷听完一号对整件事情经过的陈诉之后,又重复着问了一遍,似乎是有些不信,只是不知道是他愿意相信还是……单纯的不信。

一号点了点头。

“去确认。”小王爷沉吟了半响之后,只说了这三个字,脸上的表情以及说话时的语调、神情都看不出半点异样,实际上,他并没有就一号在来之前所想的那样,为那些眼线被人拔掉而生气,甚至他在看到那布条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或是对那不跳上所写的字迹十分的赞赏。

总之,一号并没有受到小王爷的训斥或是责骂。

“属下马上去。”一号低声说道。

虽然小王爷并没有生气的迹象,或者是说并没有对那件事情纠缠,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号心里总有些不安,这种隐隐的不安使他想要尽快离开这里,离小王爷远一些。

或许,最近自己的失误太多了一些,又或许,最近做的事情能令小王爷满意的太少了一些,一号在心里对自己的不安做了总结,并给出了答案。

听到一号说马上就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王爷的嘴角再起向上翘起,淡淡的看了一号一眼后点了点头。

一号心里不安的情绪又浓了一些,看到小王爷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往外走去,刚刚走出两步,房门已经近在眼前时,忽然身后有劲风袭来。一号心里猛然一惊,身子自然向一边侧去,条件发射般的伸手就要反击。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一号的手刚刚抬起还没有伸出去,听到那声冷哼,身子猛然一僵,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那劲风袭来,紧跟在后面的是一只手。

一直冰冷、却异常有力的手,那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一号的脖子。

“知道么?那些被人拔去的眼线最开始的时候,都是先被人这么抓住脖子的。”小王爷就站在一号身后,和一号几乎紧贴在了一起,甚至他说话时的呼吸带起的那淡淡的气流,一号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小王爷冷冷的问道。

一号想说感觉很不好,但是这些年来他无疑是最了解小王爷的人之一,此时小王爷一定是心情、心境都十分的糟糕,急需一个倾泻的渠道,他只要一出声说些什么,便马上会迎来小王爷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心里暗叹了口气,一号认命般的闭起了眼睛。

“啪”的一声。

小王爷一手抓住一号的脖子,微微用力,另一只手搭在一号的肩头上,把一号的身子扳过来,然后抬手,一记耳光抽打在一号的脸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