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僵持不下(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再次侥幸逃出生天的斩天不敢有半点大意,强忍着右臂犹如刀剜的断骨之痛,一声不吭的发足狂奔,这次他说什么也不敢停下来了,面对这个未知可怕的追杀者,一个照面,不,甚至还没有打过照面,他人在千米之外的随手一击都能够使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可以说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一只蝼蚁,一定不能让自己跟他的距离低于他的感知范围。

沉默逃命的斩天脑袋不停的运转,思考着各种逃脱的方法,计算着各种可能的数据,尽可能的去追逐那渺茫的一丝生机。

“刚才自己使用斗气燃烧,维持了将近十分钟,耗费了一成的斗气,之后用悬浮飞车赶路,又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试图恢复斗气,但是都没有成功,而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追上来了,那么可以说,我使用十分钟的斗气燃烧,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用来恢复斗气,补充体力等等。之前在不使用斗气燃烧的情况下的全速逃跑大概只有他速度的七成,而且还要算上悬浮飞车带我逃离的时间,这样的话,我施展斗气燃烧的速度是它的551倍,如此换算下来的话,我维持三十分钟的斗气燃烧,消耗三成的斗气,可以给自己换来2小时15分钟的喘息时间。如果说补充体力吃喝拉撒什么的用十五分钟的话,两个小时我能够恢复多少的斗气呢?而且2个小时15分钟是按刚刚他追上我的那种情况计算的,还必须留出多余的时间,不能够进入到他的感知范围,不然即使侥幸能够再次逃出生天也一定会受伤,要是不断受伤,伤势不断的积累,最后我一定会死在他手上。不行,现在所拥有的数据太少了,只能够计算出这么点东西,不行,只能够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刚刚吃过东西了,体力还算充足,但是身上的伤势必须处理一下,就用五分钟的时间处理伤势,然后留出十分钟提前行动吧。”

心中想好方案的斩天不再思考,将精力全部集中在逃跑上。将全身精力放在奔跑上的斩天明显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在他的视野里的一切都是快速闪烁的光影,他能够看到风在自己身后追逐,他能够看到声音的震动,感觉整个世界都被他甩在身后,他清晰的看到风撞击在他身上碎成一点点的“水花”,他看到波纹状的声音从他身体一穿而过,然后继续传播,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这是他以前从未发现的,不知不觉中,斩天就沉浸在这个神奇的光影世界了。

三十分钟的时间,在光影闪烁中不知不觉的流逝了,斩天停止催动斗气燃烧的秘技,停下了脚步,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四下无人的荒野,赤褐色的土地上仅能看到零星的几块岩石,除此之外,寸草不生,目之所及只有他一个生物,连一颗植物都没有的荒野一片荒凉,透出一丝丝渗人的凉意。不过斩天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从gando中快速的翻找,终于找出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箱子,单手抓着箱子的边缘,一脚踩住固定,手一撕,“刺啦”一声,箱子就这样被他扯下了一块,然后他又依法制作了一块。

在制作好了两块板子之后,斩天直接盘腿坐下,也不顾地上的沙土,左手小心的握住右臂,小心的寻找骨头断裂的地方。突然,斩天眉头轻皱,他找到了骨头断裂的地方了,不止一处,他的上臂断成了三截,而且骨头明显的移位了,能够感受到骨头断端刺痛肌肉,但是却没有触碰到另一端断缘。斩天小心的摸索,慢慢的感觉出来三截骨头的排列,然后,心一狠,将断裂的骨头接在一起。

“哼,啊,赫赫赫赫”骨头摩擦着肌肉和骨头的疼痛,让从小苦练,经受过各种疼痛的斩天也忍不住闷哼出声,额头上的冷汗如露珠一般大。强忍着痛苦,斩天快速的用两块板子将断了手臂固定绑好后,终于忍不住摊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分割线————————————————

“可恶,怎么回事,那个小崽子怎么跑得这么快。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难道那小子又用了那个秘技,不然怎么会直到现在我都追不上他。”再度追不上斩天的执法尊者忍不住怒骂出声,这已经是第二次失手了,想他在杀手工会中身份尊贵,地位超然,仅次于传说中从没有见过的会长以及副会长,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使是其他执法尊者也仅是跟他平级。他何曾丢过这么大的脸,收拾一个毛头小子,本来应该是手到擒来,易如反掌的,那个小鬼的实力,放在常人眼中也许十分强大,但是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即使他站着不动任那个小鬼随意攻击,都不能伤他一根汗毛。然而,就是就是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鬼,却从他手掌心中逃掉,两次。简直就是他这个执法尊者一生的耻辱。

执法尊者停下脚步,再度从怀中逃出那条小蛇,冷声问道:“怎么样,那个该死的小鬼往哪逃了?”

见黑影声冷若寒冬,身上抑制不住快要喷涌而出的杀意,虽然知道他针对的不是自己,但是身为冷血动物的赤色小蛇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紧吐出蛇信,为他指路。

“哼”

执法尊者什么都没有说,冷哼一声再度展开身法追了上去,同时心中想到:追了近十分钟,但是一直追不到那个小鬼,看来他应该是再度施展了斗气秘技没错,而且很显然没有改变方向,一直向前,看来是仗着使用斗气秘技过后的速度比我快,并且知道了我身上有追踪到他的方法而放弃了无畏的改道,一个劲的逃命了,哼,只会耍小聪明。我倒要看看你能施展几次秘技,等你落到我手里,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不让你干嚎个一年,就对不起你今日给我的耻辱。

——————————————分割线————————————————

镁国纽约东北部,不知名的某地的某个不致命的荒野。

斩天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

“不行,不能睡,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倒下,倒下就要死,我不能死,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我的生命还不能结束。”

靠着这么一股念头,斩天从疲惫的泥潭中抽身而出,盘坐在地上,闭上双目,准备着恢复斗气。

“嗯?想不到,斗气的消耗居然比我想象的消耗还慢,如果说斗气充盈的情况下是100%的话,现在的我还剩下7%的斗气,比预计的还多,这样的话,我就能有更多的时间赶路了。”没有再多想的斩天就这样将心神沉入体内,调动着仅存的斗气,以此为引,不断的吸引外界的天地元气,然后再将其转化成自己的圣魔斗气。

修炼无日月,时间如同流沙一般从指缝间流逝。依然精心恢复斗气的斩天突然感受到了身体被震动,慢慢的将静脉中流动的斗气归入丹田气海之中,睁开双目。斩天伸手将不断震动的腰带型gando关闭,脸上还带着一丝隐隐的喜色。

“想不到啊,这么快就两个小时过去了,不过这样也不错,想不到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体内的斗气就已经恢复到了五成了,这样的话,说不定能够逃掉,不,是一定,我一定能够逃过他的追杀!”

重燃信心的斩天,从容的从gando中取出食物和清水,快速的食用,解决了一下个人生理问题的斩天,再次发动了斗气秘技——斗气燃烧。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没问题,这场生死追逐赛,是我赢了,哈哈。对了,刚好趁着这段时间,认真研究一下这个神奇的世界是怎么回事。”就这样,重拾信心的斩天不再将逃命当成自己唯一的目的,认真的研究起了极速移动时候的奥妙。

当斩天风驰电掣的逃命时,太阳渐渐地向西边落去,一点点的被地平线吞噬,明月不经意间已经挂在了天空,入夜了,天地逐渐暗了,然而地面上还有一道紫色的身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不断前进。

“第四次了,这次,一定能够将斗气完全恢复,这样的话,保命就更有把握,哈哈哈,太好了,不过之前真的是太险了,想不到那个家伙居然扩宽了感知范围,并且还能发挥出这种超极限的速度的,还好我没有降低警惕,而且那家伙离得太远了,攻击被削弱了,否则我真难全身而退。可惜,极速世界的奥妙太深奥神秘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半点头绪,但是那应该是一种很神奇的奥妙,对我绝对有益无害。而且每次只有半小时的观摩感悟时间,太短了,没有头绪也是正常的。”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一道身影停在了狂风中心,正是再次脱险的斩天,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停下来休息了,刚刚的情形危机万分,若不是他机警,只怕这次他得伤势加重了。斩天万万没想到,那个黑影杀手居然能够发挥出超越极限的速度,并且将感知范围扩大了一倍,所以他特地多维持了十分钟的斗气燃烧,不过,即使是这样,他现在的体内也还剩下接近五成的斗气。他的斗气恢复的越多,恢复起来也越快,这一次休息,肯定稳稳的能够恢复到斗气全满的状态,可惜他的右手的伤势就没有那么乐观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即使他的体制超出常人,只怕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将骨头重新长好,至于要恢复如常,没有一个月想都别想。

两个小时过去了,斩天睁开双目,眼中目光如电射出,气贯全身,奔流如浪,游动如龙,发出阵阵呼啸,很显然斩天的斗气已经完全恢复了。

“太好了,没想到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恢复了,而且,我因为刚刚突破到新境界而有些浮动的根基,似乎也有些夯实了,长时间高强度的输出斗气似乎让我的根基有点稳定了,虽然现在依然浮动,但是比起刚刚突破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还剩下一个半小时,完全够我打个小盹,虽然食物能够补充体力,斗气也恢复,但是由于提心吊胆高度紧绷而疲惫的神经却也需要休息。”

斩天想到这里就地躺下,闭上双目,慢慢的放松心神,呼吸渐渐的平稳,就这样在荒郊野外独自一人进入了梦乡。(未完待续。)&!--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