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沈然并没有推开傅东辰,也没有出声,他只是略略扫了眼罗承便移开了目光,倒是傅东辰和罗承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从傅东辰撩下那句似玩笑又似认真的话后,两人都没开过口,只是彼此对视着,面色却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就在吕凯和李明远准备调侃两句调节一下气氛时,却见罗承淡淡一笑,道:“一个玩笑而已,看来你那个强烈的占有欲这辈子都不会有好转了。”

傅东辰嗤笑一声,“你能忍受你的人被人共享,我可不能。”

“啧……”罗承微微倾身,一脸戏谑,“呐,东辰,这话你可又错了,我的人当然只能我独享,谁敢碰一根指头,那海里头还是有他一席之地的。”

“既然如此,刚才你还那么说,欠揍?”

“不不不,”罗承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他的相貌本就不似傅东辰那般硬朗,这个动作再配上眉宇间的阴郁,不熟悉的人看了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然而罗承却是不自知,只是说,“我都说了,那只是个玩笑。而且,我说的是他对你腻味以后,也算不得违背了我的原则。”

傅东辰冷哼一声,搂着沈然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些,“那你还是趁早死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

罗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语气中也有些讽刺意味,“看来你还真是栽了。”

傅东辰是不是真的栽了沈然再清楚不过,他现在大概能猜到傅东辰今天弄这么一茬的目的是什么了。不过,他可没有这个耐心听这两人在这里玩文字游戏,于是他小弧度地挣扎了两下,以示自己的不耐。

傅东辰几乎是在沈然动的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稍稍松了松手,却没有放开沈然,他用空余的手给自己和沈然面前的杯子倒上酒,嘴里道:“栽他手上我心甘情愿,你们自个儿倒酒啊,我够不着就不管你们了。”

“拿酒的时候也没见你够不着,”吕凯嘟囔了一句,踢了踢怀里的mb,“倒酒,有点眼力见成吗?”

那mb闻言哆嗦了一下,小心应了一声,忙利落的给在场几人倒酒。

罗承也将身旁的mb搂在怀中,手指无意识地捏着怀里人的脸蛋,他斜了眼吕凯幽幽道:“你可给我温柔点,把人吓得撂挑子不干了,损失你赔?”

吕凯嘁了一声,不以为然,“我这是在帮你调-教,没找你要调-教费就该偷着乐了,还好意思找我要赔偿?”

“甭废话,”傅东辰塞了杯酒在沈然手上,自己也端起了酒杯,“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恋人沈然。小然,这是吕凯,跟我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李明远我就不介绍了,对面那个嘴欠的是罗承,这家酒吧就是他的。”

“你们好,”沈然一一颔首示意并举了举手上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傅东辰只介绍了罗承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却没有说出真实身份,看来他还是留了一手。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把刀也留不了多久了。沈然借着放杯子的动作垂下眼敛去眼中的狠意,如果他没有算计失误的话,今天这顿酒估计将是傅东辰和罗承最后一次心平气和的喝酒。

吕凯和李明远见状纷纷也将杯里的酒倒入口中,倒是罗承把玩着酒杯意味不明道:“想不到你喝酒也这么爽快,倒真是让我有些眼红东辰了。”

“就你嘴欠,”傅东辰瞪了一眼罗承,倾身重重地碰上罗承的酒杯而后一饮而尽,末了又坐回原处,搂着沈然那只手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

几个人又以别的理由碰了几次杯,几杯酒下肚,在加上吕凯和罗承时不时拌上几句嘴,包间里的气氛倒也真的开始活络起来,最后还玩起了骰盅,只是沈然对这个没兴趣,也就没有参与进去。

不知是吕凯点背还是怎么,一连输了好几把,这杯罚酒还没下肚紧接着又输了一杯,大半瓶洋酒都进了他的肚子,就连一直冷眼旁观的沈然也不由侧目。

“操了!真他妈点儿背!我歇会儿,你们先玩几把。”说完吕凯就当真扔掉手上的骰盅仰靠在沙发背上。

“技艺不精就别瞎怪罪,”罗承手上骰盅摇得哗哗响,还不忘讽刺下吕凯。他将骰盅往桌上一放,对傅东辰扬了扬下巴,“继续,你叫。”

傅东辰嗤笑一声,报了个点数。没了吕凯这个垫背的,输赢就显得不那么了。

吕凯看着他们玩了两把,然后凑近沈然神秘兮兮问:“东辰没欺负你吧?”

吕凯声音压得低,再加上包间内几乎被哗哗的骰子声覆盖,傅东辰索性装作没听见,继续若无其事叫点。

沈然偏头看了眼吕凯,此时他的脸很红,他属于多喝两杯就会上脸的,虽不至于醉,但这幅模样还是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酒量差喝高了。沈然浅浅地勾起嘴角,微微摇摇头,却是不语。

“那就好,我给你说啊,”吕凯贼嘻嘻地笑了两声道,“我这兄弟对你可真是没话说,前不久你们遇袭受伤,可把我这兄弟好好发了通火,你说他没保护好你自个儿去撞墙得了,还折腾我们一帮子人给他查这查那,最后终于把那许家给查出来了,许家你知道吧?”

沈然点点头算作应答。

以沈然的身份,怎么可能不知道许家?吕凯问这一句无非是想试探一下沈然罢了。见沈然的确有在听,他又往沈然边上挪了挪,继续道:“许家那家子人脑子不好使,先是许家小子出门没带眼找你晦气,被教训了一顿,自个儿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也被人给放了出来。他倒好,想找东辰帮忙,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厚脸皮,别说东辰,就换做是我,也懒得管他死活。他们家倒好,竟然敢雇凶,这也就算了,还把你给连累进去。东辰那个气啊你是不知道,就差没自个儿操着枪把他们那家子人给崩了。”

说到这吕凯突然顿住,他喝了半杯酒润了润嗓子才道:“不过就算没崩,也确实把许家给弄垮了,现在许家父子死了,许家夫人也疯了,要我说,东辰做事也的确够狠,指不定是怕没斩草除根又连累到了。说真的,我和东辰从小在一个院里长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对谁这么上心。先不说当初力排众议保你一事,就这次许家的事,他可没少被傅老爷子教训。”

沈然挑挑眉,故意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见状吕凯更加起劲儿,兀自压着嗓音说:“别看许家这么轻松就被东辰整垮了,他后面连着多少根你应该也能猜得出一二,还别说许家和东辰算是有些交情。东辰这么不留余地,难保眼红傅家的人不趁机从中作梗,就算没有,和傅家有关联的也会心生芥蒂,生怕自己就成了下一个许家。”

沈然心中冷笑,别说许家,就算是傅东辰对付的是比许家势利更大的,也不会起太大的波澜,吕凯这番话无疑有两个目的。一是想唬住他,二么,自然是旁敲侧击的替傅东辰刷好感。刚才傅东辰和罗承对话时他就猜到傅东辰今天的目的可能就是想借着旁人来突出他的真心,现在吕凯这么一说,目的就更加明显了,想不到傅东辰竟然还会走这种迂回路线,倒真是让他长见识了。

吕凯并不知沈然心中所想,依旧绘声绘色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回东辰是真栽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么些年折腾下来,的确也该好好定下来了。以前他还一直和我念叨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现在看来,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没有遇上真正爱的。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你,我相信以后我再也不用听他念叨怎么去爱人了。”

沈然动了动唇,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一个字也没能说的出来,过了许久,他微微叹出一口气,“谢谢你。”

吕凯疑惑,正欲问沈然说这句话的意思,却见沈然转过了头看向傅东辰。

“傅东辰。”

傅东辰摇骰子的动作一顿,尽管他已经将吕凯和沈然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也知道这会儿沈然多半是有所感触,不然也不会突然叫他。只是绕是如此,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沈然叫他的目的是什么,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犹豫只是一息之间,傅东辰放下骰盅转头看向沈然,一脸柔和,“怎么……”嘴角冰凉的触感让他彻底僵住,然而那柔软的碰触仅一下便退开。傅东辰抬手碰了碰嘴角,愣愣地看着沈然。

沈然故作不自在地瞥开眼小声说:“咱们以后好好过吧。”

傅东辰睁大眼,里面满是不可置信,他抬头看了看吕凯,却见吕凯一副邀功的模样,他又垂眼看向沈然,最后喉间发出愉悦的笑声,他一把抱住沈然狂喜道:“好,好。”

沈然掩去眼中的厌恶,在让人看不见的地方勾出一抹冷笑。吊了傅东辰胃口也算是有些日子了,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契机让傅东辰‘认为’他爱上了他,没想到今晚傅东辰联合吕凯几人演了这么一出。既然有了台阶,他不顺着走那还真的是太对不起一直以来的计划了。现在,他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啧……我说,你们俩要亲热要表真心能回家去么?在这腻腻歪歪故意刺激我们?”

傅东辰正窃喜着沈然终于松了口,罗承冷不丁来这么一句,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怀中的沈然也毫不意外地推开了他。傅东辰恼怒地看向罗承,正欲开口,包间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接着一身黑衣的陆明走了进来。

沈然注意到陆明在看到罗承时步子显然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脚步不停地走到傅东辰身旁弯腰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因为声音很模糊,就连沈然也没有听清。但在陆明直起腰后,傅东辰脸色却是变了,尽管不明显,但是跟了傅东辰这么几年,沈然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沈然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对面的罗承,看来,这第一步是成功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我不是尘世,我是尘世基友,这会在帮她发文。她这几天去了外面有事,昨天要回家还没买上车票,顺利的话都得拖到明天晚上才能回家。这一章是她刚才写完后用手机发给我,我帮她发上来的,她手机发不了文。

在这她向大家道个歉,这几天更新不太好,回家后就好了。&!--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