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淫行】11(重口凌辱)(1 / 1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此文由各位决定是否继续下去,红心点赞需超过110,小弟才会动笔更新。

阁下点赞矜持,小弟落字珍惜。

文中所写,全属一派胡言乱语,没一句真,现实更不可能存在,切勿轻试。

心智不全者,切勿观看,阁下之言行,完全与作者及本文无关。

在與婉霜老師亦虐亦戀的開心交往中,時間不知不覺間流逝,轉眼間已過度到中學二年級。

我十分享受婉霜對我那種充滿柔情蜜意的順從,無論我如何凌辱她,她總對我像自己一生至愛的丈夫般侍候,總帶給我一種甜蜜愛情一樣的溫馨。

每當我把她的嬌美胴體,淫虐得不能自已地作出羞恥反應時,她那張端莊秀麗的俏臉上,現出臉紅耳熱的嬌羞美態,總能扣動我的心弦,令我迷醉不已。

也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我竟在不知不覺間,沉溺進她那水一般的柔情中,不能自拔,對她產生難以自控的迷戀,一刻也不想和她分開這段時間,我仍暗自悔恨褻瀆了翠蓮阿姨的身子,那是我一直解不開的心結再加上依戀於婉霜老師,任我為所慾為的濃情愛意裡,我與小史和小申的往來疏遠了,但在我的心裡面,他兩仍然是我一生至為珍惜的好兄弟,我們曾經發過的誓言,“不求同生,但願同死”,我依然是永遠記在心裡。

考完期中試,我們中二年級,在聖誕節前夕,舉行了一次家校同遊活動。那是一個兩日一夜的郊外旅遊,目的是促進學校與家長的教學互動,故家長可選擇與子女一同參加。

旅遊車內,家長們與他們的子女同在一塊,而各同學間因已熟絡,互相嘻笑打閙,十分熱鬧小史沒有參加這趟旅行,因突然生病,正在家中休息。

我看到被我褻瀆狎玩過的翠蓮阿姨,正滿臉溫柔地注視着兒子小申,與其他同學互相嘻笑。

因為內心有愧,我故意坐得遠遠的,心裡多想跑過去,跟翠蓮阿姨說聲:“對不起”,向小申請求原諒,可我又實在提不起這勇氣,只能十分低調地靜坐一邊,裝着入睡。

至於紅顏淚俱樂部的事件,小仲那小子早已康復出院,正常上學我也不知他那話兒怎樣了,反正卵袋被我踢爆,應該不能人道了吧。此刻他竟帶了一個小刀帮高手,當作是他的家長,其實是作他的保鑣我靈敏的聽覺,知道小仲正與他的兩個跟班好友,小甲同學與小乙同學,低聲談論玩女人的心得。

翠蓮同樣靜靜地坐在一邊,此刻,她雖在欣賞兒子小申,與其他同學的開心快樂。但內心卻是很不平靜,腦海裡不住縈繞着受小刀幚姦淫的可怕經歷她還只是一名26歲的少婦媽媽,卻想不到自己那令無數女人羨慕的美貌,會給她帶來這麼多苦難,先是少女時代被男人欺騙,令她對愛情再無幻想,更使她被身邊所有親人離棄。

本想着與愛兒小申平平淡淡地過日子,卻想不到還是那張令無數男人入迷的漂亮臉蛋,再一次給她帶來更大的痛苦。

她的思緒裡,總困擾着紅顏淚俱樂部事件後的一段可怕經歷,那常常令她害怕得直發抖。

當小仲躺在醫院,昏迷不醒之時,她曾被強哥等人,再次喚去淫虐宮變態褻玩。曾被無數男人費心追求的嬌美身子,在四個惡人手中,變成了一件可以隨意擺佈的精緻肉玩具。翠蓮除了乖乖感受敏感性器被虐待挑逗的刺激,就是在這四個男人手中輾轉嬌哀。

每當想起強哥四人的玩弄手法,她內心就會不寒而悚。他們最喜歡對她同時施虐,令她感到每一個感官細胞,都同時操控在別人手裡,同時讓人無微不至地褻玩刺激,使她完全無所適從。

除了肉體上的難受,她內心的羞恥感覺,也被男人反覆狎玩。令女人臉紅耳熱的身體反應,在四人撩逗下,想克制也克制不住,只能聽聽話話地表現出來,供這四個男人盡情欣賞當四人玩厭了,阿明竟把翠蓮帶到小刀帮總部的娛樂室。

在那裏,她更是嘗到甚麼叫生不如死。

女人在小刀帮總部的娛樂室裡,全天候都必須仰身跪在禁錮支架上,手腳被固定到一塊,腰肢被頂高仰起,迫使她不得不把下陰和奶子挺出來,嘴裡更塞着張囗架。每天都要被數不盡的小刀帮眾隨意玩弄。

被數支肉棒同時抽插身體各個肉孔,那已是對她的體恤。更多的時候,是一大群男人,團團圍着她觀賞,同時用各種恐怖器械,迫使她的性器官,作出各種羞恥反應。或是失禁噴尿,或是狂噴陰精,或是飆射奶水,又或是同時反應,圍觀的男人就會哄堂大笑。同時,一支支粗大的肉棒,就會不停地輪流塞進她的小嘴裡,拿她的咽喉作泄慾工具。

那種身體難受同時內心恥辱的可怕感覺,每次想起,都令她直打冷戰。還有各種不知名的藥物注射,令她永遠都處於新鮮狀態,清晰感覺性器官被男人虐玩的刺激,連想麻木逃避也做不到。

那段時間,她一度以為自己從此要在那地獄裏沉淪下去,再也見不到愛兒小申。直至小仲在醫院醒轉過來,要求讓她去侍候,她才得以從那可怕地獄中走出來。

小仲已成了她的護身符,她現在只有討好小仲,讓他玩得開心,雖然小仲對她的淫辱也不好受,自己更羞愧於被兒子的同學褻瀆狎玩,但這起碼讓她幸免於再進那無邊地獄這次旅行,她本不想參加,無奈小仲要求她必須參與,她可不敢違逆這個護身符。此刻,翠蓮心裡是七上八下,不知這趟旅行,會受到怎樣的屈辱對待。

至於夏麗瑩,人說女大十八變,真的沒說錯,短短一年光景,這小妮子出落得越來越標緻秀麗。我看着她的胸脯逐漸鼓起來,心裡總是癢癢的,恨不得立刻把她脫個清光,搓揉一下那兩團仍在發育的誘惑乳肉。但人家已經是霞霄宮八級高手,我這魔教七級高手,可不敢胡來,唯有不時偷偷遠看咽口水。

這天是我第一次認真留意夏麗瑩的媽媽,霞霄宮四劍之一,聖女劍梅悅嬋。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那外表完全不像已有女兒的母親,說是夏麗瑩的姐姐還來得貼切點,看樣貌根本就是十八九歲的少女,與女兒的分別只是眼神多了分成熟。

一身休閒打扮,圓領“t-shirt”加牛仔褲,白色運動鞋,肌膚如凝脂般細膩柔潤,羞花閉月的容貌,給人一種飄逸如仙的感覺,沒有女兒的少女青澀,卻多了令人窒息的嫵媚。舉止優雅高貴,自然而然透出一種令人自慚形穢的感覺我心想:“不愧是霞霄宮九級高手,就這駐貌術也不同凡響,哼…,待那天本少爺把你霞霄宮推倒,一定得把這養尊處優的美貌婦人,擄入後宮,玩個痛快”。

車子到了郊外的雲霧山腳下,全車人開始在這山巒起伏,風景秀麗的鄉間小道上,緩緩往山上步行遊覽,沿途郁郁蔥蔥,景色宜人。

中午,到了山腰一處開闊地帶,各人分開組,舉行午餐燒烤。

小申與媽媽燒烤完畢,趁着媽媽與同組幾個家長收拾東西時,自個走到山邊,遠眺這美麗的山水風光。

突然聽到不遠處的小樹叢裡,隱隱約約飄來小仲與倆個跟班同學的談話聲,但由於距離遠,對他們的說話內容聽得不清楚。他們正斜倚在石上休息,閒聊看風景,沒看到這邊的小申。

小甲同學道:“真想不到,夏麗瑩的媽媽和小申媽媽竟是那麼漂亮,簡直美得令人神魂顛倒”。

小仲道:“小甲,別說我不提點你,夏麗瑩和她媽媽,你千萬不要有甚麼想頭,不然,就算你爸爸當多大的官,也保不了你。人家那是武林第一大派的頂級高手,就門下弟子,已經足夠弄得你一家子,從地球上消失無蹤”。

小甲吐了吐舌頭道:“哇!這麼大來頭”。

小乙道:“我也玩過不少美貌女子,但與這兩人的媽媽比較,差得太遠了”。

小甲接道:“我爸爸在政府某部門做領導,有不少人要主動巴結他,來求他的人當中,只要是女人,我叔叔都會先幚我爸爸作篩選看得上眼的漂亮女子,叔叔就讓她們親自上我家,找我爸爸談話。而我爸爸定了一條規矩給主動找上門的女人”。

小仲問:“甚麼規矩?”。

小甲道:“所有女人,一踏進我家門口,必須在我面前脫光衣服,一絲不掛的由我帶她見爸爸,侍候完爸爸,還得過來侍候我。通常爸爸玩一天,我也玩一天,都覺得滿意了,爸爸才開始和她談公事”。

小乙道:“嘿嘿…,我家情形和你家差不多,我甚麼女人都肏過,有年青美女,有家庭少婦,連大肚女人也玩過我就曾經試過一次,把懷孕的少婦肏得連肚子裡的嬰兒也滑了出來”。

小甲接口道:“我也操過孕婦,我還記得那次玩孕婦時,那少婦臉紅紅的,翹着屁眼兒求我肏她菊花孔,希望別傷害到她肚子裡的胎兒。剛開始肏她的時候,我還以為她那麼不經操,讓我抱着她的雪白大屁股,肏得“呀呀”聲,痛叫足全程。完事後,我才發覺,她胯間屄道下,多了個嬰兒,還有臍帶連進陰道裡,羊水流得到處濕漉漉的,那情形別說有多淫穢了,每次想起來,都覺得刺激”。

小仲道:“哇…,那確是刺激,看來,我玩過的女人沒你們那麽多,但你們那只是肏女人而已,並不是玩女人”。

小乙道:“哦…?老大此話怎講?”。

小仲道:“玩女人並不只是肏,還要用各種道具,虐待她們的性器官,迫使她們不得不作出反應,你們這樣玩過女人沒有?”。

小甲道:“用各種假陽具和振動器,挑逗她們的陰道和屁眼,這樣算不算?

我經常這樣玩的,而且是一面肏,一面用那些道具刺激她們”。

小仲道:“那也算是其中一種玩女人方式,但我更喜歡折磨她們的性器官,把她們身上所有能通進身體內部的肉孔,包括尿道孔,包括子宮,等等…,統統都用道具細細淫虐,那樣玩女人才真叫刺激”。

小甲吃驚道:“女人的尿孔?子宮?那些部位也能玩?不會吧?沒有女人可以這樣玩的,那簡直是受刑地獄”。

小仲道:“我雖只是玩過一個女人,沒你們玩得那麼多,但那女人卻可以讓我這樣隨便玩,還主動教我如何把她玩得徹底失控呢”。

小乙道:“老大果然是老大,我是沒玩過這樣的女人,想想就刺激,有機會的話,老大也帶我們見識見識?”。

小仲自豪的道:“沒問題,今晚就帶你們見識一下,怎樣玩女人才算得上徹底”。

小甲奇道:“今晚?我們今晚會在山頂酒店住一晚,那來的女人讓你玩?”。

小仲神神秘秘地眨了眨眼,壓低點聲音道:“剛才你不是說,小申媽媽很美嗎?今晚讓你們開開眼界”。

小乙不可思議的吃驚道:“小申媽媽…?”。

小仲忙示意他低聲點,淫笑道:“怎樣?這美少婦可以吧”。

小甲有點不敢想像的低聲道:“小申媽媽那美人兒?這大半天,令我看得直咽口水,長得簡直像畫裡面的仙女一樣美麗。但她已經是為人母親,而且,看起來那麽端莊正派,真會像你說的那樣,可以隨便任玩?”。

小仲聳聳肩,當作默認小乙興奮道:“那實在太刺激了,那麼漂亮的大美人,還可以玩得那麼徹底,只是幻想一下,就已經令人覺得興奮,我都等不及今晚啦”。

三人同時發出“嘿嘿嘿”的淫邪笑聲。

小申站得較遠,也沒有太專注聽他們說甚麼,只是從隱約傳來的隻言片語,感到三人正談論玩女人的下流事情。及後聽到小乙驚叫“小申媽媽”,這才上了點心聽他們說些甚麼,但距離遠,聽得不真切,只聽到他們的淫邪笑聲,心裡不覺有點疑惑不安。

↑返回顶部↑

目录