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四部狂欢

奇缘四部曲1-23回全

作者:多多

第四部狂欢

奇缘第四部【19-23回】

目录

第十九回金童逞神威林下试野媾玉女显仙风池中索水交

第二十回春心动怀中千娇艳摄魄爱欲泛床上万媚态钩魂

第二十一回心坦荡冒雨裸奔对天交神飘逸拂花吊足向地接

第二十二回说古今才子纵论戏合术议天地佳人博析欢交技

第二十三回情相系俊男丽母结仙篱心相印聪夫慧妻入妙境

第十九回金童逞神威林下试野媾玉女显仙风池中索水交

午饭后,司马伟吻别妈咪,说要到公司去办事。

慕容洁琼留恋难舍,两臂环着他的脖颈,久久不肯放松,与他亲吻,嗲声嘱咐他早点回来,不然自己在家会思念他!

她偎依在阿伟的怀里,送他到车上。她现在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的心肝小情郎!

阿伟把车开走后,她便独自一人在花园散步。

过了许久,她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想起这些天的经历,她不禁芳心激跳,感到事情太突然了。

她想,母子相爱,终归是名不正而言不顺,虽然可以瞒人于一时,但是总有一天,必会大白于人!届时,我与阿伟都难做人的!即使不为人知,但阿伟继续与自己缱绻下去,他是决不会再找女朋友的!这岂不是我影响了他未来的幸福!所以,这种关系不能再如此发展下去了!

但是,她转念又想:阿伟视我为他的白雪公主,爱得至深、至诚,我若立即与他斩断情丝,势必刺伤他;而且,他这个年龄,青春火力正旺,需求甚烈,最近又与我频频欢媾,尝到了甜头,若被我拒绝,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看来,这情丝,一时还不能断然斩开!

她继而还想,若真的断绝了情丝,我自己能受得了吗?自己枯竭了二十年的青春烈火,刚刚被阿伟重新燃起,若立即扑灭,自己的身心亦必受到重创!其后果自然是可以预知的了!那时,我也会陷进痛苦的深渊!

左思右想,她决定慎重处理!她决定:目前,不妨维持二人的亲密关系,不妨纵情尽欢,以填其欲、以慰我情;在适当时候,我再乘机向他陈述厉害,并促其找到可心的女友!到那时,我再断然与他分开!

……

“妈咪!你在哪里?”

慕容洁琼正在沈思,忽然听到阿伟呼唤的声音。于是,她便高声答应。

阿伟循声找来。一见面,他便把一束鲜花放在她怀中。

她一见阿伟,心中便是一阵欣喜。她不知阿伟何以今天献花给她,便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为什么献花给我?”

阿伟调皮地微笑道:“庆祝我们爱情成功!”

她娇涩地瞄了他一眼,假装生气,说道:“哼!看把你得意的!这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啊!这可是件大喜事!妈咪是世上最美丽、最贤淑的女子,我爱妈咪爱得快要发疯了!许久以来,我日夜思念着,渴望有一天能同妈咪叠股交颈,以尽其欢!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你说,这难道不是世界上天大的喜事吗!”

她似喜似怨地斜睨他一眼,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悠悠叹道:“唉!……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这么有本事!”

阿伟道:“妈咪夸奖了!我有何本事?”

她说:“自然是‘偷香窃玉’的本事!”

“妈咪,我好冤枉!”

“还敢叫冤!你连妈咪都弄到手了,还不算本事?”

“可妈咪也是自愿的呀!”

“我何时自愿了!”她嚷道,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委屈:“虽说妈咪很爱你,可那只是母子之情呀!谁想到,我对你的一片亲情,竟使你滋生了对妈咪的非份之想!当我发现后,一直在极力阻止你!后来,若不是你百般地挑逗,我怎么能把持不住!若不是你执意纠缠,我怎么会顺从你!”

“那么,我得多谢妈咪了!”

慕容洁琼叹了一声,把一只手放进他的手中,让他握住,然后柔声道:“谢什么!我也有责任的!要知道,二十年来,有多少钟情男子为我的天生丽质所倾倒,百般追求和纠缠。幸亏我能自爱,洁身如玉,从未越轨,那么多情场老手,都无法攻破我的贞操,都认为我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冷美人’。所以,我向来以此为荣,深信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冷静、自持,意志坚强,决不会为任何男子所动!可是,这些日子,在你的挑逗下,我心旌荡漾,竟难以自持,一步步地被你征服了!

“现在,我的身体,从头顶到脚尖,上上下下,前后左右,里里外外,哪一处未被你摸到!全身所有的孔穴,哪一个未被你占据!”

“妈咪,请你说实话,你心里对我这样做还生气吗?”

“这叫我怎么说呢?我现在哪里还有气!因为我的心也完全被你俘获了!此时,我已经死心踏地、心甘情愿地把一切都交给了你,而且一刻也舍不得再离开你!见了你,我就心旷神逸,触到你,我就混身酥软;只要一上床,我就产生yin欲,一被你拥进怀抱里,我便失去了理智,任你所为……总而言之,我觉得,肉体到心灵,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她接着又说:“唉!我怎么也预想不到,在我三十多岁时,竟会服服贴贴地委身于一个小孩子!你自己说,你这偷香窃玉的本领,难道还不算大吗?……”

说到这里,她心里一阵激动,一侧身,身子偎依过去,将头埋在阿伟的怀中。

她这时已经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阿伟拥着她,动情地说:“妈咪,难道你不愿意这样吗?”

她坐起身,两手环抑着他的腰,仰头望着他,柔声说:“如果我不爱你,你岂能得手?阿伟,现在可以告诉你,你的魅力早把我的心魄勾去了!但碍于母子关系,我一直压抑着!”

“那后来怎么没有再压抑了呢?”他问道。

她秀目微开,回忆着与阿伟结合的过程:“那天我过生日,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竟抑不住激情;而且,见你那么迫切,不忍心使你失望,答应让你抱住我亲吻。当时,我虽然感到难为情,可是在被你亲吻时,我心里是那么幸福和激动,全身都酥了!

“回房后,你得寸进尺,继续挑逗我。我明知不该如此,但是却无法自制,竟允许你摸我的乳房、舔我的全身。你在我全身连舔带吻,并用手摸我的下体,弄得我神魂颠倒,几乎无法遏制而委身于你;幸好我尚存一丝清醒,坚决阻止你,才保住贞操。

“说真的,那天晚上,如果你继续缠绵下去,我势必难保清醒,可能会主动把身体献给你的!”

他喊道:“啊!我竟不知道,不然,我当时会继续缠绵下去的,何苦这些天为和你亲近竟费了那么多的周折!”

“去你的!坏!”她似娇似嗔地在他腿上打了一下,继续说道:

“可见,魔由心生,归根到底,是因为妈咪真心实意地爱你。”

他没有说话,揽着她的蛮腰,目不转瞬地看着她那美丽的大眼睛,轻声评论她那温馨、恬美、娇柔的神态,赞美那水汪汪、羞答答、似含着露珠一般、会说话的大眼睛。

慕容洁琼听了,心中一热,“嘤咛”一声扑在他怀中,嗲声轻呼:

“啊!我的小阿伟!宝贝,我……我爱你……妈咪已经属于你了……我愿意听凭你的摆布……我好高兴!”。

他热烈地吻她,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中,在她全身上下抚弄着。

她好幸福,秀目微闭,放松身子,瘫在他的怀中,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悄悄为她解开衣扣,抽去裤带。她竟一点也没有察觉。

他站起来,把双手伸在她的胁下,抱起她轻轻一抖,裤子自动脱落在地;接着又熟练地剥去了她身上其余的障碍,并把她雪白的胴体放在松软的草地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