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真相大白(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韦叔,这个女人似乎昏过去了!”姜佳鑫在刑架上被拉成大字型,只是头垂了下去。韦斌一手摇着一把纸扇,一手托起姜佳鑫的下巴,只见姜佳鑫紧闭双目,干裂的嘴唇微微半张,整张标致的面庞表层蒙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韦斌用力地摇了摇扇子,额头也开始冒汗了。“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人!”他赶紧到了阴凉处,吩咐道:“给这女人点水喝。”说着,拿起身边的一瓶冰镇矿泉水,从姜佳鑫头顶浇下。姜佳鑫乍一受激,立刻清醒了过来。一个打手扬起她的脸,捏着鼻子咕咚咕咚便把一大壶清水灌进了姜佳鑫的喉咙。姜佳鑫才喝两口便剧烈挣扎起来,但四肢被缚的她无论如何拧不过几个彪形大汉,那一壶水被硬是灌了进去,姜佳鑫的小腹也开始有些微微隆起。“畜生!你们不得好死!”姜佳鑫立刻狠狠骂道。韦斌笑道:“姜警官果然机警,人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尝出水里有异。”韦斌这么一说,身边的王双等人也都懂了,不用说,那水里肯定掺了东西,被姜佳鑫尝了出来,所以她才会这么激烈地反抗,而王双等更了解韦斌和青龙会的骨干,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青龙会极其阴毒的淫药。果然,韦斌说道:“姜佳鑫,这水里是什么药你也知道,当年霸王花也没被一次用过这么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过会药效被你身体吸收以后,恐怕你下半辈子每天都需要男人操了。”这时,楼内一阵骚动,韦斌还没来得及问,一个手下慌张地说道:“不好了,周英笛跑出来了,成军刚好和她碰上面,被她一脚给废了!”韦斌没听清,可往里一看,全明白了。只见成军捂着裤裆面朝下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周英笛虽然赤裸全身,但飞腿厉害无比,已经接连踢伤了几名敌人。王双立刻带人冲了过去。韦斌刚想继续审问姜佳鑫,忽然姜佳鑫开了口:“韦斌,你真的以为你们内部有我们安插的眼线吗?”这韦斌有些纳闷了,他知道姜佳鑫性情沉稳,不会随便撒这样无用的谎。可是,没有内线,姜佳鑫是怎么弄清卓风的行踪,并暗中潜入到他身边的呢?姜佳鑫继续说道:“你让别人走开,我告诉你。”韦斌不明就里,但他知道姜佳鑫已经四肢被捆得紧紧的,绝无挣脱的可能,所以他并不担心姜佳鑫能耍什么花样。于是他喝退众人,阳台上只剩下他和姜佳鑫两人。

姜佳鑫看到最后一个打手从屋里关上了阳台的门,才开始说道:“其实从v国岳鲲鹏死的时候,你和卓风的计谋我们就已经觉察到了。”韦斌脸上猛一抽动,随即平复下来,但姜佳鑫早已看在眼里,继续有条不紊地说道:“你真的以为你们的计策可以瞒天过海么?当初周英笛在岳鲲鹏身边,为什么没有得力的护卫?为什么她可以轻易地在杀死岳鲲鹏后从青龙会逃走?为什么岳鲲鹏一死你就叛逃?¨????到卓风这里?”韦斌没等姜佳鑫说完,立刻厉声叫道:“那又怎样?这有什么稀奇,岳鲲鹏已经没几天好活了,他儿子岳锋有勇无谋,不把我放到眼里,到时我功高震,连性命都有危险,投向卓风我自然可以得到更多好处。”姜佳鑫对韦斌承认了和卓风里应外对付岳鲲鹏之事毫不意外,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可后来的事情就更奇怪了。比如,岳锋那伙人的藏身地点的暴露,还有最重要的,李清和我被囚禁的地方是怎么被找到的。”韦斌不动声色地说:“这些周英笛她们该都告诉你们了吧。”“是的,当初我们告诉岳锋的时候,是说从刘东的身上推算出来的,可实际情况是,这一切都源自于那天晚上成军忽然约周英笛出来开始的。李清从成军身边的一个保镖口中问出了情况,成军那晚是在接到一通电话之后才决定联系周英笛的。随后李清又顺藤摸瓜查出了成军那段时间只和一间宾馆的客房电话通过话,我们去调查时,人已走了,但经服务生描述,我们确信有卓风在其中。所以,你们和成家是一伙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岳锋和黄为民会设计对付成一帆。”“可王双是我们的人。”韦斌辩解道。

“王双一开始是青龙会的人,这我们还不知道么?”姜佳鑫冷笑道,“王双本该叫万双,他就是万二的独子。找韩雨燕报父仇,本来就是他来临湾的目的。”看到韦斌忽晴忽暗的脸色,姜佳鑫知道自己说的半点不差,她继续说道:“还有一点更是破绽,就是岳锋丧命的那天,囚室的暗门居然被人打开了,我在里面看得清楚,是之前被人锁好的门又被故意打开,不然周英笛她们也很难一时半会就找到。显然,你们在岳锋那里有内应。我猜测一下,是金毛,对吧?”韦斌浑身一震,忽然一只冰冷的手铐卡在了他手腕上,他一头,猛然看到李清正站在他面前。韦斌这一惊非同小可,双腿一软,竟然瘫坐在地上。李清一边解开捆绑姜佳鑫的绳,一边说道:“姜佳鑫从国际刑警处得到过情报,说金毛在v国曾经被不明身份的人劫持过,可后来竟然安然返。前后联系起来推算,八成便是他了。”李清接着有些心痛地问道:“佳鑫,你为了杀死卓风,一定要赔上自己的前途么?”韦斌一听,有些迷糊。他不甘心地问道:“姜佳鑫,你们既然已经看透了我们的计策,为什么还要自投罗受这一番苦?还有周英笛,我可真看不透了。”姜佳鑫垂头不语,李清责备又同情地望着姜佳鑫。忽地,韦斌明白了过来:“现在才是你们约好会攻击的时间,是不是?”这话还要从本文的一开始说起。卓风本是李清手下的一名卧底,利用自己的双重身份,逐渐爬上了黑帮的高层。但从警方的资料上,他只是一个叛逃的卧底警察,青龙会的一切滔天恶行,他都只是幕后推手,从不亲自实施。因此,警方的检举资料上并没有卓风杀人的恶行,即使卓风?|33?被警方抓住,也无法判处他死刑。姜佳鑫和卓风有杀害父母之仇,她决意要取卓风的性命,这才私自提前单独行动。而周英笛的想法和她也不谋而。在看到自己的家人屡次受到成家的死亡威胁时,周英笛已经意识到不除掉对方,就很难保证家人的生命安全。而成军和卓风一样,也没有可以致其死命的罪行在案。因此,两名◢??◢女警为了保护家人的生命和伸张正义,都不得不走上违背法律的道路,实在令人可悲可叹。韦斌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他严密监控下都没发现姜佳鑫和周英笛有联系救兵的举动。原来她们根本就不必这样做,按照计划,本来李清就该带领警队来包围这里的。同时,韦斌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女子的义气,她们宁愿单独行动杀死仇人,也不愿在集体行动中公报私仇,这样一来无论她们有任何不妥的举动,都不会牵连到李清等人。

由于姜佳鑫事先故意骗韦斌喝退了众人,此时打手们看到韦斌被擒,再想来营救已然晚了。四周的警笛昭示了歹徒们四面楚歌的境地,不一会儿,四散逃命的歹徒便被纷纷缉拿,李清带着韦斌走进大厅时,才发现周英笛已经批好了衣服,赵虹双手交叉抱臂站在一旁,地上王双已经被打倒在地。原来,赵虹的武艺已经堪堪可以和王双斗上半天,加上周英笛在旁游击协助,当警笛一响,众歹徒一哄而散,王双以一敌二便立刻落了下风。不出几,便被赵虹击中肋部,疼得倒地不起了。看到巨凶悉数落,众女警心里都长舒一口气。周英笛厉声向韦斌问道:“卓风究竟藏到哪里去了?”韦斌一愣,立刻浮现出嘲笑的神情。三人齐感意外,只听韦斌笑道:“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卓风这会儿已经到v国了!”众人一惊,随即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卓风的通缉令早已经发遍各个车站和机场,李清等人只等审讯过这些手下之后,就可以瓮中捉鳖。要说卓风已经在重重布控下飘然离去,说什么也无法让人相信。忽然,周英笛急忙问道:“佳鑫在哪里呢?”此时的姜佳鑫并没有听到韦斌的供词,也不知道李清赵虹和周英笛等人的心情。

她只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李清等人一定已经取得了胜利。现在独自坐在家中,姜佳鑫对自己未来的路,却是一片茫然。虽然已经尽力吐出了肚子里喝下的水,但依然有大量的淫药被姜佳鑫的身体吸收,姜佳鑫忽然觉得眼前模糊起来,全身升3找|请???腾起异样的感觉,一种可怕的孤独寂寞感和莫名的寒冷无情地凌迫着她的身心。

姜佳鑫似乎又看到了郑雄的影子,还有黄为民,卓风,顾晓风,所有种种幻影忽然变得真实,甚至连男人身上的气息和粗重的呼吸都如此逼真,姜佳鑫不禁紧紧按住了自己的私处和乳房。迷迷糊糊中,姜佳鑫看到墙上父母的遗像在看着自己,她忽然惊起,屋子已经暗了下来,黄昏已至,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地上一小滩水迹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姜佳鑫强撑起酸痛的腰身,从抽屉里取出一份空白的文档出来。《东南亚国际刑警保护计划》,这是多年前就已经送到她手上的文件。只要她同意,国际刑警组织会给她安排另一个身份,避开仇家的追杀,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以此来报偿她多年的付出。如今,到了隐退的时候了。

三天后。

临湾市警方的庆功会上一堂喜气,李清和赵虹作为最大的功臣,成为了众人瞩目的警花明星。被无罪释放的成一帆竟然也出现在庆功会上,他假戏真做地痛斥了一番青龙会团伙对他的敲诈和陷害,台下的赵虹轻声对李清说:“国际刑警已经注意成一帆好久了,他涉嫌参与很多跨国经济犯罪,但还没有证据。”赵虹叹气道:“看来他确实不是好人,可惜马平居然放过了他。”李清说道:“我们要讲证据,要给他公正的审判才行。姜佳鑫留下什么消息没有?”“成一帆的很多资料都是姜佳鑫留下的,她说她要从国际刑警辞职,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昨天她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听完这话,三人竟然一齐沉默,虽然三人都觉得姜佳鑫辞职的决定十分可惜了她的才华,但经过这些年的艰苦和屈辱,她们谁都没有反对的理由。卓风虽然并没有落,但他的势力在临湾被清除殆尽,在v国也被国际刑警和当地警方联追击,声势已是日薄西山。姜佳鑫此时能放得下仇恨去继续新的生活,她们也不再去多言。

正说着,马平接过高丰进手写的题字“警界先锋”颁给了李清,李清走上台,台下一片黑压压的人,满目望去,李清却感到除了赵虹之外几乎全是陌生的面孔。

她感到一阵孤立感。庆功会一结束,她便堵在了马平的办公室里。

“马局,英笛的事儿”李清正要开口。

“李清啊,这事不是已经讨论过了么?她私自行动,为了私仇把成军踢成重伤不治,结果造成成军死亡。这事儿成一帆那里已经卖我面子不再深究了,你还想怎样啊?现在英笛自己决定离开警队,你现在就算把周英笛重新招入警队,成一帆万一追究到法庭上,周英笛未必能免罪啊。”李清反驳道:“可她当警察这些年,有多少仇家啊,现在她离开警队,万一有人报复她怎么办?”“没事的,姜佳鑫不也是这样的嘛?她被国际刑警隐瞒身份,不也被保护得很好嘛,连我们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周英笛的信息不也是我们警方的绝密么。她的仇人虽多,但有能力报复她的很少,即使有也无法打听到周英笛的下落。就像当初刘凌霄一样。”李清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刘凌霄尸骨不存的凄惨下场,她背脊都有些发冷。

马平似乎完全了解李清的想法,说道:“所以说,千万别要让周英笛再参与这里的事情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啊。”李清忽然问道:“刘凌霄之所以离开警队,难道不是因为隧道行动失败吗?”马平立即打断李清的话说:“好了!这件事千万别再提了,李清,你一向聪明得很,应该知道后官不追前官账,这些事情你不要再提了。还有之前的猛虎行动,你都不要再提。那次行动里的幸存者温雪已经来到临湾了,我想你早认识她。我已经把她安排到了宾馆。她有话要找你说。”李清内心极为惊惑,她很奇怪温雪为什么会连招呼都不打就来到临湾,还要指明找她。另外,章洁是否无恙,如今也是未知数。李清知道和马平已经谈不出什么了,于是起身告辞。临走前,不经意扫到墙边的书架,意外发现了前横放着一只毛笔,她顿时入赘冰窟。她太熟悉这支笔了,那是用姜佳鑫的腋毛做成的,是第一支挂在黄为民书桌上的毛笔。李清看了马平一眼,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李清看到马平的身影有些模糊,似乎有些陌生,又似乎很眼熟?对了,那好像是黄为民的身影,李清也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现实,又或是她内心的想法。李清忽然又在想,黄为民是否当初也和马平一样?她说不出,只是有种极其气闷的感觉。

她到自己办公室,看到还放在桌上的高丰进的题字,不禁感到一阵恶心。从抽屉取出车钥匙,李清便要去宾馆,忽然想起当年查抄水中花夜总会的事情,那是查到的王铁城强奸姜佳鑫的照片,结果被王铁城看到,导致了王铁城狗急跳墙。

这会儿,李清忽然想起来,当晚留在局里并且有机会打开自己办公室门的,只有在当时还是秘书的马平。李清心里忽然明白过来,对马平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来到宾馆,李清敲开房门,正看到温雪头上盖着一块绷带,胳膊也受了伤,两个女孩在她身边面色铁青。看到章洁她们三人没有生命危险,李清暂时安心了下来。但明显已经发生了重大变故,李清急忙关上了房间的门。温雪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肖妮、章洁,你们到门外大堂守着,顺便防着有人盯梢。”两个女孩听话地出去了。李清心下更惊讶无比,章洁不过十四岁,肖妮也只是二十不到,可如今去如同走遍江湖一样老练,难道朗朗乾坤之下,真的危险到如此境地吗?

温雪看出了李清的疑惑,淡淡地说道:“没想到吧,当初我和杨家的三个姐妹早早参军,参与了当年的猛虎行动,如今却成了一个逃犯。”说罢,饱经风霜的眼圈似乎有些发红。李清心里暗暗叹息,这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似乎经历了不少的委屈和磨难。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